番外:催眠(8)【3pHH】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番外:催眠(8)【3pHH】

      骚浪的少女可怜兮兮地求助,谁又能拒绝呢。
    拉过叠在课桌上的椅子,月昭边坐下边揉捏她涨得比照片里还大一些的乳团:“真的有很多奶吗?”
    “嗯哈是——帮我吸呜呜……”
    被他那样子揉捏,乳团里边的奶汁四处拍打着,难受得许柠不等他回应就挺身把奶头塞进小少年的嘴巴里。
    月昭顺势吮吸起来,只用了一点点力气就让乳孔情动地张开、喷出淡甜的奶汁。
    “啊哈——好舒服嗯哼……”释放的快感冲昏了头脑,少女更是遵从着刻入脑海深处的教导,开始淫乱地扭起屁股来。
    埋在身体里的两根肉棒顿时把穴壁捅得软热发酥,大龟头隔着一层肉互相顶磨着,磨得肉褶纷纷绽开、不得不裹住可怖的棱角吮吸。
    “嗯哼……?明明刚才也吸过,怎么现在才有奶?”
    月暮委委屈屈说着,却只能拨开她束起的长发啃咬圆润的肩头,留下暧昧的印记。
    不过就算语气放软,他的肉棒仍旧凶猛无比,撞击着绞紧的菊穴向她讨要奶水的代替品。
    “呀哈——”抱住胸前毛茸茸的脑袋,许柠只觉得思绪都要被两根肉棒给摩擦得融化,自然是有问必答。
    “要吃肉棒才嗯啊啊会流奶水唔——”
    奶头上宛如有一簇簇小火苗在烧,被咬出了印子的乳晕变成靡艳的红色,又沾上浅白的奶水,看起来就像是成熟到流汁的果子。
    幽绿的眸子里荡开笑意,月昭吮够了一只奶头就换另一只,完全没有给弟弟留一份的念头:“那学姐在家,没有肉棒啧,该怎么办?”
    “嗯哈”
    自己动着就能控制体内的巨龙顶向最舒服的地方,揉乱他漂亮金发的小手不由得收紧,许柠哼哼唧唧地坦诚:“有嗯哈医生送的,假肉棒插骚穴呜呜”
    大龟头抵住敏感的软肉大力研磨,顶得甬道都变了形,一道道电流随着淫汁一齐让肉棒挤得乱溅,舒服得她下腹绷紧,乳团又因为快感而分泌出新鲜的奶汁。
    “晚上都插得呀唔——喷奶才可以睡觉啊啊哈”
    面颊被释放的快感熏得发红,小巧的鼻尖都沾上细汗,她舒服得像是泡在热水里,浑身都冒着情欲的热气。
    轻踩在地上的双脚下意识紧绷,许柠听着“滋滋”的操穴声,脑子里思考的齿轮像是被缠住了一样,一直卡在让身体起伏、吞吃肉棒的命令上。
    “那学姐过得可……真辛苦呀。”月暮感叹着,两只漂亮修长的手掌住她圆润的屁股帮着她起落,精致的小脸上却是恶劣的笑容。
    只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到弟弟的意图,月昭松开被吮得肿胀的奶尖,往上去舔咬她的锁骨和脖颈:“学姐嗯啧,以后想要的话——可以找我们哦?”
    乳团像是白兔似的跳动着,仿佛被看不见的双手托起又往下拉,甩动的刺激叫她仰头哼气,混乱一片的心里居然升起一股感激。
    是呀……要感谢他们……
    长得这样好看,肉棒又粗又长,能同时满足两个骚透了的穴,还能给她吸奶……
    许柠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被威胁的,自顾自扭着腰浪叫:“啊啊哈——好呀……以后也要呜呜,帮我嗯……”
    她顶多只能抬起屁股到吐出半根性器,然后便重重地坐下,可怜两瓣饱满的唇肉被快速地翻入翻出,变得愈发的红肿,又沾上被拍出的白沫,仿佛惹了雪的花瓣,看着可怜又诱人。原本藏在肉瓣里的珠蒂不甘寂寞地探出,次次都让小少年结实的下腹撞得发麻,爽得她落下泪来。
    “啊啊呜……小骚货嗯……要被肏坏了嗯哈……”
    不像小少年外表那般秀气的肉茎上凸起了可怖的青筋,随着两人的抽送抹开扑上去的肉褶,几乎要将那些细密的纹路给刮成新的形状。被撑开的感觉一直涨到喉咙,许柠放软了身子靠近月暮怀里,垂下眼睫只见自己的肚子被顶得微微鼓起,像是真的被肏透了一般。
    “学姐才没那么容易坏。”
    橘红的夕阳把金色的发丝染上了薄红,白衬衫因着汗湿而透出里边漂亮匀称的肌肉,月暮有些不耐地解开几颗扣子,瞥了眼周围却只能撇撇嘴。
    非要选在这个地方,待遇还不如只有硬床板的医务室呢。
    最后他只能把不满发泄在少女绯红的耳朵上,尖尖的虎牙咬出了印记,让她“呀”地惊呼,穴肉也猛地收紧。
    月昭比弟弟沉稳些许,但让软热湿淋的甬道一夹,也忍不住自己耸动起腰肢去肏弄骚浪的花径。
    不用刻意去瞄准,尺寸可观的肉茎一挺进就能重重刮过敏感点,接着就肏向被干开了一小道缝隙的花心,磨得那张小嘴只能委屈地吮着龟头讨好、哭得蜜汁涟涟。
    “啊哈……骚穴真的呜……要破了啊啊——”
    菊穴里的肉棒也撞到同样的深度,顶着宫口宛如撕咬猎物一般执着,叫她的下身一阵阵酸软,连带着双腿也没了撑起的力气。
    所幸在许柠软下去之前,两个小少年已经开始自己动手,一人掐着腰一人揉着屁股,一齐把娇躯给顶得起落不已,两根肉棒也用同样的节奏肏干失去反抗意识的浪穴。
    “哼——”肉棒被柔顺的媚肉按摩得舒爽,就连啃咬耳朵也不能发泄过多的兴奋,月暮忍不住“啪啪”地拍起引着红痕的臀肉,“肏破就肏破,我也要,嗯……射进学姐的骚子宫里去!”
    “啊啊呜——”从来都是被医生温柔对待的屁股,如今被打得火辣辣的疼,许柠不由得扭腰想躲,泪水蒙蒙地遮得她看不清窗外的云朵,“疼嗯……别打了呜……”
    说是这么说,可那阵阵的热疼却刺激着甬道再度收紧,羞耻心把快感放大,彻底被征服的甬道痉挛起来,箍住肉棒用力地拧动。
    但两人才没那么容易服输,被激起了战意后更是像打桩似的肏入高潮的穴道里。涨硬的性器刮蹭得收缩的肉壁震颤个不停,把快意都给抖得极远,就连发梢指尖也没有逃过快慰的绳索,被拘住之后变得酥麻无比,仿佛一碰就碎。
    “呀哈——”许柠仰起头,全身的力气都调度去下身夹紧肉棒,小嘴发出的只有无力的喘息。ρō①⑧Gω.νìP(po18gw,Vip)
    小舌舒服得都吐出一截来,勾得月昭吻上去,大龟头一次性肏到最底,磨开那道软缝就喷出浓浊新鲜的精液来。
    作为双胞胎的弟弟当然不会落下,肉棒尽根没入、释放出精液,一对饱胀的卵囊紧贴着被干得红肿的穴眼,像是要亲自上阵去灌精一样。
    “嗯哼!!!”
    被灌得蜜壶都要融化,花心不得不吐出汁水降温,抽搐连连的甬道已经成了肉棒的形状,淫乱地要把更多的精液给挤出来。
    饱胀的愉悦感把她往更高的高潮上推,许柠两眼翻白,视线里只有五彩的流光,敏感的神经舒展开来,身体也被光给冲刷地软热。
    “啧,学姐又喷奶了。”
    感受到胸前布料的湿润,月昭松开她的软舌,两人唇上黏连着的银丝缓慢地分裂、在他胸前的湿迹上又添一笔。
    “被射都能喷吗?真骚啊,呼……”
    最后,月暮还是很好运地喝了几口鲜奶,而少女通红的面庞和被玩弄得瘫软的身子,则尽数被教室天花板角落的监控探头记录下来。
    “看来……差不多了。”
    拨了拨暗蓝的发丝,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即便穿着正装也因为托着腮的动作而显得慵懒,俊秀的面孔浮现出艳丽的笑容:“辛苦你了,祈风。”
    检视完成果的校医露出淡淡的笑容,细长的眼眸中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2609】
    柠柠:什么!!要对我做什么!!
    亲妈:你最好不要知道w一直保持被催眠的迷糊状态就可以了
    埃舍尔:?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演反派?
    --

番外:催眠(8)【3pHH】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