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ō㈠8ん.vιρ 番外:永不停的列车(18)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ρō㈠8ん.vιρ 番外:永不停的列车(18)

      “唔呃……”
    眼前的肉棒越来越多,不知何时,居然连方才那个男生和主人都加入了。
    不行……这样的话……会让她变得更淫乱的……
    口中含住一根,双手明明还忙着撸动另外两根,可身侧就是又多了个人,半蹲着身子用勃起的性器蹭着她的腋下。
    “不呜……”
    唇舌在杰拉德和斯洛特的肉棒之间来回忙活,腥苦的味道盈满鼻腔,与视觉一起刺激着堕入了情欲深渊的女体。
    “这么多肉棒……还不能,嗯哈……满足小母狗吗?”
    月暮飞速挺懂着腰肢,自牙缝间挤出的声音已经不是少年那样的清亮,反而带上了低哑。
    菊穴被干得抽搐不已,媚红的穴壁竭力裹住进出的凶器,企图让它停下对甬道的凌迟。
    但这样紧致的吸夹只会让处于射精边缘的小少年,陷入愈发疯狂的境地。
    性器次次尽根没入,肏开紧缩的甬道直逼最底处,圆硕的龙首隔着一层肉戳弄收缩的花心,仿佛要将它给磨开,又像是要跟另一根肉棒争抢地盘。
    卵囊“啪”的拍得腿心泛红,也制造出连绵不断的拍水声,肉棒肏入时也顶得藏在肉褶里的蜜液“咕唧”响,淫乱到了极点。
    “唔嗯嗯——”
    身子被顶得不停起伏,花径自然也套弄着里边慢条斯理抽插的肉茎,敏感点更是让它狠狠地刮蹭而过,引发一股股暖热的电流,沿着四肢百骸游走。
    “哎呀,这么一心多用,确实有些困难呢。”
    埃舍尔用手带动她因为过度的快感而忘记动弹的小手,撸着狰狞的性器还不够,另一只手还要去摸少女被龟头撑得鼓起的面颊。
    “嗯哼……”
    下意识收紧腮帮子,将口中的肉棒含得更深,许柠讨好地看着仍旧保持冷漠表情的主人,杏眼里已经尽是情欲的迷雾。
    学着尉蓝的样子,将性器抵到少女的腋窝下边磨蹭,月昭低低哼笑着:“是太高兴了,不知道该吃哪根好吧?”
    因为被羞辱而收紧的穴道,死死地夹紧了抽送的性器,痉挛起来的穴壁几乎要将含着的肉棒的形状给印刻下来,却在下一瞬间被喷涌而出的蜜汁给冲刷干净。
    “唔唔——”
    两眼一翻,她又被送上了高潮。
    绞紧的穴肉箍住肉棒不让它抽离,而月暮也紧紧掐住她乱扭的腰线,一口咬住因为快慰而扬起的脖子。
    尖利的虎牙在娇嫩的肌肤上留下印记,而埋在最深处的肉棒也一阵抖动,精关大开便射出道道精柱。
    红热的穴肉被这么一冲,更是抽搐不止,仿佛是发电机一般将快慰的电流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
    花心似乎也遭到了冲击,含住了另一个龟头不停地痉挛,细密的肉褶纷纷张开、磨蹭着粗壮的茎身,让向来沉稳温柔的祈风都忍不住闷哼一声。
    舒服得意识像是被抛到天上,徜徉在暖热的阳光和微风之下,逐渐褪去外层的防护,只剩下赤裸裸的沉醉和欲望暴露而出。
    后穴里的性器还在进行最后的挺动,但她已经无力阻止,穴壁甚至还贪婪地将它含入,不愿那股浓浊的精液流走。
    被汗湿的发不知让谁给挽好,露出的雪背又不知被多少只手抚摸,胸前吮吸个不停的嘴还没停下,挑逗着因为高潮而喷出奶汁的乳尖。
    “啊嗯——”
    许柠晕乎乎的,下巴被男人给掐住,接着又含入了另一根肉棒。
    “哼——浪死了……”
    不甘心地撤出,把位置让给笑得妖艳的埃舍尔,月暮气喘吁吁,一张精致的面庞布满红晕。
    空下来的手又握住了一根灼热的性器,许柠艰难地侧过脸、抬起眼皮,发现是沉默寡言的朗镕。
    啊……他又勃起了……明明刚才已经在她体内射过一次……
    “小姑娘还受得住吗?”
    玻西摸了摸她的脑袋,另一只手仍旧包着她的小手撸动,实在是言行不一。
    “呃嗯……”
    嘴巴被撑开,涎水都来不及吞咽就溢出嘴角,但她只能蹙起眉头继续吞吐,小鼻子一耸一耸的,吸入的尽是被雄性荷尔蒙污染了的空气。
    越被摩擦就越是敏感的腋窝,也产生了奇异的酥麻感觉,许柠忍不住想要缩起肩膀,但两只手都在兴致勃勃的肉茎上按摩着,没办法闪躲。
    “好像快到极限了吧?”祈风轻声问着,埋在高潮过后软热无比的花径里的性器,小幅度地抽动。
    “嗯……呜嗯……”
    她想说还没有,甚至希望他能动得更快一些,但回答通通被嘴里的性器给模糊了。
    “嗯!不呜——”
    被干得翻开的花唇边突然多了根手指,接着那根指头就钻了进去,轻轻转动、抠弄着敏感的穴壁。
    奇异的憋涨感让少女慌了神,屁股扭动着不停闪避——她总算明白祈风说的“极限”是什么了!
    菊穴跟着收缩,想要憋住那股冲动,但埃舍尔偏偏在这时候用两根拇指分开紧缩的穴眼、将灼热的巨物捅了进去。
    “不……呜嗯……停下呜……”
    急得眼泪直掉,许柠哀求地凝视着杰拉德,怎料他只是将性器抽出,然后她就被迫侧过脸,吞入主人的肉棒。
    “刚才喝了一瓶水,忘了要还吗。”斯洛特扶了下银框眼镜,凤眸里的命令之意不容拒绝。
    但怎么能那样……
    许柠羞得要死,却抵挡不住那根手指一下下在浅处戳刺。
    她似乎都能听见膀胱里的尿液在晃动,叫嚣着要释放了。
    两条被摩擦过无数次的甬道,已经像是温泉一般淫液泛滥,泄出了许多蜜汁,怎么可以连尿道都失守……
    “一直憋着会很难受的。”祈风弯弯细长的眼睛。
    “憋着也没事啦,把小母狗操到两个穴都喷水,尿自然也会喷出来的!”
    找不着地方下手的月暮,只好在一旁煽风点火。
    “不呜……”
    已经无法思考了,羞耻心和快感卷在一起,变成巨大的漩涡吸走了她的神智。
    收缩的花穴口上方,另一个小小的穴眼开始变得热涨,而那截手指还在不停往上戳,刺激得她直哆嗦。ρō①⑧Gω.νìP(po18gw,Vip)
    “要是不尿的话,就把记号笔塞进去吧?”华丽妖艳的声线在耳后响起。
    怎么可以!
    身子被刺激得一哆嗦,竟然真的无法控制住地敞开尿道口,放任尿液淅淅沥沥地流出。
    “啊啊嗯——”
    太过淫乱的反应让少女下意识苛责着自己,肉棒甚至都没怎么抽动,前后两穴就自顾自到达了小高潮。
    释放的快感十分强大,以至于身体反射性地颤抖,肌肉也如往常那样收缩起来,让排尿更加顺畅。
    从左右两边伸过来的手一同摁向少女紧缩的下腹,强迫她无法克制地喷出尿液。
    月昭看向另一只手的主人,在发现是尉蓝之后笑得恶劣——原来他也不是表面上那么老实嘛!
    “哈唔——”
    强烈的快意排山倒海而来,许柠甚至顾不得这样会把身下男人的衣服给弄脏,打开了阀门后就难以关闭,舒服得大腿内侧也痉挛起来。
    ————【2350】
    (ω)黑黑已经不知道怎么写了
    大概姿势就是,柠柠跪在祈风身上,后边还跪着埃舍尔
    左腋窝→尉蓝,手→朗镕,嘴→杰拉德
    右腋窝→月昭,手→玻西,嘴→斯洛特
    然后刚射完的月暮就在一边观看!
    实在没办法加人啦ww
    --

ρō㈠8ん.vιρ 番外:永不停的列车(18)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