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永不停的列车(1-4)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番外:永不停的列车(1-4)

      “哥哥在玩什么啊?”
    是与面前少年声音完全一样的嗓音。
    一双手从她身后伸过来,开始毫无章法地拉扯着黑色的乳夹。
    “啊嗯!疼,不要呜呜,不要扯……”
    许柠不由得款摆腰肢企图逃离,可屁股居然被一根灼热的东西抵住了。
    两双一模一样的手,在她的奶子上抚摸、揉捏,甚至时不时抽打。
    酥麻的电流一阵阵蹿过,在奶尖被手指抠弄时,她呜呜地哭起来。
    “姐姐别哭,这就给姐姐解开。”
    月昭好心地取下乳夹,两只嫩生生的、如红玉的奶头便舒服地挺翘起来,随着她的扭动而晃着他的眼睛。
    指腹把奶头往粉色的乳晕里摁,月暮笑嘻嘻地提问:“姐姐为什么要夹住奶头呢,里边有奶吗?”
    许柠羞耻得指尖都蜷缩起来,却是无意间把衣服更往上掀:“没,没有啊啊……”
    左边的奶头居然被吸住了!
    那颗毛绒绒的金色脑袋,就埋在她的胸口。
    “不要吸呜嗯……”
    嘴上这么说着,可被夹得极其敏感又脆弱的奶头,却在小少年的温热口腔里受到款待,舒服得要命。
    可是,主人没让她给别人吸奶子……
    万一被看到的话——
    许柠哆嗦着,却没办法推开月昭,只能任由他的舌尖一次次扫过奶尖,灵活又细致,甚至要把细小的褶皱都给舔干净。
    “唔哈……不要了嗯……”
    奶尖都快被舔化了,另一边只能愈发空虚地挺立着,许柠腰一软,整个人几乎要扑到小少年怀里。
    所有的快意都沿着神经汇集到下腹,被陌生人舔吸奶头的羞耻,就如火上浇油一般。
    她红着一张脸,杏眼也变得迷蒙,若不是有身后的月暮揽住柔软的腰肢,肯定会直接软倒。
    直到只有她听得到的提示音响起时,许柠才清醒一些。
    主人又发来消息:
    把遥控器交给他们,去吃后排的人的精液。
    他!他在看着!
    她和这对双胞胎做出的淫秽行径,肯定被所有人都看见了!而她的主人,也在不远处观察着她……
    “唔哈……别,别吸了……”推推胸前的脑袋,没想到月昭居然叼着她的奶尖拉扯。
    疼痛和愉悦同时袭来,在他松开时,被吸得肿大的奶头弹了回去,让许柠爽得双腿直颤。
    “那个……报答……”她努力侧头,躲开月暮对雪白后颈的吸舔,泛着粉的指尖从裙子浅浅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遥控器。
    “哇呜,这个是控制什么的?”月暮比哥哥抢先一步夺得了遥控器,相当随便地按下某个按钮。
    “呀啊——”被塞在深处的跳蛋震动起来,整条空虚的穴道都蠕动个不停。
    许柠被汹涌而来的潮水给淹没,一下子就软了腿,往后一跌、顺着少年的身体往下滑。
    两条并在一起的腿都轻颤着,坐在他冰凉皮鞋上的小屁股下意识扭了扭,腿心的软缝吐出道道汁液,在干净的地板上留下暧昧的痕迹。
    “姐姐没事吧?”月暮笑嘻嘻地问着,手指却在遥控器上胡乱按动。
    许柠当即就翻起白眼,五指捂住小腹、企图让变幻频率跳动的跳蛋停下,却无济于事。
    “唔啊啊……”
    穴道快被乱顶的跳蛋给震坏了,连呻吟都带上了诱人的颤音,她靠在小少年的双腿上喘息着,清纯的五官已然被欲色所覆盖。
    “姐姐生病了吗?”月昭好整以暇地俯视着她,胳膊撑在扶手上,方才还大肆揉捏雪乳的手托着腮。
    “没,没有嗯……”许柠抓住扶手,努力想直起身子,只可惜下一刻就被握住了腰肢。
    “姐姐把玩具装在哪里了?”
    月暮用手指抚摸着她的小腹,仿佛在找跳蛋的位置。
    “嗯哼……小穴里……”
    “小穴在哪呀?这不是肚子嘛?”
    她怎么能告诉他要从穴道进去才摸得到!
    许柠咬牙,拉开小少年的手,总算靠着左边的扶手站起身来。
    主人所说的后排,指的是三排之后坐着的那个人吧……
    月暮还想去摸,不过被她水汪汪的杏眼一瞪,便只好作罢,倒是坐在哥哥身边一起研究起了遥控器。
    “唔,嗯哼……”
    把口中打转的呻吟都咽下去,许柠艰难地往前走,两条腿颤抖得厉害,水液滴滴答答地落到灰色地板上。
    坐在座位里的人,穿着普通的深蓝牛仔裤和橄榄绿色短袖,长相正气硬朗,一看就不好惹。
    但为了完成任务,她还是得挪着小步靠近他。
    “先生,嗯,能帮我一个唔……忙吗?”
    朗镕抬眸看她,以沉默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想给您……口交……”
    车厢里很是寂静,也不知多少人听见了她的话。
    身体没由来的更加兴奋,甬道收缩着,更加享受跳蛋的震动,快感波纹似的荡漾开来。
    见男人不为所动,许柠有些急:“您嗯……可以,开条件唔……”
    挑了挑茶色的长眉,朗镕将二郎腿放下,一双大长腿敞开着:“等下再说。”
    他是先上车后补票的类型吗?
    许柠跪在男人两腿之间,透着花苞粉的指尖拉下古铜色的拉链,又探入裤裆里,把黑色内裤给拉下。
    还在沉眠的性器是肉红色的,乖乖地任她捏着。
    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她抬头看了眼表情淡定的男人,粉嫩的唇瓣微张,吐出软舌往圆大的龟头上刷去。
    没有什么异味,但是莫名地吸引着她继续舔舐。
    晶亮的口津沾染上去,整个龟头像是某种刚洗好的水果,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唔哼……变大了……”方才还能拢住的茎身膨胀起来,热热的,经络也跳动起来,蹭着掌心。
    异色的眼瞳里没有什么涟漪,他仅是抿了下不薄不厚的唇。
    被他没感情的目光盯得浑身发热,并起的双腿忍不住互相摩擦。
    她大胆地张口含入整个龟头,小手也开始借助口津的润滑上下撸动茎身。
    强烈的雄性荷尔蒙盈满了鼻腔,熏得许柠晕乎乎的,舌头自然而然回忆起之前做过的训练,描摹着龟头的形状,就连肉冠下的沟都来回舔了好几次。
    温暖濡湿的包裹,成功让肉茎又胀大了一追圈。
    可许柠又担忧起来。
    这人得多久才能射啊……
    她急着想见主人,也就丢掉了所剩无几的羞耻心,一口气把粗长的性器给吞到了喉头。
    “咕呜……”
    喉间的嫩肉挤压按摩着,粉舌仍旧倔强地舔舐棒身,终于换来了男人伸手抚摸头顶的动作。
    ————【2160】
    亲妈:下限需要一步步拉低(正经脸
    柠柠:QAQ你就是想看我玩各种play!
    双子:镕哥的条件是什么!色吗!(好奇
    番外:永不停的列车(3)【h】
    奇怪的满足感在胸腔升腾,水雾蒙蒙的杏眼觑了男人一眼,许柠更加卖力地吮吸着。
    那肉棒又粗又长,还很有活力,她像是舔冰淇淋似的,用舌头在棒身上下刷动,勾得他掌着她后脑勺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紧。
    “啾啾”的亲吻声和水声,越来越响亮。
    许柠听得面红耳赤,穴道被跳蛋震动得不停蠕动,挤出粘腻的水液,都沾到了她穿着凉鞋的脚丫了。
    跪在男人双腿之间,纤细的肩膀隔着硬质牛仔布料,感受到肌肉的一次次紧绷,让被调教得过了头的身子愈发火热。
    她像是一只饿极了的淫荡小母狗一样,趴在陌生人腿间、撸动他的性器讨食。
    这件事,大概整个车厢的人都知道了吧?
    他们会不会也勃起了,在等着她的吸食……?
    情色的幻想让少女双颊酡红,即使很勉强也要张口吞入半个肉棒,小脑袋一耸一耸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唔唔……”喉头被捅得发痒,双颊也发酸,但脑袋就是让他掌着前后移动。
    她可怜兮兮地看着男人,在他夹带着欲火的凌厉视线和终于凌乱起来的呼吸中,愈发认真地又吸又舔。
    “咕呜,射唔,给我……”
    模模糊糊的字眼,被欲色侵染的清纯面颊,让朗镕后腰酥麻,自顾自地就挺动起腰身。
    肉棒像是要把少女的小嘴给肏坏似的捅得极深,在她可怜的呜咽声中,终于射出了白浊的浓精。
    喉头被冲击着,许柠咳嗽起来,反射性地想往后退。
    然而后脑就是被按住,浓白的精液顺着喉管流进胃里,唯有少许还残留在她嘴里。
    许柠没急着咽下,反而在男人收回手时,朝他张开了口——就如以往在视频里练习的那样。
    粉嫩的舌面上盛着些许精液,混着她的口津,看起来淫靡至极。
    就连总是镇定的朗镕,都忍不住想再次把肉茎插进她嘴里。
    故意展示完口中的浓精,许柠才“咕咚”一声把精液给咽下。
    带有腥味的黏稠液体,非但没让她觉得恶心,反而使得敏感淫荡的身体更加兴奋。
    “谢谢,咳唔先生。”
    仿佛被按下了某个按钮,她一边因为自己的下流行为而羞耻,一边又因为打破下限而性致高涨。
    许柠伸出嫩红的小舌,把半硬的肉茎舔得干干净净。
    她在男人看不出意味的异色瞳的注视下,把他的性器给放回去,还贴心地拉好拉链。
    还没来得及问报答的事,眼前的半透明屏幕又浮现出一行字:
    喝掉左边乘客的水。
    喝水?
    这是什么要求?
    许柠茫然地眨眨眼,但身体已经先一步站起来,粘腻的腿心在冷气的吹拂下凉飕飕的。
    左边……
    坐着一个长发的美人。
    亚麻灰色的长发松松地绑了个侧边麻花辫,麻质的雾霾蓝修身衬衣将他的皮肤衬得白皙。
    在她盯着他发呆时,男人望了过来,送上一个温柔有礼的微笑。
    “你好……先生。”许柠迈了两步,站在扶手边,一双还泛着情欲的眼睛倒映男人清隽的面容。
    “你好,小姐。”
    他这样的温和干净,让许柠有些羞愧地低下头,但还是结结巴巴开口:
    “能请您,把矿泉水给我吗?”
    “可以。”祈风将放在手边未开封的矿泉水拧开,递给她,“慢慢喝,别呛着。”
    ……这种奇怪的关心,无疑在提醒许柠,刚才他很可能看到她被精液呛得咳嗽的样子。
    “谢谢先生……”
    声音小如蚊呐,她接过矿泉水灌了几大口,缓了缓才小口喝完。
    常温的水稍微安抚了剧烈跳动着的心脏,大脑却并没有冷却下来,她在绞尽脑汁思考着。
    照理说,应该给这个好心人回报的,但是……
    她没有可以给的东西了。
    似乎看出了许柠的烦恼,纪枫弯弯细长的眼睛,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眸温柔至极。
    “不用给我什么。”
    咬了咬唇,许柠便看到面板浮上一行字:把水瓶装满、还回去。
    矿泉水瓶,足有350ML
    她上哪找那么多水啊?
    唯一能流水的地方,也只有……
    许柠红着脸,在男人清亮的眼神之下,握住水瓶往下身探去。
    幸好瓶身还没三根手指粗,能插进穴里去……
    两指剥开软嫩滑溜的花唇,瓶口刚碰到那道软缝,穴道里的媚肉就兴奋地蠕动起来。
    “嗯哼……”
    塑料的奇怪质感,让她浑身颤抖,小穴也收缩个不停,一副要把水瓶往里吸的势头。
    透明的蜜汁立刻就在螺旋瓶口的刮蹭下从褶皱里溢出,顺着被设计成一节一节的瓶身下落。
    完蛋了……
    居然在陌生人面前收集自己的淫液。
    她甚至想不顾主人的命令用水瓶自慰,媚肉扒着光滑的瓶身不肯放,深处也激动得喷出液体,淫荡到了极点。
    “啊哈……装满之后唔,我会,还给先生的……”
    水汪汪的大眼里弥漫着无边的情欲,许柠气喘吁吁地松开手,在主人的命令下跪在地板上。
    没办法遮掩的透明矿泉水瓶随着媚肉的收缩而一上一下摇摆着,活像是异形的尾巴。
    下一个指令,是让更前排的乘客射在她的后穴里——毕竟花穴被塞住了。
    爬过无人的几排,在那对双胞胎嘻嘻哈哈的谈论声里,许柠总算找到可以提供精液的乘客。
    男人穿着黑色休闲裤和青色短袖,露出的手臂十分精壮,微黑的肌肤透出一股阳刚的气息。
    他正闭目养神,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许柠扯了扯男人的裤脚,小声叫道:“先生?”
    杰拉德睁眼,便见一个少女正跪在脚边,翘起的屁股居然连着一个矿泉水瓶。
    透明的瓶身里晃荡着丝黏的液体,在明亮的灯光下反射暧昧的光。
    “有事?”
    那双灰红的眼眸审视着她,仿佛在责备她的淫荡不知耻。
    许柠抖了抖,在男人的注视下转过身子,一只手撑住地面,另一只手则往后、把裙摆给掀起来。
    “请,请先生唔……狠狠操淫荡的,小母狗……”
    “小母狗后面的洞,嗯哼,想吃,先生的精液……”
    被矿泉水瓶撑开的花穴之上,有一个微微张合着的小洞,正吐出丝连的粘液。
    来之前,许柠有遵照主人的吩咐好好灌过肠。
    已经被调教得适合性交的菊穴,悸动地收缩着,在期待被男人的肉棒撑开。
    她紧张极了,暗自祈祷着他会答应。
    可是,谁又会想搭理这样不要脸的请求呢?
    ————【2168】
    嘿嘿下章终于要吃大肉了w
    柠柠:我不想夹着矿泉水瓶做!!
    亲妈:没事,会换成——的!
    番外:永不停的列车(4)【H】
    这个不知道干不干净的穴,谁会贸贸然使用呢。
    坐在杰拉德前排的面容冶艳男人探出半个身子,白皙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他的扶手。
    “里边有套可以用。”他的笑容艳丽中带着兴味。
    “可是,可是小母狗,想吃先生的……精液。”
    许柠跟他对视了一眼,那双海蓝色的澄澈双眸里装满了戏谑。
    后穴随着她羞耻的言语而张合了几下,仿佛在嘴馋着还没吃到的性器。
    杰拉德的视线,在少女和弟弟之间徘徊。他终究还是摁下按钮,取出保险套。
    因为羞耻和对未能完成任务的后果而恐惧,她浑身颤抖着,软声哀求:
    “求您了先生……喂小母狗吃,吃精液吧……”
    男人无动于衷,撕开保险套的塑料包装,将薄薄的套子套在早就勃起的肉棒上。
    怎么可以……
    做不到的话,肯定会被主人狠狠惩罚的……
    跪伏着的许柠啜泣起来,掀起裙摆的手却尝试着去掰开一侧臀瓣,做出邀请的模样淫荡到极点。
    后穴流出的粘腻汁液,与保险套自带的润滑液混合在一块。
    即使有套子隔着,她还是能感受到肉棒的热度。
    热热的、粗粗的肉棒……就要捅进她穴里了。
    一直只是接受器具调教的少女,总算要吃到真正的肉棒。
    穴肉兴奋地收缩着,连带矿泉水瓶也摇摇晃晃。
    “唔,肉棒哼……进来了……”
    主人告诉过她,要诚实地播报身体的状况还有自己的感受。
    因此,许柠不顾有多少人在看着、听着,涨红了小脸呻吟出声:“好舒服,啊哈……”
    龟头撑开紧窄的穴眼,就连四周的褶皱都因为吃力的吞吐而消失了。
    比起性玩具还要粗长的肉棒,开始侵犯她的后穴。
    腰肢被男人给掐住,她不由得扭了扭屁股,更加乖顺地塌腰。
    漂亮的脊背曲线显现出臣服的味道,蝴蝶骨十分精巧,脖颈低垂着。
    果真像一条被调教得乖巧的小母狗。
    灰红的眼眸愈发的深邃,隔着一层薄得几乎不存在的套,肉棒能感受到穴壁十分热情的吸夹。
    “先生,唔……再,再进来嗯……”
    杰拉德依言往前挺身,肉棒一下子就捅开紧缩着的穴壁,撞击着骚浪的媚肉让她惊喘出声。
    “呀啊——好撑呜呜……”
    说是这么说,但许柠却更加兴奋起来,穴壁簇拥着粗长的巨龙,被套子上的螺旋纹路磨得酥爽无比。
    甜腻的叫声在车厢里回响,离她较近的双胞胎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但还是不忘摁下遥控器。
    “啊啊啊——不要,慢啊哈……慢点唔啊!”
    开到最大档的跳蛋在花穴里疯狂作祟,肆意撞击着敏感不已的媚肉。
    蜜液几乎是喷出来的,却被矿泉水瓶给堵住,粘腻的汁液在透明的瓶身内一次次刷过,宛如快感潮流的具现化。
    猛然收紧的后穴,没能阻挡杰拉德的攻势。
    肉棒更加凶狠地撤出,然后往里顶,像是要惩罚这具舒服得不停颤栗的女体。
    两穴被同时玩弄的快感,让许柠几乎要昏过去,神智摇摇欲坠的,控制不了身体。
    原先还掰开臀瓣的右手无力地垂下,还没碰到地面就让杰拉德给拉住。
    “啊,哈……太多了呜呜……”
    泪花挂在睫毛上,让她的眼神更加迷离可怜。
    许柠抬头,模模糊糊看到方才拒绝了她的男学生,虽然捧着书,视线却是落在她脸上的。
    她羞臊得不行,可身体自顾自地迎合着杰拉德的动作。
    肉棒破开绞紧的穴壁,挞伐着不知羞耻的骚浪甬道,肉冠勾得嫩肉都变了形。
    一次顶得比一次还要深,强烈的摩擦让粘腻的水液在他肏干之时发出情色的“咕唧”声响。
    “哪里多啊?”
    埃舍尔离开座位,走到她右边蹲下,伸手去揉捏晃荡个不停的嫩乳。
    “唔哼……”被乳夹夹得十分敏感的奶尖让他拉扯着,一道电流便沿着神经劈开。
    许柠啜泣着摇头,话都说不清楚:“下,哈啊,下面呜……”
    肉棒顶得太深了,一整根都蛮横地塞进了后穴里。
    她还没承受过这样恐怖的尺寸,肉壁当即就抽搐起来,尤其是龟头还狠狠顶磨最深处,隔着一层肉欺负脆弱的花心。
    饱胀感似乎都满到了喉咙,许柠可怜兮兮地吸着气,被埃舍尔捏住下巴,转过脸。
    一根尺寸与杰拉德不相上下的肉棒,几乎要戳到她的鼻尖。
    “下面是哪啊?”
    虽然肉棒热涨到青筋都暴起,但他还是悠哉悠哉的,声音像是拨动竖琴发出那般美妙。
    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肉棒,成功让许柠咽了下口水。
    明明不久前才吃过一根的,怎么又开始馋了呢……
    男人一副她不给答案就不奖励肉棒的样子。
    “啊哈……是,是小母狗唔啊啊……的,骚穴哼唔……”
    越这么说,身体就越兴奋,蜜汁像是不要钱似的喷洒着,已经让后穴里的巨龙给捣成了白沫,糊了被撑得绷圆的穴口一圈。
    “肉棒啊啊……插得骚穴,好饱哈……”
    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她半眯着杏眼,乞求地看着艳丽的男人。
    屁股还不忘扭动着配合杰拉德,穴肉一松一紧的,大大咧咧地放肉棒攻入。
    两个水淋淋的穴就像是快感的制造机,通过活塞运动不断地把快感传输到身体各处。
    就连马尾辫被男人拉扯时,头皮都是酥酥麻麻的。
    少女沦陷在快感里的娇媚小脸和渴求的眼神,成功让肉棒激动地跳了跳。
    在许柠猛地想起,主人并没有命令她吃肉棒之时,已经来不及反抗了。
    “呼唔……”
    小嘴被捅入,舌头在龟头上尝到了一点咸涩的味道。
    她被掌着脑袋口交的模样,显然刺激到了身后的男人。
    那根胀热的性器捅得愈发厉害,每每抽到只剩下一个龟头撑开穴口,在淫液即将滴落时就狠狠地肏进去。
    许柠当即就翻起白眼,散落着的蜜汁沿着颤抖的大腿往下流,带来瘙痒的感觉。
    她无助地想合起双腿,可男人正好跪在她两腿之间,往前挺腰时还会顺带把矿泉水瓶往里顶,爽得花穴一阵收缩。
    雄性气息盈满鼻腔,她甚至没办法甩头,只能任由埃舍尔一下下肏干着小嘴。
    龟头顶弄着粉舌,在她受不了地移开舌头后,就沾上了口津。
    抽出时,伞端与嘴角之间拉着淫靡的银丝,让许柠面红耳赤,又忍不住射出舌头去舔弄。
    “真是个浪货。”埃舍尔勾起嘴角,侧头望向一直沉默的哥哥,“你说,是不是?”
    ————【2191】
    真的太浪了
    这一次放飞自我吧柠柠ww
    儿子们:超兴奋
    柠柠:我才不浪!
    ◥◣収藏本站主域名:Ρō-1⑧,℃0Μ◢◤
    --

番外:永不停的列车(1-4)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