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追妻与绑架(1)【h】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番外:追妻与绑架(1)【h】

      “唔这是哪里?”
    许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
    昏暗的灯光下,不远处有辆黑色的吉普车,泛着暗暗的光泽。
    是车库吗?
    扶着墙站起来,许柠才发现自己一直是窝在墙角里,腿因为过久的屈膝而酸麻。
    一步步挪到生锈的卷帘门前,她尝试着把它往上拉了拉,没拉动,反而发出一阵金属摩擦的特有声音。
    “有人吗?!”许柠大喊,声音在小小的车库里回荡,黑灰色的门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沉默的妖怪。
    仔细回忆着昏过去之前的场景,下班之后她便离开了办公室,可刚好遇上电梯故障,只得走楼梯。
    在转角的时候,背后忽然有人用毛巾捂住了她的嘴
    所以,这是绑架?!
    正在她愣神的时候,门动了。
    一点点升起的卷帘门把外边的日光透进来,明显能看到两个影子。
    她抿紧了唇缩到最右边,打算等门打开就溜出去。
    然而还没等门升起到一半的高度就停下了,她趁机钻出去却被一只手给拦住并且往里推。
    男人的力气极大,许柠一下子就被推倒在地,眼睁睁看着门缓缓降下,把希望隔在外面。
    “你,你们是谁?!”
    两个男人极其高大,短袖露出来的手臂也是覆盖着线条流畅的肌肉,看上去很不好惹。
    “我们,是绑匪啊。”把暗蓝色长发随意束在身后的男人大概在笑,手一捞,把她像提小鸡一样的提起来。
    许柠不敢挣扎,生怕惹毛了他们:“你们要钱吗,我我所有的钱都能给你们”
    “钱?不用啊,我们就是替上头来绑你的。”见她乖乖的,男人松开手,桃花眼弯了起来。
    “我,我可以给比他更高的价钱!求你们放我走!”许柠急急恳求着,小脸上是快哭出来的表情。
    “别跟她废话,埃舍尔。”一旁一直默默无言的男人突然出声,走过去打开了车门。
    “怕什么,上头又没急着要人——”他的目光从她惊恐的面容往下,舔舐一般地在女人被职业装勾勒出来的身体曲线上打转。
    “你,你要干什么”许柠被吓得倒退两步,小腿撞到了车头便软下去,双手往后一撑,紧身的白衬衫就被绷得紧紧的,胸前的纽扣似乎都要崩开。
    “我说,杰拉德,”埃舍尔叫停了另一人发动汽车的动作,“上头没说我们不能碰啊——”
    邪气的尾音拉得很长,像是冰凉的蛇缠住了她的身体。
    “不,不要!求你们!”许柠惊恐到极点,慌忙想从车前逃走却被牢牢按住。
    “我给你们钱!不要碰我!”穿着黑色低跟的脚踹向他,踢在男人的膝盖上,没想到他一吃疼,把她的手腕攥得更紧。
    看似含情的桃花眼眯起,透出一股强势和霸道,男人像被激怒的野兽,打算把她折磨一通后才吃下肚。
    “我劝你乖乖听话,我们兄弟可是很久没开荤了,万一下手没轻重——”
    他没说完,却留下了无尽的威胁。
    许柠吓得眼泪都不敢掉下来,在眼眶里打转,模糊了那艳丽逼人的容貌。
    “不要求你们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职员,怎么会有人想绑架她
    男人轻笑一声,大手一扯就把她的白衬衫给扯坏,扣子一个个崩飞,敞开的衣襟无法再遮掩曲线诱人的胴体。
    “不要!”宛如一只受惊的小兽般颤抖着,许柠转头看向站在一边不动的男人,“先生,先生求你了,我愿意跟你们走,别碰我呜呜”
    那双灰红的眼睛没有波动,双手抱胸的冷酷姿态,让她的心沉了下去。
    “真可怜,”埃舍尔保持着笑容,又伸手把她的黑色包臀裙扯下去,露出被黑丝包裹着的大腿和三角区域,“你现在应该求我轻一点,没准我还能温柔地——操你。”
    蛮不讲理的绑匪和下流的言语,让怕到极点的女人眼泪终于落了下来,瘫软的手脚却阻止不了他粗鲁的动作。
    前扣式的内衣被解开,裆部的丝袜和内裤都给他轻而易举地扯烂,而许柠只能瑟瑟发抖,就连想把身体蜷缩起来都做不到。
    背部紧贴着冰冷的车前盖,而下身却被男人那个部位蹭着,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骇人的温度和形状。
    “嗯?怎么不说话了?”埃舍尔的手指伸向她的下巴,似乎是要检查,可没想到她还是不乖顺地偏过头,一副即使被强也要保持尊严的倔强模样。
    “无所谓,等下就操到你叫。”哼笑一声,他解开自己的裤子露出凶器,手在上面随意撸动几下就打算把粗长坚硬的性器往被迫绽开的肉花上撞。
    双手也握住两个白嫩饱满的奶子揉捏,在揪拉乳尖的时候无意间触碰到一点湿润,“嗯……?奶水?”
    “我记得没过怀孕才对。”一旁看戏的杰拉德出声,那双灰红的眼紧盯着弟弟指尖的白色液体。
    “难怪啊……”长相极为艳丽,却做出了饿狼似的表情,埃舍尔把唇凑到挺立起来的奶头旁边呵了一口气,“难怪想抓你,是要去研究吧?”
    “不要!不是的——我没有奶水呜……”许柠慌乱到了极点,身体的秘密不仅被发现,之后还可能要被拿去做研究……んDτ99.Né τぐ
    一想到这里,她的身子就颤个不停,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能任由男人张口含住奶尖用力吮吸:“啊嗯……别吸了呜,求你……”
    涨满的奶水从那小孔中一股股喷射而出,泄出的快感如雪崩一般从山顶爆发,席卷着越来越多的舒爽而下,就连很少被碰触的下身也开始分泌淫荡的液体。
    “很甜啊,小姐。”埃舍尔非但不停,反而优哉游哉地评价着,舌尖舔了舔嘴角,他转过头对上旁观的哥哥的视线,“不来试一试么?没准这奶水还能壮阳。”
    明知只是下流的调侃,可许柠脸上都热得都快烧起来了,扭动挣扎的身子只能展示出两只嫩乳有多美娇艳欲滴,引来两个男人愈加火热的目光。
    原本她以为一脸刻板的杰拉德不会加入,可没想到他竟一步步迈过来,带着极强的威压震慑得她都不敢动弹。
    “啧啧,能让我这个正经哥哥都忍不住,小姐的魅力很大嘛。”伸手往下去探另一个也在流水的蜜源地,埃舍尔给哥哥让了个位子,手指灵活地挑逗她久未被抚慰的花唇,绕着小珍珠打转。
    都当绑匪了怎么可能正经……许柠咬牙努力不发出声音,两腿并拢却只能是把他的手夹得更紧,阵阵快意随着手指的揉弄传来,空虚的穴道已经在迫不及待地收缩,期待着被什么狠狠填充。
    皮肤较黑的男人,连唇色也是深红色,咬在莹白的乳肉上造成了极大的色差。
    许柠光是看一眼就被刺激得浑身一抖,在他占有似的留下痕迹时也羞得没敢出声阻止。
    “啊嗯……”被按在车盖上的双手攥起了拳头,指甲把掌心给戳出了好几个月牙。然而,疼痛并不能抵抗源源不断的快感。
    她很快就丢盔弃甲,嘤泣着让本能控制身体,腰肢往上挺着把下腹往埃舍尔的手掌去蹭,仿佛在要求他把那一处给猥亵个够。
    “小姐,要不要更粗的东西操进去?”埃舍尔一边用手指戳刺着女人软嫩紧窄的穴道,一边还不忘开口调戏她,特别是见她下意识挺胯之后,那双海蓝色的眼瞳几乎都泛起海一般深的欲色。
    “不唔……放过我吧……”她摇着头,在男人不停舔吻细白的脖颈时,那股从身体深处升起的欲望几乎要把理智给吞噬,所以手便下意识去推他。
    短短的深棕色头发扎在手心有些痒,她又忍不住多推了几下,那么点力气当然没有用。
    杰拉德毫不客气就咬住了脖子上的软肉,像是某种野兽不给猎物致命一击,而只是玩乐逗弄般的啃咬,低低的嗓音吐出警告:“听话一点。”
    “呜……”瑟缩着任他们玩弄,两处敏感点都已经燃烧起来,兴奋的身子即使紧贴着冰冷的车前盖都没有降下温度。
    发出呻吟的口被男人吻住,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水蒙蒙的杏眼,舌头强势顶开牙关,轻而易举地就占领了湿润温暖的口腔,下流地喂她吞咽他还带着奶味的唾液。
    视线都由杰拉德占领,她在那火热的大龟头触上花唇时才猛地一惊,两腿已然被拉高到踩不到地面,悬空的小屁股慌乱地扭动,淫液顺着股缝一直淋到了车头上,又流到地面晕开深灰色的痕迹。
    “小姐别怕,我会把你操得很爽的。”肉茎在花缝上蹭了几下,就沾得满龟头的粘液,埃舍尔故意说着流氓的话,腰往前一挺就顶入了被绑来的女人体内。
    “唔啊——”泪水终于落了下来,绝望的情绪噬咬着她的心神,却远远比不上舒爽造成的巨大冲击。
    “是不是天生有奶水就会更淫荡呢?”目光触及她委屈和无望交杂着的小脸,他笑得十分恶劣,粗长的肉棒也往里又顶了顶,换来花径无措的吸夹。
    ————【3107】
    终于到海产们了ww
    柠柠:啥时候能结束QAQ
    番外:追妻与绑架(2)【3p·H】
    “哈……真紧啊,小姐没有男朋友吗?”侧过头在她被黑丝包裹着的脚踝上轻咬,埃舍尔把唾液都给抹上去,让湿掉的丝袜更加服帖,透出里边莹白的肌肤诱人至极。
    “唔啊——没,没有嗯……”脚腕传来的濡湿痒意化作电流,尽数被吞吃肉茎的穴道给吸收,化作快慰把她的后腰都电的酥软,口中也就自然而然吐出实话。
    花穴被弟弟所占领,杰拉德只好拉开牛仔裤的拉链,将自己已然勃起的性器掏了出来,强硬地命令她用手套弄。
    “我说,没个润滑怎么撸?”一边操穴一边还有空闲关心她手上的动作,艳丽的唇勾起,他眯了眯桃花眼,“不如小姐用奶水去做润滑吧?”
    许柠闻言,脸都红到了耳根,在对上男人默许的眼神后,羞耻得手不由自主用力捏了一下,换来他性感的低哼。
    身体仿佛是饥渴了许久的沙漠,在雨水淋下来时便迫不及待地吞咽,恨不得扬起漫天的沙去迎接。
    下身紧紧绞缩着,却无法打断肉茎三浅一深的攻击,反倒是被刮出了粘腻的浪液,又让卵囊给“啪”地砸回可怜兮兮翻开的花唇上,逐渐变成了白沫把艳红的穴口给糊住。
    她咬了咬被吮吸得红肿的唇,快感冲昏了头脑,也顾不得害羞就伸出空余的一只手,听话地揉捏起同样被啃的颜色艳丽的奶头,“呜嗯嗯……好奇怪呜……”
    明明是被绑架、被强迫的,可是他们身上强烈的荷尔蒙味道就是挑起了她的情欲,干扰了原本纯洁羞涩的思想。
    “小姐的奶子就是奇怪才要被研究啊。”埃舍尔湿暖的舌头转而往上,开始在她的脚背作乱。
    舌苔比起光滑的丝袜更加粗糙,一次又一次地刷过,开发出她从没注意过的那个地方。
    被舔弄得脚背都是他的唾液,男人甚至连脚趾都没有被放过,一个个含入口中吮吸,让小小的脚又痒又舒服。
    “呜不!求你们……不要嗯……”许柠哼哭着摇头,可白嫩泛粉的指尖已经挤出了奶汁,喷射的快感再次袭来,她羞得恨不得当场晕过去。
    被顶得不住颤抖的手艰难地接过一点,尽数往男人狰狞勃发的肉棒上涂抹。
    “你们已经,跟我啊啊……放过我吧呜……”漂亮的柳眉可怜兮兮地蹙起,那双水雾弥漫的杏眼里泛着哀求,紧盯着杰拉德灰红冷漠的双眸,努力想要打动他。
    只可惜男人的眼底只有欲望,并没有丝毫心软的意味,他反而被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勾起了隐藏的施虐欲。
    性器不满足于仅是被柔软的小手揉搓,马眼吐出清液,叫嚣着想去更温暖潮湿的地方。
    兄弟之间,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在杰拉德松开她的手之后,埃舍尔便把女人已经被操软了的身体抱到怀里,只留下那只被他仔细舔舐过的脚还踩在车盖上。
    一条白腿儿呈九十度弯折,正好把前后两穴都给暴露了个彻底。
    早就被淫液沾湿了的粉嫩后穴收缩着,在男人粗糙的指腹触上来时,她尖叫着拒绝:“不要!求你们了!那里啊啊——那里不行!”
    说是尖叫,也不过是比奶猫炸毛时的吼声更尖利一些,根本就是在催促肉茎赶紧捅进去,好好惩罚这具天生不正常的身体。
    “呵……”男人咬着她的脖颈,把哥哥的吻痕都给覆盖了一次才往上啃吮她通红的耳朵,“小姐那里没准会受到奶水的影响,不好好检查一下怎么行?”
    下身还在不断往上顶弄,逮着穴里的敏感点不停地亲吻,制造出酥麻的电流让许柠连摇头躲闪的力气都没有,“呜嗯……不是的啊哈……”
    臀瓣已经被那双大手给打开,刚才还沾着她奶水的大龟头跃跃欲试地往那个小小的孔洞里顶,撑开娇软多汁的肉壁。
    “不呜——进来了嗯……”不仅被陌生男子摸奶操穴,甚至连菊洞都失了守,许柠挣扎着往前靠试图躲开那硕大骇人的蘑菇头,然而只能是羊入虎口,把自己的前穴往埃舍尔的肉棒上套!
    她羞愤欲死,可身体的敏感度却上升了一个层次,仅仅是双乳蹭着男人坚硬的胸肌就热胀得不得了,恨不得被狠狠揉捏一通。
    “别乱动。”杰拉德毫不留情地扇了不停闪躲的小屁股一巴掌,目光在留下粉色的手印之后变得尤为深邃,仿佛是暗红色的泥沼,翻滚着气泡企图将一切都吞噬掉。
    他左右开弓地打起来,“啪啪”的声响甚至盖过了女人前穴被操时发出的“噗嗤”声。
    “别打了啊啊啊——”每被打一次,两个小穴就都猛地收缩,花穴夹紧了入侵者狠命吮吸,层层叠叠的媚肉不顾羞耻地簇拥着粗壮的棒身,把上面扭曲的经络都给摸的一清二楚。
    空虚的后穴更是要命,男人仿佛是故意的,硬要在穴肉缩紧时顶进去。肉棒劈开紧窄的甬道不说,还恶意地再里边转圈,把潜藏的敏感点都探索出来。
    “嘶……小姐你都被打到喷奶了啊?”埃舍尔按着她的后脑上往下,向她展示自己的黑衣上十分明显、随着他的动作而滚动了一会儿才被吸收掉的白色水珠。
    明显是刚刚才喷上的!
    刚才她的神智全都被如潮的快慰和火辣辣的疼痛所占领,在看到那淫荡的痕迹后,许柠的羞耻心彻底被碾碎。
    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滴落,顺着下巴、脖子,一直流进乳沟里和汗液汇聚,淫靡到极点。
    “被拍屁股都能喷奶水么。”身后的男人重复着,该拍为揉,带茧的掌心在被打得红热的臀肉上磨蹭,似是安抚,却挑起更多的痒意,“这样呢?”
    埃舍尔趁女人紧张地望着胸前是,刻意狠狠往僵住了的花径里顶,硬生生撞到最深处的小嘴。
    “啊啊啊啊——”许柠揪扯着他的衣服哭叫,再也顾不上胸乳的情况,灵魂都快让那酸慰的冲击感给融化,花穴竟然开始抽搐起来,俨然快要进入高潮。
    “不行呢。”男人遗憾的语气里潜藏着恶劣,伸手去揉搓两只滑腻的雪团,顺利让乳汁一道一道地喷出,更刺激了濒临巅峰的骚穴。
    “呜不啊啊——”无论怎么扭动都无法躲开,小穴反倒是因为羞耻和快感而变得敏感至极,在花心主动磨蹭那硕大的龟头之时,她的神智已经飞到了天外。
    杰拉德听闻弟弟的结论,又被突然绞紧的菊穴给咬的后腰一麻,不管三七二十一举起长枪就直直往湿热的甬道里撞,俊朗的面容顿时扭曲起来,“真紧——”
    两穴同时被充满,更把许柠往巅峰上推,无意识地哭求着他们停下来,她只觉得浑身都快被汹涌澎湃的快感给冲击到破碎。
    然而毫无人性的绑匪怎么会听从她的乞求,兄弟俩交换了个眼神,便开始大开大合地肏干,把无尽连绵的爽慰都塞到女人娇小的身体里去。
    “呜呜……不嗯,不要了啊啊——”踩在车盖上的腿被捞起来,她只能艰难地单腿站立着,接受肉茎前后的挞伐。
    花穴被撑得饱饱时,后穴却只有一个龟头堵住穴口、不让浪液流走;等埃舍尔撤出肉棒,菊洞就会遭受到极其猛烈的撞击,一直顶到最深处,隔着一层肉研磨不停喷水的花心。
    交替的满足感中总是缺了点什么,可她只能咬唇忍住那在口中盘旋的请求。
    软下来的两只胳膊环住埃舍尔的肩膀,也不管会不会把淫荡的乳汁蹭上去,就往他胸前靠。
    乳尖传来丝丝的酥麻,后腰也被他掐着把薄汗都被抹开,就连光洁的腋窝也有一只手在挑逗,那略硬的触感毫无疑问是杰拉德的指尖。
    全身的敏感点都在男人们的掌控之中,耳垂的舒爽终究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头乌黑的长发在空中颤抖着,她连摇头都做不到。
    “唔啊……一起嗯哼……”被爽的吐出一点的舌尖努力收回,含糊地说出几个字眼,不过在淫靡的肉体拍打声中极为不明显。
    “小姐在说什么?说出来我们就给你。”埃舍尔掐着她的细腰。肉茎在弹性极强的骚穴里横冲直撞,带出股股蜜液,还未来得及变成白沫的那部分顺着她白软无力的腿儿往下滑,把黑丝都给沾的湿透。
    许柠早就头晕脑胀,全身似乎都化作了云朵任他们揉捏搓弄,而理性早就蒸发得一干二净,哪里听得出他话里的引诱:“一起嗯……都进来呃啊……”
    “什么进去?”身后的男人原本冷淡的嗓音变得低哑色欲,吐息呼在她被拨开发丝、失去遮掩的后颈上引起一阵酥麻。
    “啊啊——肉棒,你们的肉棒啊……”完全堕入了情欲的深渊,她挣扎着不是为了爬出,而是为了更加深入,让欲望填满自己的身心。
    两个男人都给这副骚浪的模样刺激得不浅,皆是额上青筋突突直跳,眸色深沉,各自抓紧了她身上的部位便展开猛攻。
    啊啊啊——终于品尝到了前后都被填满的快感,许柠脱力地尖叫着。甬道激动无比,纷纷在那直逼喉咙的饱胀感中先出敏感点,恨不得永远和粗壮的巨龙黏在一起。
    女人的娇吟就像是赛场上的呐喊声,鼓励着他们更加用劲地肏干淫乱的骚穴,肉茎也以相同的节奏和深度捣弄着疯了似的收缩的花径,几乎要把她的肚子给捅穿。
    各种令人听了面红耳赤的声响在狭小的停车库里回荡,宛如一场躁动的小型演唱会,最后以软媚得能滴出水的呻吟做结。
    “唔啊啊啊——”许柠浑身僵住,只剩下被填充得不留空隙的穴道抽搐不止,多汁软嫩的媚肉挤压着火热的肉茎,终于把浓浊的精液给榨出来。
    年轻气盛的绑匪们射精的力度自然是极强的,犹如连绵的弹雨般击打着她脆弱的深处,将那里喷得又热又舒服,加剧快慰的狂潮令她瞪大失神的双眸,泪水都忘了流。
    “唔哼……”失去支撑的双腿一软,她茫茫然跪坐在地上,用唇舌轮流为他们清理肮脏的性器。
    女人被丢到了后座,车门关闭的响动是她失去意识前、唯一听到的声音。
    ————【3448】
    柠柠:每天都在受苦QAQ
    后妈:别怕就快解脱了!
    独白:玻西
    他原本只是一本书,且没有什么情感。
    大约是因为记载着历史,对于玻西来说,任何爱恨情仇都会被时间的车轮碾碎。
    无论是被大篇幅记录的伟人,还是仅出现过寥寥一两次的小人物,终将也是成为车辙里一颗微尘。
    所以,他洪流之中的沙粒并没有什么兴趣。
    在父神指定他第一个去的时候,其实玻西不大情愿。但转念一想,一成不变的生活里多一些调剂也挺不错。
    更何况,那短短的时光在他漫长的寿命里也只是一瞬间,过不久就会埋在心底不再想起。
    只不过在见到单蠢可爱的少女时还是稍微动摇。
    比起被压缩成面谱的书上的人物,她鲜活得像是他唯一彩色的书封——刚被制造出来、还没有因为过久的存放而褪色之时,那般夺目。
    玻西不动声色,调教着初次接触情欲的少女。
    那时他只想着,对一介普通人来说,在承受了接二连三肉体刺激之后,大概会崩溃掉。
    不如帮帮这个可怜又有些淫荡的女孩。
    然而后来——
    她故作娇蛮的姿态足够可爱,被戳穿小心思后气哼哼的小脸也十足的动人。
    让人不由得想要——宠溺她。
    说不上是男性对女性的娇宠,还是长辈对小辈的疼爱。
    总之他逐渐沉迷,却在思及两人寿命长短的差距后及时清醒。
    没办法有未来的话,当然只能享受当下了。
    玻西压着娇软的少女把她操到哭叫,听她呜咽着、叫着他的名字时内心便升起强烈的满足感。
    可每一次欢爱结束后,内心的空洞都在逐渐扩张。
    像是用手指去填补衣服上一个破了的洞,当把手指抽离以后,会猛然发现洞变得更大了。
    只不过他确实善于调节,迟钝的少女没发现。
    在心里默数着让她情动的时间点——他对时间的偏好都用来做这件不正经的事。
    玻西对于自己到底动心了几分并不好奇。
    有些事如果想得太明白,那就不能有美好的结局。
    曾经那般执着于细节的他,太清楚这一点了。
    虽然在离开之时,他也与少女约定了会再回来。可明澈如镜的内心却深深明白,那只是空话。
    她会享受更多的书的眷恋,而他只能在单调的空间里发呆,从经常想念到偶尔想,或许最后还是会忘记。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时间的强大。
    然而正当他打算顺其自然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说是死对头也好,知己也罢的男人,在用残忍的手段“凌虐”着可怜的少女。
    明知那只是某一种情趣,可玻西在看到她无望的眼神时终究还是无法放任。
    他请求父神,竟然意外的顺利回到现世,拥住了绝望中的、他心心念念的人。
    这只不过是让他陷得更深的一个陷阱罢了,而他义无反顾地往里跳。
    将内心的挣扎尽数埋到最深处,玻西在有限的时间里对她极尽宠爱,就算要与另一个男人分享也无所谓。
    把每一个吻都当成最后一次,把每一个拥抱都当成最后一次。
    用眼睛记住她的脸,用耳朵记住她的声音,用鼻子记住她的味道。
    用肌肤感受她的温度,用四肢感受她的柔软,用那一处感受她的羞涩和热情。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迎来了以为的结局。
    没想到那只是个逗号,少女愿意拒绝千万种其余的书,只与少部分保持关系。
    一辈子的时间大概足够了吧——他叼着早就不使用的烟嘴深吸一口气。
    对他来说,“永远”二字等同于孤独。
    足够了。
    ————
    现在开始写各个书的独白ww
    写完就正式完结啦!
    --

番外:追妻与绑架(1)【h】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