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追妻二三事(4)【H】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番外:追妻二三事(4)【H】

      “呜啊啊啊——”两个奶头是不同的舒爽,下身的肉棒也抽插得越来越快,顶的她不停往前,像是要把两只奶子塞进他们嘴里。
    被迫仰起头任雪乳接受他们的亵玩,双手也握住勃起吓人的巨龙撸动,许柠恍惚地望着天上高挂的圆月,水汪汪的杏眼里盛着的倒影波澜不断。
    “要来了,嗯……”月暮掐紧了她的细腰狠肏,被挤在两人之间的狗尾巴抖得不像话,“把母狗姐姐的骚穴灌满哈——”
    勃发得青筋都在不断扭动的粉色性器进出得极快,两个拍打唇肉的卵囊都晃出了残影。
    “啪啪”的拍水声即使是涨潮的潮骚也无法盖过,还有项圈上的铃铛也响个不停,奏成一曲淫靡的乐章。
    “不唔,已经满了啊啊啊啊——”穴肉抽搐着强制高潮,许柠叫得声音都沙哑了,再一次袭来的快感冲击四肢百骸。
    粉嫩肉褶都被埋到最深处的巨龙摩擦着产生电流,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叠上了奶子传来的快感,爽得两个骚穴浪液狂喷,拧紧了入侵者把精液都给逼出来。
    再一次被操开了宫口内射,脆弱的宫壁承受着巨大的快慰,饱胀的感觉几乎撑到了喉头。
    浑身都泛起粉色,许柠只能像是离水的鱼那样大口喘息,而将她钓起来的男人们还在逗弄着瘫软缺氧的身躯。
    绚丽的光芒在眼前炸开,恍若置身云层之中浮浮沉沉,可抽动的下身又把她拉回现实。
    “嘻嘻,接下来就是,镕哥啦……”小恶魔喘着粗气,连原本稚嫩的嗓音都低沉成熟了几分。
    不舍地抽离了肉棒,把位置让给朗镕,月暮把卡在狗尾巴上的绳子解开握在手里:“母狗姐姐走咯,再耽误下去就逛不完啦。”
    “是呢,逛不完就没得睡啦。”和弟弟一唱一和的月昭笑得灿烂,把她摆回了四肢着地的模样,拍了拍她恍惚潮红的小脸。
    不爱说话的男人将按摩棒塞进花穴里、堵住小少年的两泡浓精,变成下梳的狗尾巴磨蹭着他两颗鼓涨涨的囊袋,里边活跃的精液已经迫不及待了。
    “走吧。”将肉棒捅入窄小的菊穴,享受着不同于花穴的紧致摩擦,朗镕端正的面庞有些扭曲,大手揉捏着臀肉催促。
    “呜哼……”许柠被逼迈步,可前面还有不知道多可怕又舒爽的玩弄等着她。
    这群大变态!等她找到机会一定溜得远远的!
    那三人仗着岛上人烟稀少,随时随地发情操穴,坏透了的小恶魔总向朗镕讨要奇怪的道具,而他也乐得用在她身上,三人合作把她操得两股颤颤,差点就跑不了。
    只是差点!
    最后她还是努力逃走了!虽然没有他们放水的话,肯定跑不了……
    长长出了口气,许柠踏进了偷偷摸摸租好的房子。
    这次她选在了国外一座美丽安静的水城躲藏,欧式复古的白色公寓淹没在河边的建筑群落里,非常不显眼——应该不会那么快就被发现吧。
    复式二层的结构很有味道,她踏着旋转楼梯往上,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心情好得不得了。
    但很快,许柠就笑不出来了。
    明明应该被她包下的房间里有两个大活人,一个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书,一个枕着自己的双臂躺在床上——不是斯洛特和玻西是谁!
    她转身就想跑,可是门居然不知不觉被锁上了!根本打不开!!
    “你们!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她明明没有告诉任何人会来这里!
    躺在床上的玻西坐了起来,动作有些慵懒随意,像是只午睡刚醒的雄师:“看看小姑娘跑的那些地方,找到规律就大概能猜到了。”
    “诶?”许柠呆住,怎么连她自己都没发现什么规律
    “太热太冷的地方不去,人太多的地方不去,偏好安静的地方……排除下来也就剩几个地方能选。”男人好心情地解释着,张开双手明示。
    许柠不情不愿地走过去让他抱抱,哼哼唧唧的。
    既然被抓到那就没办法啦,好歹这两人还不会玩的那么疯大概。
    “不过也失误了好几回,这次总算是逮到你了。”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玻西看了眼窗边许久没有翻动书页的男人一眼,“还有,小姑娘每次都留同一个名字,很容易被抓住的。”
    “这样啊”吸取教训似的点了点头,许柠刚仰起脖子就被他吻住,男人下巴短短的胡茬扎得她有些痒,还有他身上淡淡的古典香水味,让她的唇不由得弯起,亲昵回地蹭了他一下。
    蜻蜓点水般的吻安抚了许柠紧张的神经,不过玻西倒没打算就这么开始,而是轻轻在她耳边低语:“小姑娘可不能忘了另一个人。”
    “唔知道啦。”她可不敢惹斯洛特生气,等下他不高兴起来,吃苦的还是她自己。
    踩着小步子走到窗边,她眨巴大眼睛、伸手戳了戳男人被衬衫裹着的肩膀:“斯洛特,我来了你想我了嘛?”
    “不想。”他的语气有些冷,果然还是不高兴了——谁让她一进屋就去抱他的死对头。
    说起来,斯洛特居然是和玻西一起行动的,这让许柠有点意外。
    “可是我好想你的”抱着他的胳膊就是一顿蹭,为了之后的日子好过一点,她可是豁出去了!
    斯洛特挑了挑银灰色的眉,略带惊讶地望向她,那张冷峻的脸似乎被浅浅的阳光给软化,薄唇轻抿“嗯”了一声。
    已经长成女人的模样却依旧用幼稚的情态去讨好,软软的嗓音和散发出独有甜味的身子,试问哪个男人不心动。
    “吧唧”往他脸上亲了一口,许柠完成任务似的转身高高兴兴去找玻西,心情才稍微有些转晴的男人立刻就黑了脸。
    真是欠教训。
    一旁看得清楚的玻西差点笑出了声,抱住怀里的温香软玉炫耀似的又亲了一次:“小姑娘先去洗澡好好放松一下,我等你。”
    暗示意味极强的话语让她小脸一红,不过还是乖乖拿着衣服去了浴室——虽然不穿也无所谓,反正会被脱掉。
    “我说,你要是还这么冷淡,小姑娘可受不了。”玻西躺回床上,伸手松了松领口,语气揶揄。
    毫无疑问,她现在被宠得尾巴都快翘上天,有他推波助澜的作用在。
    毕竟就连她去亲近斯洛特,也是因为玻西的一句话而已。
    斯洛特总算把书翻过一页,却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视线投向外边安静的河流:“她不敢。”
    她哪里敢受不了他,哪次不是被操得哭唧唧认错。像被捏着尾巴提起的小动物,挣扎一顿之后总会放弃,变得乖顺无比。
    玻西哼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洗得香喷喷的女人走出浴室时才打破了空气里诡异的安静,“呼好舒服。”
    她纠结了一顿,最终还是没有穿上衣服,怕他们一到兴头上就把她喜欢的裙子给撕掉,所以只围上浴巾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小姑娘已经变成大姑娘了。”玻西单手撑着头侧躺在床上,朝她伸出手,视线扫过某个部位,笑容变得暧昧起来。
    “哼,流氓。”还不是被他们揉大的
    不过她还是乖乖牵上他的手,被拉到了床上。
    玻西身上的烟草味早就没有了,刚开始是因为她怀了孕,后来干脆就不抽烟了。
    手指轻轻一勾,只在胸前缠了两圈的长浴巾就掉了下来,白嫩浑圆的乳团荡起波浪,两个男人的呼吸顿时就一紧。
    “又大了呢。”把她摆成坐在他身上的姿势,玻西一手托着一只,像是在掂量重了多少似的。
    “唔吸一吸,好胀”以往在小少年们面前张牙舞爪的样子荡然无存,许柠忍不住往前挺胸,两只奶子在他手里磨蹭。
    跑路途中当然没空挤奶,她都快涨坏了。
    “我只能吸一个,怎么办?”嘴角含着戏弄的微笑,玻西亲了亲一个乳尖却并不如她的愿。
    “呜斯,斯洛特也吸”许柠可怜兮兮地转头去找另一个男人,侧过的半身更好地像他展示雪团饱满的形状,翘起来的艳红奶头在空气中无助地乱戳着。
    “啪嗒”一声合上了书,斯洛特迈着似乎是被精细计算过的步伐走近床边,在她期待的目光中握住了一只乳峰。
    他和玻西对视了一眼,宛如刀剑相接又都一瞬间收回,视线转到她潮红的脸上。
    “嗯啊——”胸前忽然同时被狠狠掐了一下,许柠攥紧了拳头、忍住羞耻,“快吸呜呜”
    他们总算是暂时放过她,低下头去咬红通通的奶尖,突然炸起的电流乱窜。
    她不自觉两手往后一撑,弓起背宛如一座桥,任由男人们的手指在桥面上游走,最顶端则被唇舌挑逗。
    “哈啊”涨涨的奶汁终于开始退潮,许柠舒服得眼角都带上泪花,攥紧了身下的床单低喘。
    玻西张大了嘴,似乎是想把
    整个奶子都吞下去,满口的奶香叫人越陷越深。
    “呜哈别咬嗯”摇晃着身体想从斯洛特口中逃走,可他偏咬着红莓不放,许柠委屈巴巴地拉过他的手往下身去,“已经没有了,嗯哼下面才”
    哪有他咬得那么狠的,奶汁一直在喷,吃不下时就从他的嘴角溢出,浪费得不得了。
    “小姑娘湿得越来越快了。”不肯服输的玻西松开了乳尖,同样伸手去摸那湿漉漉的花穴。
    两人暗中较劲,手指一前一后往穴缝里捅,而她只能软了身子,任他们欺负。
    就在此时,卧室的门被推开。
    “我来晚了吗?”
    ————【3298】
    嘿嘿猜猜是谁来了
    以及老狐狸和S先生日常互怼ww
    柠柠:他们打起来我就能偷溜吗?
    后妈:他们会合作抓你的,死心吧
    --

番外:追妻二三事(4)【H】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