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12)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小剧场(12)

      关于磕cp
    几个片场小助理凑在一起。
    助理A:啊啊啊啊朗先生真的太帅了!上次我去搬器材,他只是路过还帮了我!所以!!快和许小姐在一起吧太有男人味了呜呜呜!!
    助理B:是啊是啊!!你看他演戏的时候,明明绷着一张脸可是那个眼神!!!眼神啊我死了!!太深情了吧!!!臭编剧怎么不给他写告白的戏啊,那样我就能当场吃糖了!
    助理A:没准他们私底下就告白了,天哪太配了快点结婚!!
    路过的编剧:啊……好像真的没写告白的台词,要不我加一下?
    助理AB:快加!以后我们的奶茶都是您的!
    助理C:奶茶……你们收了祈先生发的奶茶,还好意思站朗先生?
    编剧:……【看了眼原本塞到自己怀里又被收回去的两大杯奶茶
    助理C:要我说啊,结婚应该是祈先生更适合吧,人那么温柔,做饭肯定也好好吃。你们没看许小姐每次吃了他的便当都开心成那样了吗?
    助理A:对哦……
    助理B:好像是这样……那,编剧,您能不能顺便两个告白都一起写了?
    编剧:呃……【看了眼伸到面前又没有被放开的奶茶
    助理C:对吼!写个修罗场!然后许小姐不管怎么选都是错的结果被狠狠惩罚!!天哪每次看许小姐哭我都好想自己去哔——她!
    路过的许柠:你们在聊什么?【茫然
    编剧:许小姐,您更喜欢朗先生还是祈先生呢?
    许柠:……啊?怎么突然问这个?【脸红
    编剧:就是,嘿嘿,想要一些灵感……【偷偷摸摸伸手去拿奶茶
    许柠:我——
    此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
    埃舍尔:许柠!到处都找不到你,原来是在这,走走走对戏去!【瞥了眼表情僵硬的四人
    许柠:嗯?哦好。编剧您看着来就行,我先走啦【挥挥手
    编剧:怎么感觉……脖子有点凉……
    四人不约而同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助理ABC:其实……埃舍尔也,也不错呢【干笑
    编剧:呃,是,是啊……你们忙,我去肝剧本了【溜走
    助理A:戏外的埃舍尔先生,好可怕……磕不动这一对怎么办QAQ
    助理B:是不是被新剧情弄得心情不好?毕竟要和杰拉德先生一起……
    助理C:对吼……还是主动的,他心里应该不愿意的吧……
    助理A:你这么一说,好像又有点好磕了??
    助理BC:???
    助理A:就是那种,很想独占但是迫不得已要把心爱的女人让出去,一边痛苦吃醋一边还要装出大度的样子……天哪好虐但是有点好吃!!
    助理B:这也太惨了吧……而且他会不会听到我们刚才说的,许小姐那个时候还认真考虑了一下,可能,大概,也许……忽视他了所以……
    助理C:天,太可怜了吧!我站埃舍尔先生一分钟好了!
    导演:干活了干活了!都快点准备!【举着喇叭大声喊
    小助理们看着打扮成人鱼的埃舍尔。
    助理A:好帅,再多站个一小时好了!!
    助理B:明明笑得那么妖媚内心却在滴血!我可以再磕三小时!
    助理C:许小姐请好好疼爱他吧呜呜呜【擦了擦嘴角的奶茶
    ————
    大概是墙头草日常了ww
    番外:追妻二三事(3)【4pH】<这些书总想操我(h)(崔黑)|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Щωω點PO18點ひS
    番外:追妻二三事(3)【4pH】
    结果,许柠还是没能在饭点之前把精液给榨出来。
    无论她内心深处如何渴望,他们都只是把肉茎从穴里抽出,喷射在她口中,又要她全部吞下去,喂得肚子都有了饱胀的错觉。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里里外外都洗了个干净,她浑身光裸就被带到了房间外面。
    “带姐姐饭后消食呀。”笑眯眯的小少年把她放在观光用的木板桥上,又好心地给她戴上的护膝和护腕。
    “什,什么……?”许柠目瞪口呆,恨不得赶紧逃回房间里去。
    虽然这座海岛不是旅游旺季没什么人,周围的天色也黑了下来,可叫她近乎赤裸地在外行走……怎么可以!
    “姐姐来这十几天,一定很熟悉这里吧?就带我们逛一逛怎么样?”嘴上是询问的语气,可动作却不容拒绝。
    两个小少年把她摆成了四肢着地的姿势,明显就是要……
    “不,不行!会被看到的!”她想挣扎,可后腰却被按住,两腿还没来得及并合就让月昭掰开。
    而那不知何时又硬起来的肉棒便凶猛地肏进穴中,发出了淫靡的肉体碰撞声。
    “呜——真的,不可以……”许柠摇着头,黑发随着海风飞舞,湿咸的气息提醒她很有可能会被看到,身体害怕地瑟缩,夹得小少年闷哼一声。
    “镕哥,有没有可以塞住这里的东西?”一旁看好戏的月暮戳了戳那张合着吐水的后穴,语气里有些可惜。
    “有,狗尾巴还是产卵器,或者是异形、拉珠——”
    “狗尾巴!姐姐就当我们的向导犬怎么样?!”月昭兴冲冲地说着,接过朗镕递来的道具便往那湿润润的后穴里插,外边毛茸茸的黄色狗尾巴朝上弯起,随着娇躯的扭动而摇摆。
    “不行,不嗯啊啊啊——”那粗长的硅胶肉棒突然间震动起来,把她爽得上半身都栽倒在木板上,粗糙的纹路摩擦得雪白的奶子泛红,尖翘的奶头一阵酥麻,竟然又渗出了白色液体。
    “还有项圈呢,姐姐来,试试——”同样兴奋的月暮把红色项圈戴在她的脖子上,又把上边绳子的末端系在了狗尾巴根部的卡扣上。
    “你们唔嗯……太过分了……”被欺负得啜泣不止,许柠不得不挺胸抬头,否则就会被项圈勒住脖子。
    安抚似的摸摸她的脸,面容精致的小恶魔笑得温柔又邪恶:“不可以让奶水乱流,所以要夹住姐姐的奶头啦。”
    说着就用两个乳夹夹住两颗红莓,收手之前还摇了摇项圈上的金色铃铛。
    “姐姐我们出发!”用手拍了拍浑圆饱满的屁股,月昭一声令下、狠狠往前一挺腰,顶的甬道都变成了肉茎的形状。
    “到桥尾就结束。”被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看,朗镕都有些不自在,大约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厚道,出声替她解围。
    这桥至少都有一百米长,爬过去不知道要受多少折磨!
    许柠咬唇,茫然地望着前方消失在黑暗里的木桥,一步一步往前挪动。
    身体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就怕被人目击到她现在这样淫荡的模样。
    穴肉紧紧绞吸着肉棒,在这样刺激的情景下敏感到了极点,每迈开一小步,那棱角可怖的龟头就刮着嫩肉拉扯,舒爽得让全身的毛孔都像是张开了似的,接受夜风无微不至的抚摸。
    “呜啊啊啊……”她还要承受少年时不时心血来潮的肏干,他硬是将她摁在原地耸腰顶弄,还握着狗尾巴肆意抽插,把两穴收缩的节奏完全打乱。
    被肏得艳红的穴肉竭力张开所有肉褶去包容,可却只能让受到摩擦的面积变大,乱窜的电流使得女体哆嗦个不停。
    “哈……姐姐,变成月昭的小母狗了……”拍打着已经泛起粉色掌印的臀肉,月昭跪在女人身后亦步亦趋,挥舞着大肉棒转换角度捅个不停。
    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愉悦,小巧的鼻子上都布满了汗液,却仍是咬牙坚持,招惹来弟弟的嘲笑。
    “哥哥撑不住就快射啦,我也想要肏母狗姐姐,是不是,镕哥?”
    “什么,呜啊!母狗姐姐……我,才不是哼……”羞耻的称呼让她浑身燥热,眼尾都染上了一抹红,穴道也否认似的狠吸着捣乱的巨龙,却换来阵阵比涨潮还要快速的舒爽。
    “明明就是!”夜视能力极好的小恶魔轻易就捕捉到她的反应,终于忍不住去抓那对水滴似的乳团,“是大奶母狗姐姐,一边给我们当向导一边摇奶子和屁股,狗尾巴也一直在晃——”
    “不呜呜……”许柠还想继续抵抗,可一张口就被塞入了灼热的肉棒,强烈的雄性气味盈满鼻腔,竟让她像是发情的雌兽似的淫液喷溅。
    全身又落入了男人们的掌控,月昭首先被紧致湿热的骚穴夹得受不了,气急败坏地肏干着连蚌肉都翻开的女穴:“坏母狗,夹得这么紧,哈嗯——明明是在外面还一直流水,是不是还要勾引别的男人?”
    “姐姐明明奶头被夹住了还在溢奶,流到海里去肯定连鱼都不放过!”月暮拉扯着那两个小巧的乳夹,制造尖锐的疼痛让她瞪大双眼,僵直了身子被操到高潮!
    浪花飞卷拍打的声音在耳朵里回荡,阵阵快慰也像是狂风暴雨一般席卷了成熟诱人的女体。
    震动的按摩棒和少年的肉棒以不同的速率冲撞着两穴,就连那对玉袋都扑上红肿的花蒂,几乎都要把它给压坏了。
    “呜啊啊——”许柠进退不得,双手撑着朗镕的大腿乱推,剧烈的爽慰窜过神经渗入骨髓,她除了迷乱地夹紧下身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一缩一缩的粉嫩穴肉按摩着小少年的性器,终于把那浓白的精液榨出来,全部灌进被顶得开了小口的花心,堵住蜜液的出路让她难受又舒爽地哼叫。
    “哈……姐姐,都吃进去了……”月昭不甚满足地挺动了几下半软的肉茎,像是要把精水都送到更里面去。
    高潮的余韵还没结束,又一根粗壮的巨龙便捅进了花穴,发出了响亮的水声。
    “唔——”嘴里塞着肉棒无法拒绝,许柠委屈兮兮地看向朗镕,却不知自己被情欲笼罩的泪盈盈双眼只会刺激得他更加凶狠,肉棒都顶到了她的喉头。
    接替了哥哥的位置、总算操到了女穴的月暮愉快地叹了口气,和面似的揉着两瓣臀肉,把它们往中间挤,连带微微翻开的花唇都贴紧了他的棒身磨蹭。
    “姐姐,还是好紧哈……肏开了又会合上,淫荡的坏母狗才会这样!”他一边拽着那根毛茸茸的仿真狗尾一边挺腰,两根金色的马尾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晕。
    肉棒不仅要被穴肉疯了似的推挤,还要承受隔着一层肉的按摩棒的震动,爽得他头皮发麻。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情动的红晕,初具规模的身躯也冒出了汗,把薄薄的肌肉弄的湿亮。
    “我呜呜……不是咕嗯……”许柠努力想要躲开那双在她胸前作恶的手,可摇摆起来的身躯更像是在勾引他们。
    两只涨疼的雪团左右甩动,里边涨起来的乳汁艰难地从奶头溢出一点点,其余的都像是海浪那样在里边激荡着,得不到释放难受至极。
    “姐姐的奶子摇的这么厉害,是不是想要喷奶啦?”只能在一旁无所事事的月昭屈指弹了弹乳夹,立刻听到她的一声呜咽。
    她想摇头,可朗镕却按着她的后脑勺,像是把小嘴当成可以任意肏干的穴道那样抽插,捅得她口腔酸软,涎水来不及吞咽就顺着棒身淌下,濡湿了他的裤裆。
    “不可以喷噢?刚才镕哥都没吃到多少……”恶劣的小恶魔用指尖搔了搔被夹得红肿的奶头,笑得大眼都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嗯哼……”被猛然夹紧了的肉棒不由得颤了颤,月暮总算能理解哥哥怎么那么快就缴械。
    暖湿又紧致的甬道简直就变成了肉棒的专属套子,贴合得不留缝隙,叫他恨不得连卵囊都塞进去享受一番。
    时浅时深的顶弄让许柠情迷意乱,被快意冲昏了头脑、一个劲儿地往后翘屁股,那狗尾巴也摇得厉害,看起来真的像是吃到了大肉棒而满意到极点的骚浪母狗!
    软舌围着那硕大的龟头舔个不停,在听到朗镕问她是不是涨得难受时激动得牙齿都磕上去了,歉疚地看了眼皱起眉头、正直面容有些扭曲的男人,她正欲吞入更多肉棒补偿他,却被朗镕拉了起来。
    “呼……镕哥想一起肏穴吗?”顺势把
    女人香软的身躯揽在怀里,月暮笑嘻嘻地把她的双腿打得更开,碧绿的眼眸里闪着光。
    “不,不行呜呜……会坏掉的!”生怕他们真的把肉棒塞进同一个穴里,许柠慌忙求饶,“后面,后面也可以操的,呜啊——”
    “姐姐真骚,还说不是坏母狗。”被她的淫样勾得心痒,月昭拉着她的手去握自己的性器。
    掌握着决定权的男人被她委屈害怕的表情打动,还是软了心肠:“先吃奶。”
    一把乳夹松开,白色奶汁就喷涌而出,他连忙低头去含,吸得她又哭叫起来。
    “不能,浪费啾——”月昭则堵住了另一边,不仅狠狠吮吸,还要用带着倒刺的舌头去舔弄,刺激得奶汁不停喷射,香甜的奶味顿时充满了口腔。
    ————【3135】
    是后妈喜欢的小母狗play!
    柠柠:晚晚救我!一起反抗后妈QAQ
    崔黑:隔壁的晚晚也自身难保啦嘿嘿
    --

小剧场(12)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