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追妻二三事(2)【4pH】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番外:追妻二三事(2)【4pH】

      好不容易落下了高潮,许柠还没来得及推开他们,木门又“吱呀”一声响了。
    “呀,镕哥也很快嘛!”吃了满口蜜汁的月暮抬起头来,把自己被喷的亮晶晶的唇舔干净,屁股后的黑色尾巴摇晃个不停。
    “哼嗯……”许柠吐出口中的龙首转过头,就见到高壮的男人踏着沉稳的步伐走向大床。
    她更怕了,这人操起穴来简直就跟无情的机械似的,不管她如何哀求都不会心软,理由是——她内心的真实意思是想要他更用力地肏。
    她哪有!她都被爽哭爽怕了好吗!
    “还有吗?”那双异色的眼瞳盯着还被月昭抓在手里的乳峰,这个直来直往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开门见山。
    “有噢!”把满手的奶汁展示给他看,月昭笑嘻嘻地从许柠身上下来,一副把她往火坑里推的没良心模样,“镕哥再晚一点就没啦。”
    许柠的抗议自然被无视了,当她知道两个心机小恶魔居然和耿直正派的男人关系最好时,大跌眼镜。现在这三人凑在一起,结果当然是……
    “好。”朗镕边点头边坐上床,从两人手中将无力的女体接过,把她摆成了跪坐在他身上的姿势。
    “镕哥怎么找过来的?”月暮用尾巴尖儿挠着她雪白的背,害得许柠忍不住往前躲,却是把奶头送到了男人嘴边。
    “装了信号发射器。”
    既然要玩追逐游戏,那自然不能动用特殊能力,而是各凭本事了,擅长鼓捣器械的男人将追踪器放在她的包里,很轻易就找到了她。
    耍赖的恶魔们通过灵敏的嗅觉和翅膀作弊才快了一步,不过其他人都懒得和两个年纪小的少年计较。
    “嘿……好厉害!”月昭也一脸佩服的表情,调皮的尾巴则钻入菊穴里开始摩擦,前面的穴就让给吃不了多少奶的镕哥好了。
    许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群色狼真是夸张得要命,连追踪器这种电视刑侦剧里才会出现的东西都用上了。
    不过很快,她就没心思抱怨了。
    “呜嘤,已经没有了啦……”即使一边已经被吸空了,朗镕还是咬着它不放,像是在催促她分泌新鲜的奶汁一样。
    “要是祈风在就好了……”月暮没有压低声音,大大咧咧说出自己邪恶的心思,抓过女人的手按向自己的肉棒,“姐姐帮我呜,哥哥把后面的洞抢走了!”
    被逼无奈地撸动着他的性器,而润滑的液体则是她刚才狂泻的蜜汁。
    许柠不自觉扭腰磨蹭着隔着裤子抵住前穴的火热肉茎,仰头呻吟的骚浪模样惹来朗镕的注视。
    “快点啦,另一边哼……”被冷落了的乳球痒痒的,里边的乳汁涨得她难受。
    欲求不满地抓紧了他的肩头,厚实的肌肉连指甲都只能留下浅浅的痕迹,许柠不由自主地托起左边的奶子去磨他的嘴巴,总算是让男人回过神来。
    “哼,姐姐一见到镕哥就这么主动!”月昭吃醋地用尾巴狠狠抽插菊穴,圆锥体上的黑色短短绒毛刺得她不停扭屁股,看起来更像是迎合。
    “啊啊……慢点,不要嗯……尾巴,好奇怪……”再次被吸奶的快感让她红了眼眶,朗镕不像小少年那样逗弄着吮吸,而是大力直接地咬住奶头,逼迫奶汁自己喷出来。
    “不要尾巴?那月昭换上肉棒吧!”给弟弟一个炫耀的眼神,见他愤愤的表情月昭就心情舒畅,一点爱幼的精神都没有。
    逆势撤出的绒毛磨得穴壁一阵发痒,不过好在小少年那尺寸并不输给大人的肉棒及时补上。
    “啊呀——好撑嗯……”听似抱怨,其实满足不已的娇吟令在场三人的性器都跳了跳,许柠哪里知道这些,注意力全被空荡荡的花穴给夺了去。
    她可怜兮兮地靠在朗镕怀里,唯一空闲的手胡乱的拉扯着他的裤头,却不得章法,反而把肉棒摸得又大了几分。
    女人迷乱的样子让朗镕很是受用,干脆利落地一脱裤子,举起长枪就往艳红滴水的花穴里肏!
    “进来了呜……好大……”不管被怎么操都能恢复紧致的小穴被撑得饱饱的,就连两片花唇都张开到发白,无助地抱着赤红的棒身,看上去可怜又淫乱。
    “姐姐不要忘了月暮呀……”委屈地握着她的手在肉茎上撸动,年纪最小的少年完全不想输给另外两人,肉茎在她手里兴奋至极地博动着,努力向她证明自己也很大。
    只可惜许柠无暇顾及,她只能拼命喘息,放松下身好把两根粗长的巨龙都吞下去。
    “姐姐好热情,哈……明明才十几天没操,怎么又这么紧了?”月昭低头用犬齿在她肩上磨蹭,尖尖的耳朵亢奋地抖动着,“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被射满吗?”
    若不是姿势不允许,他一定要用尾巴好好抽打姐姐骚浪的屁股——撞上去软软暖暖的,简直就是在勾引人更用力地肏她,然后把浓精尽数上缴。
    “明明是,呜嘤……你们啊——”突然就被顶到某块软肉,破碎的吟哦立刻拔高了音调,猛然加紧的穴肉让身前的男人闷哼一声,更用力往那处研磨。
    “不行哼嗯……要坏掉,了咿啊……”她哭着摇头,可身子被按得死死的,身后少年掐着她的双乳不放,还故意捏紧奶头去蹭朗镕的胸肌,而朗镕则握紧了她的腰线,肌肉遒劲的手臂难以撼动!
    “怎么不用我给你的玩具?”还有闲心问这种问题的也就只有他了,朗镕面色沉着,大约只有从他被汗湿了的深茶色头发才能看出他有多激动,“如果天天含着的话,就不会这么紧。”
    放屁!那样她连走都走不了了!而且有谁跑路会带一大堆奇形怪状的假阳具啊!!
    许柠无语凝噎,反驳还没出口就被捅碎,只能咿咿呀呀地哭求他们慢一点。Щωω 嚸ΡO1⑧嚸US
    “哼,姐姐的骚穴更喜欢快的才对,每次都会高兴得一直吸着肉棒不放,还喷好多水……”故意在她耳边说着淫话,月昭也没让操穴的动作松懈下来,挥舞着大肉棒就是一阵猛干,把水嫩嫩的菊穴插得“咕叽”作响。
    原本紧窄的穴口被强行打开,里边的媚肉更是叫他肆意欺负,龟头顶着敏感点,扭曲的青筋与粉色的棒身相当不搭配,却可以磨得骚穴淫液直流,让抽插更加的顺畅。
    前穴也没好到哪里去,层层叠叠褶皱都展露开来,把敏感地带出卖给男人,每次他挺腰往上顶,总要同时掐着她的腰肢往下摁,让碰撞变得愈来愈猛烈。
    “呜嗯嗯……”许柠毫无挣扎余地,被他们操的晕头转向不说,用来帮助呼吸的小嘴还要吞入少年狰狞的肉棒。
    “姐姐嗯……好会舔。”站在她身侧的月暮按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逃跑,甚至还要抓着她的手去撸动没被吞入的下半部分,就连卵囊也要求她好好照顾一番。
    “嘻嘻,姐姐身上的洞都被肉棒操了,是不是很舒服?”用手把白嫩的学乳扇出红印,清脆的声音刺激着许柠的神经,令许柠羞耻得浑身泛红,都快成了被煮熟的蟹。
    “呜没,没有……咕嗯……”她竭力否认,可越夹越紧的穴肉却暴露出了真实的想法。
    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因为他们的冲撞而摇摆,还是因为发情而扭动身体去迎合了。
    两个穴都像是发了洪水,甜腻的淫汁泻个不停,又让扑打在穴口上的囊袋捣成白沫,有的糊在三人的耻部上,有的则喷溅到床单,晕染一片湿痕。
    淘气的小少年用尾巴尖儿去钻她的腋窝,许柠手上就是一紧,握得月暮“嘶”了声。
    “姐姐你弄疼我了……”精致的面容上泛着委屈,可勾人的妖异眼眸却流露出另一种意思。
    为了补偿他,许柠只好把嘴张的更开,龙首一下子就捅到了喉头享受紧致的吸夹。
    当即就呛得咳嗽起来,她涨红了脸,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的娇躯颤抖着,而两条甬道也一抽一抽的,勒紧了肉棒仿佛要把精液逼出来。
    “哼哈……姐姐真紧,这样子月昭会很快就射噢?”爽得腰椎发麻,金发少年揪紧了两个硬挺的奶头左右扭动,让女体激动得骚穴都抽搐起来。明明喜欢嫩穴的紧致,却偏要用这个借口来惩罚她。
    坏透了的小少年和男人对视一眼,一同逆着狂喷的蜜液肏到深处,隔着一层肉去顶弄那脆弱敏感的小缝,只磨了几下就让她“唔唔”丢水。
    浑身烫热,被烧坏的脑子甚至觉得口中的巨物十分美味,胡乱吸舔着把那铃口溢出的液体都吞下。
    颤抖的穴道被填充得满满的,竭力用每一寸媚肉去挤压那粗长狰狞的性器,所有的快感一经花心就像是被放大了数倍,把熟透了的花房电得不停颤抖。
    她无助地挥舞着双手,仿佛溺水了一般,却被灭顶的快慰给缠住向下拉扯,陷入了无法逃脱的情欲深渊。
    “呼——赶路好累的,我没力气动了,镕哥呢?”眯起被邪意覆盖着的绿眸,月昭大大咧咧往下一躺,夸张地大口喘气。
    朗镕同样仰躺下去,靠在松软的枕头上、伸出粗糙的大手拍了拍她的奶子:“自己动。”
    “没力气了就换我来嘛……”月暮小声抱怨着——他不仅没有穴肏,还要帮着失去依靠的女人稳住身体,真是亏大了。
    许柠气哼哼地捏了捏小少年的卵囊,瞪大了水雾朦胧的杏眼表达自己的不满。
    “唔……我错了,姐姐快点啦……”尖尖的耳朵略微往下垂,可调皮的光滑长尾却去圈她鼓涨的奶团,把它们勒的更加突出。
    身下的小少年则用尾巴轻轻抽打她的背催促,许柠只好硬着头皮跪直身体,上上下下摆起屁股来。
    这群大变态,她明明才是最累的那个好吧!
    “姐姐快点啦,赶不上吃晚饭的话,就只能……”
    不怀好意的声音传来,小恶魔似乎又有了新的坏点子。
    ————【3345】
    是快乐4P!!!
    柠柠:一点也不快乐QAQ
    --

番外:追妻二三事(2)【4pH】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