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图鉴:较劲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海洋图鉴:较劲

      “把舌头伸出来。”杰拉德凑近逐渐止住哭起的少女的小脸,灰红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他学着埃舍尔之前做的,用手指揉捏穴缝上的小珍珠,力道极轻,生怕把她碰碎了似的。
    许柠见他说话时若隐若现的满口尖牙,怕得不行,不情不愿地吐出粉舌,又因为下身逐渐升起的快感而呜咽着。
    杰拉德自然不想伤到她,所以他缓缓伸出舌头,从舌尖开始一点点缠住她。两根舌头不像以往那样总是在口腔里交缠,而是完全裸露在外界,淫靡地勾拉着彼此,带来新鲜的刺激感。
    一旁观察的埃舍尔都有些嫉妒,对着她的屁股又捏又揉,在许柠不知道的地方,原本那根缩回去的肉茎又长了出来,相当兴奋地博动着。
    尝到了美味之后便有些忍不住,杰拉德微眯双眼,长舌完全卷到了被迫张开口的少女的舌根上,促使她分泌更多的甜津。
    “呜嗯……”许柠任由男人吮吸着她的舌,揪紧了绑着手腕的海草企图逃开他作乱的手指,可惜那只会让卡在甬道里的倒刺开始刮弄穴壁,制造出瘙痒和微疼,身体像是通了电一样地颤抖。
    “差不多了吧。”埃舍尔翻了个白眼,对老处男的磨蹭十分不耐,这样下去做个十年都做不完。
    慢慢松开气喘吁吁的少女,杰拉德亲了一下她的唇——比他见过的蚌类都要弹软诱人。只不过他不能咬上去,有些可惜。
    忍了许久的人鱼总算等到了机会,虽说只能委屈其中一根肉棒,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
    他掰开两瓣圆润的臀肉,吃惯了肉棒的菊穴一碰到龟头,立马就裹住它往里拉,丝毫不介意隔着一层肉差点被撑坏了的前穴。
    “啊嗯……不行!要裂了呜呜……”前所未有的紧张感使得许柠浑身都像是一根被拉到接近极点的弦,努力收缩穴肉想要拒绝,没想到却是弄巧成拙,反而把花穴里的肉茎吃得更紧,细密的倒刺一根根扎进去,随着她的急喘而勾扯着穴肉。
    “放松点,小东西吃了那么多次,怎么可能轻易就坏掉?”埃舍尔将她的屁股掰得更开,被撑得周围的褶皱都不见了的菊穴,正努力吞入他的肉棒。
    而上边那根则在臀缝里摩擦,聊以解渴。
    小东西就是这点不好,恢复力越肏越强,导致每次进去都要费上不少力气。
    他沉着一口气,腹部的肌肉都随着肉棒一寸寸插入而鼓起来,性感至极。
    再怎么夹紧都是受苦,许柠只好忍住眼泪,竭力松开穴肉,可那些软刺却又挠得她下意识想继续收缩,磨人得她紧蹙眉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杰拉德。
    意志在反复的拉扯里变得脆弱,再加上吸入了过多的催情素,快感便趁虚而入,在神经里胡乱流窜,让她情动不已。
    “呜呜……太深,不要了……”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越来越热的身体已经擅自适应了两穴被填满的状况,一缩一缩地催促他们快动起来。
    被感染得烫热不已的两根肉茎分别用自己独特的刺摩擦着敏感的肉壁,把那令人着迷的少女蜜汁都给磨了出来,穴道像是要被泡烂似的越来越软,按摩着入侵者叫它们欲罢不能。
    初次体验这般快意的杰拉德率先忍不住,他舔吻着许柠面上不存在的泪珠,下身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抽出一点,立刻听到她软腻的哀求。
    “别动呼嗯……真的会坏的——!”
    被撑到极致了的穴肉,连褶皱都要叫他磨平了,可那些倒刺偏偏勾进去,往外一拉时就想要制造新的肉褶,把小穴的模样全部改变。
    绷得发白的穴口承受着一圈圈倒刺的剐蹭,逐渐变得通红起来,又疼又痒,但她才不要承认是舒爽居多!
    杰拉德仔细观察少女的表情,两条灵敏的触须探测到她转变的心情,下身更是少了一些顾忌,在人鱼看戏的眼神下撤出更多。
    “你,很喜欢。”他灰红的眼直直望进许柠泪盈盈的眼瞳,金属质的嗓音随着他的舔吻而贴到她唇上,顺着喉管钻进她心里。
    “才,唔才没有……”小声反驳着,可身体就是逐渐被快感掌控,不用照镜子,她就知道自己的脸此时肯定是通红通红的。
    习惯了被勾扯的媚肉,发现那些刺并不会扎破黏膜之后便热情地吮吸着进进出出的大肉棒。在那样没有死角的进攻下,几个敏感点都没能幸免,一次次让倒刺勾住,几乎都变了形状,却愈发敏感骚浪。
    “呀啊——”
    埋在后穴里的巨龙突然之间也动起来,不像杰拉德那么小心翼翼,清楚少女有多淫浪的人鱼放心大胆地在菊穴里横冲直撞。
    硕大的龟头逮哪亲哪,制造出不稳定的电流,把肠肉电得失去控制,疯了一般张合着,深处喷出阵阵温暖的汁液。
    “慢,慢点!啊啊……”被吊起来的身体让他撞得前后摇摆,唯一触碰到地面的前脚掌完全没有发挥它的作用。
    许柠像是遭受拷问的囚犯一样,被肉棒鞭笞地浑身哆嗦,又没有自主地摇来晃去,把前穴吞吐性器的节奏都给打乱了。
    一时间快感就如滔天巨浪似的涌来,将她娇嫩的身躯给冲得迷失方向,只会下意识去追逐快慰的来源。
    少女的主动让两个男人很是受用,杰拉德一手抓住她被吊起的腿,另一手则用力按压那颗小小的珍珠,耸动性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捕捉到她明显更加激烈的反应时,就卯足了劲往那处撞,把她的呻吟都给撞得粉碎。
    埃舍尔也毫不相让,两手掌住那两团上下乱跳的小白兔肆意揉捏,带着鱼鳞的指尖专门刹住樱桃似的奶头,仿佛要把刚才杰拉德留下的感觉一律抹除,留下他自己的印记。
    “太咕嗯……快了……”许柠又哭了,这次是爽哭的。尽管两个男人一点默契都没有,可就是胡乱的摩擦让她欲罢不能。
    完全进入发情状态得身体来者不拒,不管是细细研磨还是大开大合,都能从中收获最大的快感。
    “哈……真不愧是我的小东西,又紧又湿……”多话的人鱼毫不吝啬地夸奖着,肉棒被浪荡的菊穴夹得极为舒爽,另一根也蹭着臀肉,肆意猥亵少女的屁股。
    他坏心眼地使着九浅一深的法子抽插着后穴,每次都要用大蘑菇把穴口磨到瘙痒难耐再狠狠肏进去,粗长的性器把甬道填充得满满的。还不忘用软刺去骚扰敏感的要命的那几个点,让她无法抑制地淫叫出声。
    “不啊啊……那里,呜哈……”许柠甩着头发,但无论如何都逃不开快感的追击。被折磨的深处不停泄出水液,如果不是在海中,定会把男人的下腹都给打湿。
    身体总是被肏得往前扑,狠狠撞入杰拉德的怀里,而那根不得章法肏弄着花穴的肉棒就趁机干到深处,圆大的龟头重重打上花心,仿佛要把那极为细小的缝隙给全部凿开。
    总是被措不及防的舒爽袭击的男人发出闷哼,很快就学会了如何反攻。
    他握紧了少女的腰线,趁埃舍尔进入时比他先一步狠狠肏到最底,把娇躯给撞过去,使得那根原本只打算浅浅调戏菊穴的性器被尽根吃下。
    猛然的吸夹让人鱼“嘶”了一声,朦胧的桃花眼凝聚起了战意,他也收起了轻敌的心思,磨了磨后槽牙就举起长枪钉入陷入了混乱的菊穴里。
    “呜嗯!不……啊呀——不要都哼……太深了……”同时被狠狠填充的两个骚穴迸发出强烈的火花,几乎要把下腹给点燃。浑身都热得不行,就连被吊在半空中的脚尖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热的冲击。
    两个男人互相较劲,惨的却是夹在中间的许柠。无论她如何想要阻止,他们都好像体会不到肉棒上的刺与穴壁之间的摩擦力,比拼着谁更能让对方受挫。
    “哼……老古董这下知道爽了?”吮吸着少女圆润的肩头,埃舍尔还不忘奚落表情微妙的兄长。
    禁欲的人一旦开荤会有多无下限他当然知道,可他就是不想放过这个自打脸的老处男。
    下身快速顶弄着,连带他深青色的螺壳上都随着动作而泛起波澜似的浅光,杰拉德紧皱着眉避开人鱼嘲弄的目光,眼睛盯着那原本平坦、此时却不停浮现起可怕突起的小腹。
    “怀……孕。”
    被顶得往前、几乎就要贴上他的脸的许柠听到了夹带着喘息的两个字,惊得瞪大了双眼。
    下身立刻就紧锁起来,像是要他再重复一次,死死咬住粗长的肉茎。可以孕育生命的小子宫也激动得喷水,尽数浇灌在男人顶磨宫口的龙首上。
    杰拉德抬眸,认真地凝视着她含着惊讶和泪光的双眼,再次开口:“怀孕。”
    “什……呜嘤……”话还没说完就被因为他宽摆腰部而在穴内转圈的肉茎给打断,她还没来得及继续说,脸就被人鱼修长的手指掰过去,然后那双美丽的唇就覆了上来。
    埃舍尔加紧了下身挞伐的速度,长舌在她口腔内仿佛巡视领地似的扫了几圈才放开她:“小东西别听他乱说,他就是死鸭子嘴硬而已。”
    是啊,有生殖隔离的吧……
    被亲得恍惚的少女想到这件事,长出了一口气,又继续陷入情欲的沼泽里去了,没注意到身前男人意味深长的眸光。
    与杰拉德对视了几秒,埃舍尔握紧那对蹦跳的雪团,长长的鱼尾上同样泛起了如涟漪的蓝色偏光。
    性器抽送的速度快到极致,强行把节奏带起来的人鱼咬住她的后颈,宛如雄兽逼迫雌兽发情那样,几乎就要把两颗尖尖的獠牙给刺进皮肤里去。
    “疼——埃舍,尔呜哼……”痛感刺激着少女的神经,可变得清醒过后,那汹汹的快慰势不可挡,迅速占领了思绪,吹响胜利的号角。
    经验不足的男人自然只能奋起直追,不顾嫩穴的挽留一次次尽根抽离,每次凶猛顶撞都好巧不巧擦过敏感点,让她娇叫个不停,就连被捆住的腿儿都抽搐起来。
    肏出了“噗嗤噗嗤”的淫声,两根肉棒几乎要把小穴给捅到失去开合的力气,只能被动承受大力的插干。软烂的小穴成了肉棒的套子,两根形状奇怪的性器都嵌入得严丝合缝,在蜜汁的冲刷下顶开最深处。
    “啊啊啊——不啊——”被顶得上下扭动,许柠尖叫着哭求,可下坠的身体尽根吃入搏动狰狞的巨龙,穴口已经都贴到了他们的下腹,就连肿胀的珍珠都没有被放过。
    杰拉德将少女往下狠狠摁住,宛如任他作弄的小娃娃,少女就哭叫着被干到高潮。
    粘腻的淫水不要钱似的狂喷,却不能阻止他们激烈的操干,乱窜的电流把她的脑海都给煮到沸腾,一个个“咕噜咕噜”冒着的泡泡上写满了舒服,破开之后掀起了巨浪,意识都给冲到了云端里。
    被灵魂抛下的娇躯,紧紧吸裹住两根肉茎,谄媚地舔过每一处,总算逼得他们忍不住释放精液,原本仅是温凉的浓精因为极为有力的射击而把她送上又一个高峰。
    浪液可比泪水要多得多,被堵住的穴道无法畅通排水,塞得满满的肚子微微鼓起。人鱼的手抚摸着那里,嘴角扬起艳丽的微笑,将射出好几股白浊的肉茎抽出来,换上另一根接着“喂食”。
    大口喘息着,许柠头晕目眩,下身撑得像是怀了孕,朦胧的泪眼里是杰拉德因为快意而扭曲了的俊逸面庞,“你们,呜……”
    “我们?”埃舍尔坏心眼地按了按她的小腹,瞟了一眼贡献出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精液的兄长,“我们是大变态——”
    “一沾上小东西就要一直肏你的色情狂。”悦耳的声音变得低哑性感,埋在穴道里的性器再一次蠢蠢欲动。
    默认了埃舍尔的话语,杰拉德眼眸深深,只有两根探动的触角能够暴露他的情绪。
    “喂一次肯定不饱,小东西多吃一点。”
    一句话,就决定了少女接下来的命运。
    ————【4057】
    柠柠哭得超大声时
    杰拉德:有点心疼又沉默地亲亲眼睛
    埃舍尔:有什么事操一顿就好,如果不行就两顿
    --

海洋图鉴:较劲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