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菜谱:突兀【3pH】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人妻菜谱:突兀【3pH】

      “哈啊——”慢节奏的攻击制造出的快感让许柠无暇思考,她的头埋在男人的颈窝里,蹭得漂亮的麻花辫都乱了。
    螳螂前肢似的两条腿夹紧了祈风的腰,脚踝之下触感良好的肌肉让她极为迷恋,几乎是本能地在上边磨动,催促着他肏干得更快。
    早在他褪去了衣物时,少女就已经失去理智,犹如一个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迫切地需要水流的抚慰。
    她恨不得全身都贴紧祈风,不留一丝缝隙,所以可怜的围裙被她以从未有过的粗糙方式扯下,孤零零地掉在脚边。
    失了神的黑瞳仿佛涂上了一层膜,自动追踪着男人的举动,又让身体自动做出淫荡的反应。
    他走近,她就乖乖抱上他的脖子;他挺腰,她就主动用小穴含住粗大的性器;他低头,她就迫不及待地献出自己的小舌……
    身体燥热干渴的状态比起吃春药有过之而无不及,骚穴疯了一般吞吃着能够解痒的肉棒,无论是喷出蜜液还是紧缩穴壁,都是十足十的热情。
    “小柠真乖……”嗓音不再像之前一样柔和,反而带上了邪魅的低哑,宛如一把小钩子,勾住她内心的骚动一再拉扯,将笼子里的欲望放了出来。
    他抚摸着少女时不时弓起的背,又滑到圆润的小屁股上轻轻揉捏,指尖放肆地探入了小小的菊穴口。
    “啊哈……”她非但没有排斥,反而将温柔的侵犯当作了奖励,臀肉紧绷只持续了一瞬间就放松下来,本不应作出性交行为的后庭贪婪地吮吸着他的指头。
    不用看也知道那张刚才还为了饺子而表情活泼生动的小脸,现在已经全是迷醉——沉浸在他散发的味道里。
    祈风从脖子到耳后的部位都被她舔过,许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鼻尖传来的气味让脑子产生了莫大的欢愉。
    好奇怪……可是又好舒服……
    湿漉漉的黑眸中闪过茫然和犹豫,又转瞬被滚滚的情欲给淹没。她像一只还未开眼的奶猫一样,依靠气味分辨出最喜欢的那个人,身体也条件反射地粘着他不放。
    乖巧的肉壁舔吮着巨物,挤出了大量的淫汁随着它的抽出而流淌,在黑色大理石的台面上汇聚成一滩水泽,又因为撞击而带动的气流泛起涟漪。
    “嗯哼……阿祈……”迷迷糊糊抬起头,她伸出舌头虔诚地舔吻着他线条优美的下巴、脖颈,再含住滚动的喉结轻咬,果然让体内的肉棒胀大了两分。
    被推平的褶皱努力想要恢复原状,皱缩着的时候更像是在给大蘑菇做按摩,舒服得上边的青筋都伸展扭动,蹭开了粉嫩的肉壁不让它合上,淫液也被逼的无处可躲,只好淅淅沥沥地被蘑菇头搜刮而出。
    “小柠,喜欢吗……”即使这个问题的答案早已明了,可祈风吻着她的发顶,柔声提出来。
    钻进后穴的手指微微屈起、抠挖着肠壁,乍起的快感让少女承受不住似的抱紧了他,身子往上躲着却甩不掉,反而是变得敏感的菊穴吐出淫液,减小了长指抽插的阻力。
    “呀啊……喜欢,好喜欢呜呜……”混乱的脑子管不住小嘴,她便只能一五一十地说出真实感受。
    许柠说完才恍惚间觉得不对劲,懊恼又委屈的模样取悦了低头等待答案的男人。
    “喜欢前面还是后面?”任由她咬着自己的锁骨呜咽,祈风依旧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抽插娇娇的小穴,就算它如何紧缩着、暗示想要更用力的肏干也置之不理。
    “呜呼……前面……”后穴里的手指当然比不过粗长的肉棒啦!
    “好孩子……”为了奖励她的诚实,祈风抱住少女柔软的腰肢,让她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那就给后面的小穴喂一点好吃的,怎么样?”
    小手扒在他的肩头留下几个月牙型的印记,许柠难受地喘息着。比炒面还乱的思绪哪里听得清他在说什么,只得胡乱点点头,染上媚红的眼角渗出泪珠,模糊了祈风的表情。
    “真乖……”
    抱着她走向被扔在砧板上的几根黄瓜,他的手还未伸出,少女身后的空间竟然扭曲了起来——
    深紫色的瞳孔微缩,祈风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地与来人对视。
    “阿祈……动一动……”被蛊惑了的少女得不到肉棒的挞伐,难受得要命,努力抬起小屁股又压下去,小幅度吞吐着。
    插在后穴的手指滑了出来,本应该随他心意而进入的食材,被换成了一根热腾腾的巨龙。
    “呜诶?”许柠有些疑惑,但熟悉了情欲的身子却自动打开穴道,容纳进尺寸惊人的性器。
    刚升起转头想看的念头,嘴唇就被身前的男人吻住,呜呜哼哼地把氧气都上供给对方,她很快就又陷入了迷茫的世界里去。
    “嗯啊……”肉棒把前后两穴都给填满,少女乖乖地挂在祈风身上任他冲撞,迷迷糊糊中还感受到带着淡淡甜味的喘息。
    耽于享乐的骚穴才不管吃进的到底是什么,只顾着绞紧了肉壁用激将法让它们更用力地攻击深处,似要把灵魂都给捅出体内。
    祈风眯了眯眼,较劲似的加快了速度,由于剧烈运动而出汗的身体散发出更浓烈的味道,却无法对另一人产生作用,反倒使得少女进一步沉醉进去。
    “好涨呜呜……”被肏得不知身在何处,她像抓紧救命稻草一般缠在男人身上,“阿祈——”
    后穴里的东西仿佛因为她的娇呼而不满,用力抽插了好几下都是对着本就没藏好的敏感点,爽得穴壁瞬间绷紧,浪液也一股股喷到前端上,还没留几秒就被刮到穴外去,滴滴答答地溅湿了三人的下身。
    可她毫无察觉,只以为那是祈风奖励给后穴的快意,更对着他献殷勤,花穴谄媚地按摩着肉棒的每一处,又因为它造成的电流而阵阵抽搐,将欢愉推到了四肢百骸。
    连用力到发白的指尖都变得酥麻,少女痴痴地嗅着祈风的脖子,就连两只小乳在他胸前压到变了形都毫不在意。
    两颗硬如石子的奶头像是要跟坚硬的胸肌一较高下,胡乱蹭着却只是以卵击石,很快就磨出了灼热的火花,麻热的感觉沿着神经爆发,连通到下身去又是一阵吸咬。
    祈风闷哼了一声,掐紧她的腰狠狠往上顶,却不料对面的人作出同样的动作,冷淡的黑瞳带着警告与他目光相接,落在少女身上时才稍微变得柔软。
    两根巨龙隔着一层肉与对方争斗,久久没有分出高下,反而苦了与它们尺寸不符的小穴,被捅得又热又湿,若不是弹性良好迟早要给它们肏坏肏透!
    “呜哼……太多了,不要,不要一起……”咿咿呀呀呻吟着的少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两个男人的战场。
    还沉浸在由美妙的松叶香气加持的快感之中,肉穴放弃了抵抗,由着两根巨物欺负调戏,粉嫩的穴肉都给操红了还委屈兮兮地努力伸展,用润滑的浪液保护自己不被顶破。
    两个龙首一同顶到了最深处,可怜的花心受着双重压力,犹如快被攻破的城门,柔软窄小的缝隙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而最外边的穴口早就被拿下,甚至在卵囊的拍打之间产生了受虐似的快感,“啪啪”的击水声混进少女的娇吟里,把四周的空气渲染得更加色情。
    翻开了的嫩肉在快到几乎看不清的抽插中逐渐升温,就算是变成白沫的黏液也发挥不了降温的作用,只会让那处看起来糜烂至极。
    “小柠乖,都吃下去才是好孩子……”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手却一个劲地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按,丝毫没有给另一个人面子的意思。
    即使知道自己的行为很过分,可他还是放任了可以称得上恐怖的独占欲,造成她对自己的依赖性就是其中一个手段——利用某些有特定作用的食物和气味,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
    只可惜还没进入下一个阶段就被打断,这也意味着他的计划再没有成功的可能性。祈风仅能将心中的不满和遗憾通通发泄在少女身上,贪恋她为自己所发出的娇哼和甜蜜的味道。
    幽暗的紫瞳仿佛只有黑夜中狩猎的野兽才会拥有,与对面那双冷淡中燃着怒火的眼睛完全不同。
    他叹了一口气,祈风甚至不惜分神去屏蔽少女对他的感知,着实是……
    处在竞争与合作的微妙关系的两人毫不留情地加快了下身的速度,不顾少女猛然拔高的尖叫声,次次尽根地肏干着早已失去自主的骚穴。
    “啊啊——不要呜!太快——”想要向上躲,可还没付诸实施就被祈风牢牢摁住,她哭着试图挣扎,无力的手脚抬起又垂落,完全变成了一具任人肏干的可怜人偶。
    “阿祈……呜呜求你……”他不是最温柔的吗,怎么会变成这幅凶狠的样子?
    许柠一抬头就是男人因为快感而扭曲了的俊秀面容,她连连啜泣着求饶,然而并不能换来他温柔的怜惜。
    前后两穴都被极快的摩擦干到红热,汹涌的快慰让神经反应变得紊乱,于是松软的媚肉在肉棒进入之时大大咧咧地敞开,方便他们一捅到底,顺便把敏感点都给刮蹭了个遍!
    “呜啊——”极端的骚乱在深处爆发,犹如炸开的烟花那样四散喷溅,痉挛着的穴壁垂死挣扎,狠狠咬住疯狂进出的巨龙,誓要也把它们给逼入绝境。
    顺势停留在穴内享受极致的吸裹,龟头重重地碾压着正处于无序张合中的花心,在它几乎就要被磨破时激射出灼热的白液,逆着甜腻的水流注入到小小的花房中去,烫得少女又是一阵哆嗦,扬起纤细脖子犹如濒死的天鹅。
    后穴也没好到哪里去,早就被改成了性欲填充地的甬道也陷入了极端的愉悦之中,吞着肉棒射出的浓精犹嫌不够,还一缩一缩地企图榨出更多。
    饱胀的感觉翻涌至全身,许柠只觉得自己像被充气的云朵,绵软的身子在欲望之中漂流浮沉,思绪里也是尽数跃动的快慰因子,将与欢愉无关的事物排斥在外,包括男人后续的言语抚慰。
    变得清晰的感官,在最后一刻察觉到了熟悉的荷尔蒙气息里混入的突兀感。然后,一切都陷入了甜蜜的黑暗之中。
    ————【3477】
    柠柠:到底发生了啥(懵逼.jpg
    后妈:我也不知道啊
    --

人妻菜谱:突兀【3pH】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