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说明书:不要说谎【HH·4k字】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 作者:崔黑

工具说明书:不要说谎【HH·4k字】

      “啾唔——”被摁在树干上的少女,非常作死地勾引还在犹豫中的男人,后果就是连舌头都给他吮吸得快麻了。
    明明他是一副很想要亲她的样子,她就勉为其难主动了一下,怎么还好心办成坏事了呢!
    大舌搅弄着温热的口腔,朗镕清楚这是第二次吻她,凭借初见时学到的技巧,反攻回去并不是难事。
    许柠气喘吁吁的,樱唇贴着他厚度恰好的唇磨得有些热。粉舌被男人的舌头抓住不肯放,舌根痒痒麻麻的,甜津也止不住地分泌,甚至溢出了嘴角,于光裸的脖颈印上水痕。
    专心接吻的男人,抽插的速度倒慢了一些,给她稍微休息的时间。花穴也慵懒地一吸一放,迎合肉棒小幅度的爱怜。
    “哼嗯……”两人的鼻息交融在一起,她杏眼带泪看着他,男人异色的双瞳模糊起来,似乎变成了两颗闪着柔光的宝石。
    许柠不知为何愈发的敏感,即使朗镕没有特意攻击,小穴的浪液也流个不停,滋润着脚下的青草。
    “什么感觉?”结束一吻时,两人的唇间还拉着银丝,朗镕轻喘着询问,语气里是鲜有的迫不及待。
    装作不满意的模样,许柠哼哼唧唧转过头,被吮红了的唇不自觉地撅起:“哼……不怎么样。”
    沉默了半晌,朗镕再次凑近,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少女红粉的耳垂。
    “啊唔!”
    下身被突然用力冲撞的同时,耳朵上传来酥麻的电流,两相结合令她娇呼出声,眼尾都带上了魅惑的红色。
    “不要说谎。”男人加重了语气强调,整齐的牙齿啃咬着弹滑的耳垂,对准了小巧的耳孔把话语都塞进她心里去。
    灼热的气息喷在耳后,渲染出一片暧昧的颜色,将不易发现的敏感点搔得发痒。
    蹿过的电流让后腰都软了,花穴更是无力抵抗巨龙的进攻,任由粗壮的棒身和条条经络狠磨而过,引发阵阵颤栗。
    许柠忍不住想推开朗镕,可惜那点力气无法撼动他分毫,反倒让他伸出舌头开始洗刷耳廓,誓要她坦诚真实的感受。
    下身每一次都凿得极深,仿佛要把深处那口小井挖通,将水源尽数掏出,给肉棒好好降温。
    “唔哈……轻点,啊呀!好舒服呜呜呜……”
    两只小乳都给他撞得不停摇晃,奶尖上紧咬着的玩具磨蹭男人坚硬的胸膛,挤压的快感令她摇头哭泣,可不管怎样摇头都甩不开越来越沉迷其中的想法。
    听到了满意的答案,朗镕这才直起上身,双手握着少女的腿窝往她身体两侧压,使得小穴更像是一朵朝他盛开的花儿,可以肆意采摘蹂躏。
    “要诚实反馈——”他侧过头轻吻着她摇晃个不停的小腿,没有丝毫赘肉又白嫩光滑,想必咬起来也是美味的。
    齿间衔住一点嫩肉磨了磨,果不其然听到少女嘤嘤呜呜的泣音,朗镕才接着道:“不然就要多用几次。”
    许柠表示一次就够了!
    加速的抽插使得还没融化的快感,再一次像滚雪球一样集聚起来,毫不留情地碾压过她的感官,印下深刻的痕迹。
    “哈……不要嗯,太快呜呜……”
    肉棒进出的速度快得惊人,抹开圈圈褶皱,撑到她出现饱胀的错觉。在娇软破碎的求饶声中,他几乎把敏感点撞坏。
    大蘑菇头狠狠钻着那处,使得整条甬道都痉挛起来,好似千万条小舌舔舐过棒身,就连冠状沟也不放过,努力制造令双方都舒服无比的快慰!
    “不呜啊啊啊啊——”滚动的雪球终究是引发了雪崩,许柠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所有的注意力都汇集在乳尖和下腹,推拒着男人胸膛的手指胡乱抓出了爪痕,也不能阻止他继续操干淫穴。
    整条甬道都收缩到了极致,把肉棒上的每个细节都握得清清楚楚,硕大的龟头还在不停顶弄敏感点,受到媚肉疯狂的包裹和追逐。
    欲求不满的深处终于得到了龙头的垂怜,被顶开了的小口竭力包容棱角可怖的异物。
    暖滑的蜜汁喷涌而出,浇在敏感的龟头上让身前的男人低哼了几声,捅得愈发深,享受极致的舒爽,
    棒身也被圈得死紧,颇有要夹出浓白精液的劲头,只可惜那样能将人抛上云端的抽搐持续不了多久,非但达不到目的,反而让快感侵蚀得肉壁愈发软烂。
    “哼嗯……”浑身的血液似乎被激荡的潮水冲刷过一遍,神经也伸展开来,将高潮的余韵拾取吸收,不顾主人的意愿径自舒服着。
    磁性性感的喘息把腿窝都给呵软了,两条小腿可怜兮兮地往下耷拉,再也不像之前因为高潮而绷直。
    许柠快要不知今夕是何夕,头靠在男人肩上,无焦距的眼瞳中是倒映在湖面的银月。
    “嗯……背有点,呼,疼……”爽完了才后知后觉,少女捶了捶朗镕的肩胛。
    刚才他撞得那样用力,连树都摇晃个不停,叶子更是互相摩擦发出“沙沙”声,在寂静的林中特别引人注意。
    “抱紧。”说话间还不忘占她耳朵的便宜,朗镕掌住还有胖次包裹的屁股蛋,又嫌不够贴合,直到手从小裤裤的缝隙中探入才满意起身。
    走动间肉茎还在缓慢进出,恰好把那处软肉磨的酸软,许柠趴在他胸前小声哼气,浪液把男人的裤子都弄湿了一大片。
    十几米的距离,走得像是一个世纪那么久,朗镕将她放下时,许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转了个身。
    “唔,不要这样……”半光着身子面对安静的湖,让人颇为羞耻。许柠忍不住想要躬身,总觉得看不见的水里投来了一道道视线,就如反射的月光把身子刺得热痒。
    可朗镕不给她抬手遮住胸的机会,两手抓住少女的腕扣在后腰,一直插在穴里的肉棒也随之动起来,捅得蜜汁喷溅。
    许柠毫无还手之力,两只小白兔没了保护,不停上下跳动着,硅胶玩具也紧紧吸着肿大艳红的莓果,拉扯得愈发用力。她甚至夸张地想,再这么撞下去,两个乳头吸会迟早被甩开、掉进湖中。
    “这样就不会磨到背了。”煞有介事地解释,朗镕空出一只手探进她的衣摆,抚摸因为粗糙树皮而变红的肌肤。
    “呼嗯——”摇着头想要拒绝,站立的两腿却自动分得更开。原本已经很敏感的背部,被硬茧一刮更是痒麻不已,许柠欲哭无泪,“别摸,哈啊……”
    “好。”停下了手,朗镕专心做起活塞运动,挺着腰逐渐加大顶入的深度,把小穴插的“滋滋”响。
    裙摆摇晃着挡不出乱喷的蜜液,有的甚至洒到湖面上砸出一阵涟漪,流动的波光里月色荡漾,晃得许柠更是脸红心跳。
    内裤一不留神就被扯碎,许柠惊叫了一声,急急回头就被身后的男人再次吻住。
    没了阻碍,巨龙便肆无忌惮起来,就连两个卵囊也可以直接拍到可怜的花瓣,撞出一股股浪潮把她的理智给击碎。探出了头的肉蒂也一并被攻击,炸开了阵阵电流让她的大腿内侧也在微微抽搐。
    层层叠叠的媚肉都因为后入的姿势而兴奋至极,绞锁吮吸着火热的性器,把弱点统统暴露在它面前,任人宰割。
    “咕嗯……慢,慢点……”小嘴也遭到了与花穴相同的待遇,不知怎的,朗镕竟模仿性器的动作,大舌在她的口腔中反复进出,还时不时卷住小舌一顿狠吸,色情到了极点。
    求饶的话都让他吃掉,两张小口一同为他所占有,少女的身躯还因为受到撞击而往前耸动,无奈两手被束缚在身后,她根本就逃不开!p/o18S典c>o>m去掉/和>)
    软嫩的肉壁几乎被撑成肉茎的形状,藏在肉褶里的花液都挤了出来,快速摩擦制造的热让许柠产生快要蒸干的错觉。
    喉咙不住地发干,她闭上眼乖乖回应朗镕,一下下舔舐着他的牙根,企图用装乖的方式博取他的宽容。屁股也翘得更高,白嫩的臀肉被他的小腹撞出了红痕。
    缺氧的感觉在脑内翻腾,更把灼热的晕眩往身体里搅,连带着小穴也咬着罪魁祸首不放,调动千万条神经去感受快感。
    “呜呜……”发出了挣扎的轻吟,许柠摇头试图从男人的吮吸中逃走,发软的双腿差一点就跪了下去。
    异色的眼瞳里是少女泛着痛苦和欢愉的粉面,朗镕轻咬了下她的唇才放开,埋头啃吮她白皙的后颈和肩膀,情动的性器也带着十足的热情肏干着淫乱的小穴。
    多汁的肉壁就像捣不烂的软嫩果肉,而且愈肏愈成熟,香甜的淫靡味道随着抽出的动作而逸散,被夜风裹挟着环绕两人交缠的身躯。
    许柠气喘吁吁的,思绪一下被他撞得好远,又因为束在背后的双手而无法完全逃脱,就如风筝似的一切都由他操纵的线把控。
    “不行呃啊……好累呜呜……”力气一分分流失,全都用在了夹紧穴中的入侵者,却像是竹篮打水一般,没有丝毫作用。许柠抽噎个不停,下腹盘旋的快感以极快的速度上升,冲击着泪腺令她两眼泛泪。
    泪珠沾湿了长睫,划过下颌、脖颈,直至跳跃的小白兔上才被甩开。她迷迷糊糊看到平静的湖面泛起波澜,打碎了一弯月影。
    “再坚持一下。”已经被他肏熟了的穴肉无法再阻止性器的侵占,朗镕低喘着安抚可怜的少女。下腹紧实的肌肉贴着她,就连奇异的纹身都像是要刻到她的肌肤上。
    两个卵囊把蚌肉撞得“啪啪”响,大蘑菇头更是次次都挤入宫口疼爱一番,因为激动而愈发鼓起的经络磨开肉褶,不放过任何一个敏感点,直把许柠舒服得翻起白眼,连淫叫声都逐渐变得沙哑。
    “唔哼……求你了,快嗯……射啊……”四肢百骸都翻涌着快意,少女分不清哪里更舒服,脑中只有结束的念头,她也毫不犹豫将它吐出口,看不到身后男人一向正经的表情是如何龟裂的。
    朗镕松开了她的手转而去揉捏两个雪团,揪拉乳尖上的玩具为她制造绝顶的快感,下身操弄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仿佛是最后一场欢爱那样不顾一切!
    “嗯啊啊啊——”胸前的玩具突然被拔出,穴中的性器也一下子撞到最底,发出甜沙的媚叫,许柠眼前一白,彻底打开了的身子迎接他强有力的射精。
    酣畅淋漓的快慰席卷了全身,穴肉抓住巨龙用力吸绞,誓要把所有的浓精压榨而出。深处被顶开的小口如饥似渴地吞咽着过多的热液,花房不住颤栗喷汁,变成了龙首的专属按摩器。
    恍惚间灵魂都冲出了体外,径直被撞入了眼前的湖中,持续下坠的失重感和溺毙在情欲里的恐惧重叠又分开,满溢在神经里的快感就好似一个个气泡,沸腾破裂,炸得她张口却无法发出声音,只能濒死似的喘息。
    胸前尖锐的疼早已转化成钝钝的热和胀,被朗镕揪拉着舒爽得要命。许柠下意识挺胸扭腰,宛如月下淫荡的女妖,承欢时还不知满足地继续勾引。
    低沉的粗喘自喉咙发出,男人将昏昏沉沉的少女揽在怀中。舍不得那紧致湿热的小穴,性器依旧堵在其中,享受着软软媚肉的乖巧吮吸。
    “呃呜……回家……”直到昏睡过去的前一秒,她还惦记着这件事。
    朗镕低头看着把脸埋到他臂弯里的少女,仿佛那样就好像能躲过高挂在空中的明月的视线,鸵鸟般的行为可爱至极。
    凌乱汗湿的头发落在他胸前,与纹身交缠在一起,勾得他的心有些痒。鬼使神差地挑起几缕放在鼻尖轻嗅,是洗发露的清香混合着汗液的微涩,不同于他闻惯了的各种冷硬金属味。
    异色的眼瞳闪了闪,他放开发丝抱紧了她。心中的好奇早在许久之前就消散得彻底,取而代之的是他暂时无法弄懂的感觉。
    对于这个总是要勾引他、过了瘾就想逃开的无情少女,朗镕束手无策。
    原本用力的啃吮变成了蝶翅颤动般的亲吻,落在她委委屈屈皱起的眉心、还挂着泪的眼睫上。
    思绪如生锈了的齿轮无法运转,餍足的男人打算像以前一样先把问题搁置到一边——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带她回家。
    ————【4112】
    某黑:镕哥是不是忘了啥
    朗镕:?
    某黑:后面那个也可以……
    柠柠:闭嘴!
    所以接下来——(ω)
    --

工具说明书:不要说谎【HH·4k字】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