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熊小姐_分节阅读_2

亲爱的熊小姐 作者:作者:安度非沉

亲爱的熊小姐_分节阅读_2

      “……”

    你神经病啊!谁跟你好久不见!谁用你说第一句生日快乐!大半夜你来干什么!相弥想摔门,柏之笙抬了头,相弥盯住了那双眼睛,感觉自己越来越高。

    噗一下,顶到了门框,后脑勺生疼。

    相弥惊恐地看着惊恐瞧着自己的柏之笙的惊恐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  娱乐向。bug很多欢迎大家指正。

    以及在入坑前安度君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从道德高地上下来……

    安度君写人物,尤其是主角,不会用腹黑,冰山,傲娇,蠢萌等等固定的词汇去刻画一个人,人是很多变且很立体的,举个例子假如原本主角A是很乐意帮助别人的,但是某天被冤枉了的同时被炒了鱿鱼,家里逼婚可是她喜欢一个女人,和家人大吵一架,出门又被车轮溅起来的泥水泼了一身,这样的一个人,走在路上,遇见一个很需要帮助的小孩子,但是这条街上这种乞讨的骗子很多,搁平时说不定主角A犯傻就给了钱,但是今天心情不好,又想到这条街骗子多,就没有给这个孩子帮助,但是这个孩子刚好是特别特别困难,没钱她就立马要被黑心的老板打死了,这样的情况下能指责主角A吗?不能,所以我个人是很讨厌对人物的刻板印象,要全面了解过,才知道这人是个怎样的人,行事为人如何,而并不是通过一件事情给她盖棺定论,看小说当然是大家看着爽就好了所以主角就帅到底,一路大杀四方,我不行,我写不来这样的,我的主角一定会做错事,会悔悟,会固执地去做明知道不对的事情,会犯傻,偶尔还圣母,或者是特别蠢,或者是其他非常不讨喜的属性,当然这本书里的主角我不确定究竟是怎样的,因为在这种时候情感是高于理性的,理性高于情感的话这种情感倾向很强的小说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像是走在街上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不合脚的鞋子用蹩脚的方言打电话,第一反应是粗俗,接着就给她下了定论,可是万一她从没化过妆,这次只是想去见自己很久没见的孩子,希望他看见自己觉得她过得很好呢?比如走在街上有个人踢了一条狗一下,大家就纷纷指责这个人不爱护小动物,没有爱心,良心坏了,可万一路边就是横冲过来的车,狗狗看不见往前走,那人心急之下抬腿把狗挡开呢,就像是我养猫,从来不让它出门,它一想出门我就凶它,它很可怜地喵喵叫,我如果把这样的行为只写在一个人物身上,大家就会觉得,啊这人心理阴暗啊怎么的,但是没人知道我家外面是别人家的农田,放很多农药要毒死老鼠,猫吃了会死翘翘的,我家因为猫偷跑出去死了四五只,我不能不这样狠狠凶它把它塞回家里保证它活着。

    管中窥豹,盲人摸象,一个人的正面和侧面长得全然不同,一件事情只能反映他或她在这件事情上的行为,不能对人品盖棺定论。我原本想回复评论的,可是想一想,走了的人是回不来的,我的回复她们也不会看见,先入为主的观念根深蒂固,后面的一切都惘然。

    最开始说了这么多话只是希望大家在看我的人物时,从道德高地上下来,如果不在上面就更好了,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喜怒哀乐不可能做什么都像是圣明,无论是人物还是情节,安度都有不足之处,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们是幻想出来的却不是妄想出来的,所以,像是那些看爽文只要主角金手指一开做什么都正确的不能接受这样的可以离开了,安度君珍惜每一个读者也珍惜每一个建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是凭空论断就不能接受了。

    以上。

    2016.08.28

    ☆、bsp; 02

    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柏之笙傻眼了,她抬眼才勉强看见相弥脑袋顶在门框上俯下身子看自己,身上呲啦呲啦好像竹笋穿破土地的声音一样长出厚厚的棕色毛来。

    相弥用长长伸出去的鼻子触到了她的脸,她抬起手去摸了摸相弥。

    毛绒绒的,软软的,高高大大的,眼睛小小的亮亮的。

    相弥……变成了熊。

    为什么会变成熊啊!柏之笙在自己二十七年的人生历程中从来没见过这种奇闻轶事,眼见着相弥也傻了傻,如果熊脸能看出表情的话,一定是:一脸懵逼。

    她不由自主地打量现在的相弥,看起来是幼熊的模样看起来还是比较可爱的,圆圆的耳朵耷拉着,黑漆漆的小眼睛里似乎喷射着意味不明的怒火,鼻子水灵灵的,咧开嘴下面是尖尖的无坚不摧的牙齿,坨下去的肩膀毛皮很厚但是还带着幼熊的稚嫩感,肚皮毛毛的颜色似乎还浅一些,两只爪子在身前无辜地搭着,身下是被撕成两半的外套,浴巾丢在那里堆成一堆。

    “相弥……?”

    “嗷——”相弥发出了这样的怒吼。

    直立行走的熊,柏之笙咽了一口唾沫,相弥刚才那一声惊天动地只怕惊动了邻居不好办,连忙侧身进去,被相弥用熊爪子一把拎了出来:“嗷——”

    “……”哦对这是七年前,相弥还很讨厌她。

    但是,如果就放任着相弥左嗷一声右嗷一嗓子,一会儿就会有人打开门出来看看这是什么情况,然后看着,好家伙,熊啊!然后第二天的头条就绝对是相弥和她执爪相看泪眼无语凝噎的照片。

    “相弥,你现在变成了熊,为了不吸引人注意咱们先进去从长计议。”先用话稳住相弥,柏之笙以为自己再一次看见相弥能够节约时间皆大欢喜地在一起,合着一抬眼还没有看见七年前清纯可爱的相弥,相弥就立马变成熊。

    变个小猫或者小狗都可以啊为什么是熊啊!柏之笙哀求地看着相弥,相弥熊脸上似乎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变成熊智商也下降了吗?只剩下排斥她的本能了吗!

    柏之笙心里凉凉的,不由分说地用尽浑身解数把她推进去,关上门,拉起浴巾来,就跟对待自己家似的轻车熟路找到浴室,把浴巾挂回去,出来一看,相弥还是呆呆地站在玄关那里愣着,可能是不能接受这种事情。

    放在谁身上也接受不了啊!柏之笙又打开门把蛋糕拎了回来,摆在茶几上,深吸一口气,拆开包装盒要用刀子给她切蛋糕。

    “相弥,二十岁生日快乐,喏,我给你点蜡烛,你吹掉然后许愿,许一个你变回人的愿望,然后我们吃蛋糕,好不好?”柏之笙用了自己这辈子最温柔的语气,把蜡烛一根根戳进去,二十根蜡烛戳进去之后摆摆手招呼相弥。

    相弥还站在那里,熊脸懵逼。

    只见她缓缓地摊开了两只前掌,握了握,尖尖的爪子一看就是可以轻易把柏之笙脖子拧断的,柏之笙咽了口唾沫,暗暗想着七年前的相弥对她不要仇恨那么深。

    相弥又挠了挠自己的胳肢窝,又愣愣地摊开双手再看几眼,低下大脑袋,拍了拍胸脯又拍了拍肚皮,砰砰的像是打地毯把灰打出来的声音,又愣愣地扭过脑袋来看她。

    “……”柏之笙有些方了,她可不想死在这个时空啊!双手合十站在蛋糕旁边,“来吃蛋糕,乖。”

    “……呜……”相弥发出了这种委委屈屈的声音,往前挪了挪后爪,又收回去,再挪一挪另一只,又收回去,一**坐在地上,“呜……”

    “噢噢噢!”柏之笙像哄小孩儿似的蹲下身子跑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爪子,“相弥乖,会变回来的,来许愿吧!”

    相弥一掌把她的手打开,火辣辣的疼,熊的力量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她龇牙咧嘴地揉了揉手背,千请万请把她从地上请到了沙发上,她自己坐在对面。

    相弥坐沙发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毕竟是幼熊,个子虽然高了一些但是圆圆的耳朵一耸一耸的怎么看怎么可爱,柏之笙有些想不通了,七年后因为一场失败的试验她穿越回了七年前,但是这怎么看都不会间接改变人体基因让相弥直接变个物种啊!

    心事重重地点蜡烛,一根根点着,火光盈盈地闪着,点了最后一根,相弥还是坐在那里傻傻的不动弹,这打击太大了一时半会儿连她都回不过神来何况原本就有些死脑筋的相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柏之笙轻声拍着手唱起了生日歌,相弥也伸出两只熊掌来拍着,身子一晃一晃的,目光紧紧盯着她准备的生日蛋糕,“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相弥往后撅了撅**,硬生生把沙发往后推了一尺,然后对准蛋糕,噗哧一声吹了过来。

    但是,大概,用力,过猛了。

    她吹了柏之笙一脸奶油。还粘着蜡烛。

    “……”熊似乎开心起来,乐呵呵地拍着两只熊掌晃着身子,甚至于瘫倒在沙发上几乎成为葛优第二。

    柏之笙睁开眼睛,把自己脸上的蜡烛拿掉,叹了一口气,把剩下的蜡烛拿掉,切了一份蛋糕放在相弥面前,又切了一点点放在自己面前:“许愿了吗?”

    熊点头。

    乖乖的一只看起来才有之后的样子,柏之笙抽了一张纸巾将自己身上的奶油擦了擦,轻声问道:“许愿变回人了吗?”

    熊点头。

    “……”看来是没有什么效果的。

    柏之笙起身,去洗了洗脸,把自己整理一下出来,相弥盯着奶油发怔,两只爪子在茶几上搭着,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不能吃?柏之笙看着她尖尖的爪子,赶紧去找了指甲钳,但是想了想,这就好像拿着筷子和敌人搏斗一样,都是自己找死的事情,于是去找了钳子,拉起相弥的爪子。

    相弥一掌又把她呼开。

    “相弥……”她倒在一边吃痛地揉了揉腰,起身,“剪掉指甲会安全一些,你也不想你家的沙发和桌子都坏掉吧!”

    相弥用爪子对着她的脸就招呼了过来。

    这是有多厉害的深仇大恨。

    一道劲风在眼皮底下就停了,柏之笙战战兢兢地看着相弥收回爪子,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的声音。

    好啦考虑你是熊啦!柏之笙又死皮赖脸地坐了过去,端起蛋糕来,再切分成几大块,拿刀子岔起来:“相弥乖,张嘴。”

    熊冷冷地盯着她,然后犹豫了一下,张开嘴把那块儿蛋糕吞进去。

    好大一张嘴。柏之笙冷汗涔涔,相弥再用些力就可以把她的脑袋一起吞进去。她既然不知死活地来到了七年前,就已经有了被七年前的她对付的准备,即使是做好了觉悟,但是这突如其来的一环也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熊疑惑地摸了摸肚皮,歪歪头,熊脸凑过来,盯准了她的眼睛,如果熊会说话,那柏之笙猜她一定在疑惑自己没有下药毒死她还是怎么的。

    依稀记得七年前,那件事还没有发生的时候,相弥和她的关系水火不容,她还记得相弥不知死活地要抢她男朋友傅冬荣,等等……相弥生日前她还没和傅冬荣在一起,那就是两个人争夺学生会副主席傅冬荣,她还清楚记得自己只是表达了一下对于相弥的不耐烦,就有人借着自己的名号在学校论坛上辱骂相弥整容女,傍大款。

    从此就水火不相容,谁看谁都不顺眼的阶段。做什么都和相弥是反的,她七年前自视清高,高贵冷艳好大一朵白莲花,画画的出了很多本画集,小有名气心比天高,也就不拿相弥这个名字奇怪,又除了可爱长相没什么特点的开网店的小女人当一回事。

    等她在这样的纠缠中爱上相弥时,却发现一切都回不去了。

    所以,有穿越回来的机会,她从七年前回来,早些对相弥好一些,让相弥少受一些苦。

    问题是,那个机器是不稳定的,她只能每五天来一次,一次一天,而七年前的自己被置换到七年后的机器里面去失去意识,她也没有办法开口对相弥解释这事情。

    让相弥相信她们以后是相爱的?呵呵。

    “来,张嘴。”又插起来一块儿递过去,相弥紧紧闭着嘴巴摇了摇头,然后,张开双臂(?)把她抱起来,扔到玄关那里去,打开门,把她推出去,柏之笙一个趔趄,倒退几步站稳后,相弥冷冷地关了门。

    “你明天有课的吧!”

    “……”门又开了,相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又把她扯了进去。

    这力气真大啊!柏之笙感觉自己就是一块儿破布,被扯来扯去随时都会散架,被丢在沙发上,她揉了揉自己身上的肉,浑身都疼,抬眼看看相弥,两只小眼睛里写满了委屈。

    好好好你最大都听你的。

    柏之笙一下子起了身,抓起了相弥的手机。

    相弥还是维持着直立行走的状态,狐疑地看了看她,然后,一**坐了下来,龇出了自己一口锋利的牙齿。

    ☆、bsp; 03

亲爱的熊小姐_分节阅读_2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