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

为人师表 作者:老陈醋

分卷阅读60

      为人师表 作者:老陈醋

    分卷阅读60

    谁打的?”说着立马去找消肿的药膏。

    纪橦从他背后环住他,语气里难得带了点撒娇:“和我爸出了个柜。”

    宋临川细细的给他涂药膏,药膏涂上去冰冰凉凉的,缓解了那火辣辣的疼痛感。

    “早知道我就跟着你去,你爸就只会打我了。”

    “还是算了吧。”纪橦伸手摸了摸宋临川的脸,风轻云淡的样子,“打你也不行啊,我还不是会疼,心疼。”

    宋临川按在纪橦脸上的手指用了点力,见纪橦皱了下眉又很快放轻力道:“打你我就不心疼了吗?你爸说了些什么?”

    “他让我跟你分手来着。”感觉到宋临川又用了点力,纪橦急忙装作很疼的样子瑟缩了一下,“你轻点!疼!”

    “抱歉。”宋临川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你呢?”

    即使知道纪橦不会跟自己分手,宋临川还是忍不住害怕,万一呢,万一纪橦的父母坚决不同意,他又怎能看着纪橦左右为难?

    “我啊。我就说,我很爱很爱他,爱到不行了,一辈子就认定他一个了。”纪橦何尝不知道宋临川的心思,只是他父亲那边,一切还是一个未知数。

    宋临川没回应纪橦这表白不是表白解释不是解释的话,擦完药后凑上去轻轻吻了一口。

    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却是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份宁静。

    纪橦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惊得想把手机直接关机!纪子诚打来电话,是催着自己分手吗?那他要不装作不在没接到?那他再打过来怎么办?

    最后,纪橦还是接了电话,为防止纪子诚万一情绪不稳骂出点什么有违宋临川书香门第风气的话,纪橦没有按免提,还伸手推开了离得极近的宋临川。

    “橦橦。”纪子诚的声音居然不是暴跳如雷而是小心翼翼,“我和你妈妈,通了个电话。”

    “嗯。”纪橦无意识的抓紧了身边的沙发抱枕,心中似有千万浪涛,纪子诚居然和谢晓霞通了电话?!他们不会是吵了个天翻地覆吧?!或者更严峻的情况,他们会不会联起手来逼他分手?!

    “那个,这周周六,你们有空吗?”

    “啊?”纪橦一愣,他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

    “我和你妈妈,想要请……吃个饭。你们不是五年了吗,我们也没有什么表示。”

    纪子诚停顿的地方是因为实在不好定义这个称呼,按照纪橦的说法,那个宋临川似乎比他小不了多少,直接叫宋临川不礼貌,叫小宋似乎又太占别人便宜。可是让他对着自己唯一的儿子说“你男朋友”又实在开不了口。

    好在纪橦并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是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表示?能有什么表示,无非就是说明,他挨得那一巴掌确实没白挨!

    纪橦看着宋临川笑得眉眼弯弯:“好啊。”

    挂了电话,纪橦扑到宋临川身上,笑:“这周周六,陪我回去拜见你的岳父岳母!”

    宋临川学着纪橦刚刚的语气,同样笑得眉眼弯弯:“好啊。”

    ☆、番外三

    番外三:林小朋友和韩清雨篇

    林书华结婚的时候,韩清雨让林书华喊纪橦当伴郎,本来林书华也是这样想的,就找纪橦说了,纪橦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只是知道了这件事的宋临川不高兴了。

    他们其实在婚礼当天有别的安排,原计划是中午喝过喜酒就可以了,下午就出发,可是伴郎是需要陪伴一天的,这样一来他们的原计划就被打乱了。

    宋临川不满极了,抱怨道:“明明计划得好好的,非要来这一出,他又不是找不到其他人了。”

    纪橦一阵好笑,说:“其实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你看我们的宋大绅士居然也会发脾气了,挺好的。”

    宋临川拽着纪橦就把他压在床上,道:“我还没发脾气呢。”说着就看似粗暴凶狠实则温柔得不得了的吻了下去。

    可怜了纪橦,安慰了宋大绅士一个晚上,才终于得到宋大绅士的点头。

    关于纪橦和宋临川的事,韩清雨猜了个七七八八,所以当两人一起来时,她也毫不奇怪。

    林书华精心打扮之后还有点小帅,和韩清雨站在一起看起来还真是郎才女貌。

    纪橦五点不到就得起床陪着林书华去接亲,宋临川心疼他睡不好,亲自开车去,让他在车上补觉。

    左右也就那么十多二十分钟,大马路上的路灯还亮堂堂的,真没有什么好睡的。看在宋临川一片好心,纪橦就闭上眼睛假寐,实则思绪飘远。

    林小朋友也要结婚了啊,莫名欣慰怎么办?

    中午的宴会来的大多是双方的亲戚,婚礼就比较正经,晚上的时候才是真的欢闹了。

    伴郎真正的作用要发挥了,新娘大家不好意思灌酒,新郎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不让新郎在新婚之夜烂醉如泥,就是伴郎的任务。

    林书华也是后来才知道找纪橦当伴郎是一个多不明智的选择,宋临川本就不准纪橦多喝酒,挡酒这种事怎么可能会让他去做。而宋临川自己要开车,也是不能喝酒的,所以直接撤了个挡酒的下来。

    另一个伴郎是林智远,林书瑶还在呢,怎么会让他强撑着挡酒?

    两个伴郎作用接近于无,林书华酒量又不怎么样,没两下就被灌得迷迷糊糊了。

    他再次半推半就地喝下一杯酒,然后笑呵呵的就扑上了韩清雨——旁边的纪橦。

    醉鬼林书华力气居然还不小,纪橦第一下没挣开,被抱了个满怀之后就动不了了。宋临川看着,险些没绷住温和斯文的面孔。也不敢强行拖走林书华,纪橦忍住了,就盼着这家伙什么时候转移目标。

    结果林书华直接嚎开了:“爸!你别走啊!”

    这下晕乎的就不止林书华了,纪橦难得呆滞了一会儿,有些茫然的看向旁边看戏的林书瑶:“你们的爸爸有抛弃过他吗?”

    不待林书瑶为自己温柔体贴热爱家庭的父亲正言,林书华又开始呜呜呜的嚎哭,跟个熊孩子哭闹一样光打雷不下雨:“我错了!我爱的是你啊!”

    纪橦拿不准他这个“爱”是不是接着上面那句“爸爸”,只觉得周围人眼神都有些奇怪,除了看好戏的韩清雨和林书瑶,哦,还有一个半醉半醒正晕酒的林智远。宋临川不算,他的眼神不奇怪,就是很明显的不悦。

    林书华已经用上了勒的力道,有些疼,纪橦还没说什么,宋临川倒是第一次在人前黑了脸,看起来随时有把林书华扔出去的可能。

    林书华继续嚎啕:“你怎么忍心抛弃你的亲生骨肉?!”

    纪橦有些跟不上他的剧情:“我哪来的孩子?”

    “我啊!爸爸你不要我了吗?妈妈不要我,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幸亏宋恺不在,不然可

    分卷阅读60

    -

分卷阅读60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