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为人师表 作者:老陈醋

分卷阅读39

      为人师表 作者:老陈醋

    分卷阅读39

    下,可不是似曾相识,若不是戴着热自己兴许还要戴一整天呢。

    “哦!”林书华凑到纪橦面前,“宋老师的围巾和你的好像啊!同款吗?”

    不是同款,就是同一根。不过这句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纪橦随口嗯了一声,面不改色的继续看书。

    “诶?今天怎么没看见你戴围巾啊?”林书华顺手拍了拍纪橦的书包,似乎没有围巾。

    纪橦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我家里人觉得我冷。”

    完全没有立即意识到纪橦的特殊家庭情况的林书华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漏洞,还颇为惺惺相惜的一点头:“我妈也是。总觉得我冷。现在就想把我裹成粽子了,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是不是能把我裹成春卷。”

    纪橦无动于衷。

    自从冷空气开了个闸,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凛冽得近乎刺骨的寒风,天总是昏昏沉沉的,连着几天都没有个好天气,早晨雾气极重,又久久不散,跟霾似的。在这种天气里,就算有霾,也全然被冷风夺走了存在感。

    北方温度虽然更低,但是南方的寒风也是不容小觑,加上没有炕头这种神器,室内室外一个温度,冷了个对穿对。

    纪橦和宋恺上学,宋临川出差。纪橦有些不舍,因为要上课,他连送别都做不到。要不是没有家长能给他请假,他都想放弃前两节课多看宋临川几眼。

    宋临川伸手揉了揉纪橦的脑袋,稍稍滑下去一点摩挲他后脑勺的发根。发根头发短一点,手指刚刚可以陷入进去,软软的,并不扎手。

    宋临川很喜欢摸纪橦的脑袋,跟安抚一个小孩子似的,想把人放到心尖尖上宠着。宋临川手没有移开,就着一手拖行李箱一手摸头的姿势,微微低着头和他小声说话,温声细语的,站在一旁的宋恺连个气声都听不到。

    即使见面也是谈的正事,两人太久没有聊过了,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明明两个都不是话多的人,但就是想和对方分享自己的事情。聊的天也没什么逻辑,想到什么说什么,说到有趣的地方就相视一笑。

    明明两人没什么特别亲密的举动,宋恺还是觉得自己跟个超了额定电压的灯泡似的闪闪发光。

    如果自己早恋,这两个人一定要负全责!说起来,纪橦也属于早恋吧?宋恺看宋临川的眼神一下子有些诡异,从白锦书到纪橦,这个跨度可是有点大啊。

    三个人是走路去的,车站和学校顺了一段路,宋临川家离学校也不远,平时开车主要还是宋临川在学校也经常外出,学校又不给他准备车。

    出电梯的时候宋临川就放下了手,但还是靠得很近的同他小声交谈。行李箱拖在地面上发出响亮的哗哗声,宋恺不得不感叹两个人听力真好,或者是两个人已经默契到不用听见声音也能明白对方想要说什么了?

    仔细想了想,宋恺还是更愿意接受第一种解释。他全程不敢直视两人,一路走一路踢一小块干泥巴,还不敢用大力,生怕泥巴散了没得踢。可真是憋屈,能不能先溜了?环卫局的叔叔阿姨们可真是敬业,一条路上连块石子都没有,这块泥巴还是去花坛里捡的。那他有什么办法?他难不成去踢树叶?

    复习的进度始终还是比上新课要快,加上课程紧,真是一刻都不敢放松。纪橦没时间去想宋临川,只能学习。

    代课的是一个女老师,看起来年纪有些大,总是一副笑模样,像个慈眉善目的菩萨。而且这个笑和章业龙的笑是完全不一样的,看着就如同春风拂面,整个教室都能暖上三分。

    宋恺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在学校上晚自习了,然后陪着宋临川一起回家。宋恺如今高一,晚自习是在九点半结束,因为纪橦比他晚半个小时放学,平时的时候都是他自己回去,宋临川开车和纪橦一起回家。

    一点也不像亲生的。

    现在纪橦也没人陪了,宋恺主动提出等纪橦半小时然后一起回家。结果两人刚出校门,宋临川就跟掐着点一样给纪橦打来了电话。

    纪橦其实还在思考刚刚还没做完的一道物理大题,手机震动的时候愣了一下,看清上面的备注后严肃的面色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

    “今天忙不忙?你才到,好好休息,十点多了就别给我打电话了。”

    “今天没有安排,在学校教职工宿舍呢。我没事,倒是你,早点睡,明天还要那么早起床呢。记得吃早餐。”

    宋恺伸手吊住了自己的书包肩带,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上赶着找不自在。

    和宋临川随便聊了几句,纪橦心情好多了,那道烦人得不得了纠结了好久的电子在磁场中的偏移问题似乎也亲切了不少。

    只是,他似乎把题目的一个已知条件忘了。忘了就忘了吧,不想了。纪橦转头和宋恺聊天:“打算选文科还是理科?”

    “理科吧。”宋恺离纪橦近了些,两人身高差不多,看起来跟两兄弟似的,可惜两人确实不是一个辈分的,“理科是不是特别容易掉头发?我是不是该早点护发了?”

    纪橦伸手抓了一把头发,带下来了一根一个指节长短的,想到自己洗头的时候一抓就是好几根,沉重的点了点头。

    宋恺皱着眉,然后借着昏黄的灯光细细的瞅纪橦头发:“我觉得你看起来还好啊……不对啊你容易掉头发还让我爸摸?”

    路灯很高,光线就发散了不少,加上行道树密密匝匝的遮蔽着,纪橦的脸几乎溶于夜色中,完全看不真切。他极缓却是极其郑重的开口,几乎是一字一顿了:“我乐意。”

    宋恺硬生生打了一个寒战,也不知道是被纪橦吓的还是刚刚那阵冷风吹的。

    他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不做声了。

    谁知那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代课老师居然严肃得很,平时确实是温温柔柔的笑,可上课的时候脸一板,眉一皱,声音也是中气十足。特别是批评起人挑起错误来,真有点横眉冷对的样子。不过她身为学校的骨干教师,教学质量自然是不遑多让的,不少同学都能跟得上她的教学,也能有不少新收获。

    只是可惜了诸如王孟希这类人,好不容易对化学提起点信心了,如今几乎被她一次次的毫不留情的评判打击得体无完肤。

    王孟希化学有进步,不少时候也能及格了。但在二十六班这样的学霸班中其实完全不够看,几乎还是垫底的那几个。王孟希偏科得如此厉害,这个代课老师自然很容易注意到她,经常把她单独叫过去分析错题。

    或许学生天生对这种严厉的老师有些忌惮,王孟希比入学考了27分面对宋临川时还紧张。偏偏这老师就喜欢让你给她讲,讲的时候又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弄得王孟希忐忑不安。

    这样一逼,王孟希化学倒是更进了一步。

    半个月的时间说短

    分卷阅读39

    -

分卷阅读39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