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为人师表 作者:老陈醋

分卷阅读9

      为人师表 作者:老陈醋

    分卷阅读9

    些,纪橦摸了火机引燃,陈叔就站在一旁伸长了脖子看,又不敢凑的太近。火光猛的窜出来,立刻就响起了连续的爆炸声,虽然不长,但像足了鞭炮。

    玩够了,纪橦回家的时间就晚了些。谢晓霞听见开门声,随口问了句:“怎么去了这么久?”

    纪橦偷偷藏了藏手指,扯谎道:“看着时间还早就下楼跑了会儿步。”又看见谢晓霞穿戴整齐,正在围围巾,纪橦诧异道:“妈你要走?现在这个时候你去哪儿啊?”

    谢晓霞没有抬头,道:“我还有事,明天再来找你,早点睡,守不过十二点就别守了。还有,这几天外面污染重,别跑步了。”

    纪橦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话了,送走了谢晓霞,家里又只剩下了纪橦,他实在看不下去春晚了,关了电视,有些怅惘。

    外面爆竹声声,家里静得几乎能有回音,外面灯火阑珊,家里虽是灯火通明,却只照亮了一个人。倒是,不如不来,或许这个时候陈叔也不会走,还陪着自己守岁玩闹。

    洗了澡,纪橦实在无事可做,又实在没人可以倾诉,干脆睡觉。

    才一躺下,电话铃倒是响了,夹杂在愈来愈响亮的爆竹声中,倒是挺不易被听见。

    是林书华,电话那头噪音特别大,林书华只能扯着嗓子大声道:“纪橦!新年快乐啊!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守岁,就先祝福了!”

    林书华的声音中透着愉悦,应当是玩得很高兴了,纪橦被他的热情感染,也大声回复道:“新年快乐!玩得开心!”

    电话对面的喧闹声似乎更大了,林书华啊了一声,道:“玩什么开心啊!我姐和我表妹联合起来坑我呢!诶诶!碰!七万!纪橦我不和你说了,挂了啊!”

    电话挂断前,纪橦听见林书华的声音:“胡什么胡?怎么她的七万你不胡就胡我的?你们太耍赖了!”然后是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我爱胡谁的胡谁的!别赖账啊!给钱给钱!”

    纪橦听着,忍不住笑了一下。其实仔细想想,不管什么时候,都似乎不是那么坏,总要有些令人开心的事,否则生活多么无趣啊。

    开学的时候,林书华十分的闷闷不乐,从头到尾都明明白白的写着四个字:我在生气。

    至于他生的是谁的气,林书华是这样说的:“我真是脑子发抽了才会答应和那两个狼狈为奸的人打麻将!我打了一下午,压岁钱输得干干净净!别以为我没看见她们分钱时高兴的那个样子!”

    谭程铭笑着刺了他一句:“那就说明你压岁钱不够多。”

    “去你的!”林书华瞪了谭程铭一眼,“三个人赢我一个人,你去试试?”

    谭程铭啧了一声,道:“那也说明你手气不好。”

    林书华无话可说了,看来,他生气的对象,是他自己。

    ☆、第 7 章

    第七章

    林书华开学就赢来了一件大事,原因无他,手机模型事件东窗事发,林书华在寝室玩手机再次被抓了个现行。

    这次的查寝老师丝毫没有手软,十分冷漠的看着装可怜的林书华,边记寝室号和林书华名字,边道:“手机没收,期末在家长的陪同下到学校德育处领取。具体时间等学校通知。”

    刚从压岁钱被赢完的阴影中走出来的林书华以毫不庄重的注目礼送走查寝老师,环视着面无表情的各位室友,道:“……我觉得今年我一定犯太岁,诸事不宜。”

    预言成功的谭程铭为防报复不敢落井下石,只好一言不发装透明。

    正在看书的郭景杰赏了林书华一眼,实诚道:“你先通知家长吧,唐老师绝对要和他们面谈的。”

    纪橦补充道:“你可以先写好检讨。距离熄灯还有半个小时。”

    林书华:“……”真是谢谢你们的热情建议。

    果不其然,第二天大课间的时候,唐姝连课间操都没让林书华去,而是安安静静的等到第三节课下课,用非常平缓非常温和非常礼貌的声音“请”走了他。

    林书华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表情还没摆出来,唐姝就用了一种平和得令人毛骨悚然的语气道:“你这是第二次犯了吧?”

    一个明明是反问语气的疑问句式,引得林书华后背一阵阵发寒。想了想,多说多错,林书华选择低头不语。

    唐姝把他交的手机模型拿出来,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唐姝不喜欢和学生玩心机,但不代表她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道理人人都懂。她不想做一个□□专治的班主任,有些事情只要不过分她向来是能忍则忍。

    林书华面上一红,心知唐姝已经知道这个手机只是一个模型。

    唐姝紧紧的盯着林书华,面无表情,语气也算得上温和,却就是让林书华心惊肉跳:“你说怎么办吧?”

    三个问句,林书华一个都答不上来,秉承沉默是金的原则,林书华还是不说话。

    这种情况很正常,唐姝也知道自己要不到他的答案。

    纪橦不知道林书华和唐姝谈了多久,他回教室的时候,林书华已经开始写检讨了。对于这件事,毕竟是自己犯错在先,林书华除了叹了几句自己的倒霉就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倒是提了一句周末借纪橦手机一用。

    纪橦随口问了一句他要做什么,林书华忽然一怔,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说要干什么。纪橦好奇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选择用威胁追问道:“你不说我就不借。”

    林书华更是窘迫,最后还是道:“就我一个朋友,我以后和她不联系了总得给她说一声吧。”

    “朋友?男的女的?”纪橦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这个反应很奇怪啊,你该不是网恋吧?”

    “没有没有!”林书华差点被呛了一下,赶紧矢口否认,“真不是,就普通朋友。真的。”

    林书华这种几乎算得上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令纪橦心中好奇更甚,想了想,忽然开口:“韩清雨?”

    林书华瞬间被噎了一下,表情一下子变得不可描述。最后,他用一种古怪,好奇,心虚并且微微有些崇拜的复杂语气试探着说道:“你是猜的还是?”

    那就是韩清雨了。纪橦看着林书华,道:“你和她还保持着联系呢?”

    林书华:“她主动找我,我也不好不回啊。这样也就多聊了几句。不过我保证不是网恋,真的不是。”

    纪橦没有就这个问题过多的纠结,林书华的恋爱问题和他关系确实不大,相比起来他觉得多做几套题或许更重要。

    这一次林书华被学校通报批评了,通报的老师带着不知道哪里的口音念到:“高2018级26班林书华,玩手机。”通报的时候唐姝就坐在讲台上守晚自习,听见林书华的名字抬头看了他一眼,并不能算是严厉,

    分卷阅读9

    -

分卷阅读9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