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棒棒,两个蛋…

和消防员哥哥恋爱后(1v1h) 作者:爱喝金银花露

一根棒棒,两个蛋…

      程景言射得特别深…
    江情软软地趴在他穴口,脸上的汗水和他身上的交融在一起,几波潮喷后的身体疲累到不可思议,连放在他怀里的手指都不愿意动一根,隔着一层皮她能听到他射精后穴腔里传来的剧烈心跳声…
    小肚子里面暴涨的很,他S透审还没完全软下来,也没从她体内撤出去,有种要被顶暴的感觉。
    她娇气地哼唧了两声。
    程景言宽厚的手掌顺着她的背脊,长指勾着她黏在脸颊上的黑发,别到耳后,亲亲她的额头,又亲亲她的发顶。
    这种极致性爱后的温存极其可贵。
    即使什么都不说,都能让双方心理上得到最大的满足。
    终于等到他半软着被里面的媚肉排挤出来,没有性器堵着,紧跟着就排出一道温热的混合着精液的粘液,沾得两人的私处到处都是…
    “老婆,伺候你洗澡?”程景言的声音温柔极了,像是浸了水。
    运动了一波,身上黏黏糊糊的,当然要洗澡了。
    江情没矫情,“嗯”了一声。
    两个人怎么躺着的,程景言就怎么抱着她进了浴室,江情脑袋搁在他的肩窝处,像只树懒。
    程景言一点都不觉得她是个累赘,抱着她放水,拿衣服,顺道还要颠颠她,像是宠孩子似的。
    走过洗漱台的时候,江情就在镜子里看到满面红光的自己,羞涩地微垂了眼睑,一不小心就看到程景言那根软下来走来走去跟着晃荡的性器。
    唔,软下来都那么大,沉甸甸的挂着…
    难怪穿着裤子那儿都能拱起一大坨。
    她刚刚就是骑着这个东西爽到天上去的……
    “再看它可就又要硬了,老婆,你想再来一次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时间…唔……”
    程景言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用小手捂住了嘴,“不可以,我明天要考试,还要复习会呢。”
    她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刚刚叫的。
    板着小脸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瞪着程景言,仿佛他要敢做,她就真的生气了一样。
    程景言一手托着她的小屁股,一手过来捏她脸,“考完试给我补回来。”
    江情内心划过六个点。
    还没过完考试呢,这就预约了…
    水放得差不多了,江情没动一根手指头,程景言帮她洗了身体,目光如火地在她凸起的小腹上看了好一会儿,那里面都存着他的精液,稍稍一碰,就有一些从她下面流出来,被水稀释…
    她下面太窄了,他按肉她的小肚子按了好一会儿,都没排干净,索性把她抱在浴缸旁边的水台上…
    她泡的太舒服,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被他捞出来身体感受到了凉意,汪了水的桃花眼看着他,“……好了?”
    他分开她的腿,喉结上下滑动了下,“我帮你把里面的东西吸出来…”话才说完,身体就压了下来,头凑到她下面,对着那红肿的小口吸了一大口。
    “唔……嗯……别……”她臀瓣猛地缩了缩,身体跟着颤抖起来,双腿下意识地夹住了他的头,他的大掌又绕过她的腿伸过来肉她的小腹。
    又吸又肉,他舌头又极有技巧,舌尖沿着她通红的肉珠扫到两片花蕊,舌尖往里面一抵,狠狠挤了挤,含住吸吮,就听到一声极大的吞咽声…
    这哪里受得了的?
    她娇躯瞬间紧绷成了一道半月牙形,喉咙里溢出了哭腔,没一会儿就直接被他吃得潮吹了…
    下面猛烈收缩,夹杂着精液喷了他一脸。
    呜呜呜…
    程景言抬脸看着意乱情迷的小娇娇,身下兄弟早就不甘示弱地站立起来了,雄赳赳气昂昂地叫嚣着他也想吃!
    C!
    吃你的大头鬼!
    程景言给她细细柔柔地又清洗,擦了身体,吹了头发才抱进了床铺里,亲亲她的额头返身又回了浴室。
    冷水澡冲起来…
    江情原本还想着复习会再睡的,谁想到眼皮实在沉重,程景言到床上的时候,小姑娘已经酣睡了。
    程景言掀开被子一角,躺了进去,抱着娇娇儿呼吸相闻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江情又被闹醒。
    程景言脱了她的小内裤,她一条腿挂在了他的腿上,他火热的昂长紧紧地贴着她的肉瓣前后揉搓,刚刚苏醒的小花穴口被那热烫磨出了汁水…
    男人炙烫的体温隔着一层布料从背后透过来,像是一个坚实的发热T,叫她不由自主地往他怀里钻了钻,小屁股情不自禁地紧紧贴着他的耻毛,随着他来回的耸动,娇嫩的肌肤被刮得微微发疼,却更刺激了小口里的淫液往外流。
    “几点了…”她终于清醒了过来,喉咙里的声音夹杂着刚睡醒的迷蒙。
    “还早,六点。宝贝,今天要考试…”他说。
    “知道还弄?”
    程景言专心致志地磨,硕大的龟头像是玩弄似的顶她湿漉漉的阴蒂,顶过来顶过去,手从她睡衣下面钻进去,一下握住了她的乳房,指腹拨弄着乳尖,喉间溢出低低的“嗯”音。
    “昨天说好就来一次的。”她声音娇滴滴的,听得人心软成了水。
    “嗯,我答应你了,是只有一次啊。”
    “现在是今天了…宝贝,来波战斗爱,给你的考试加个油…”他荤话连篇,也不等她潮喷,下面感觉湿润得可以,就握着昂长,龟头沾着水液湿润了下,对准小口往里面顶了进去…
    里面就算水液充足,却窄小得他只灌进了个龟头。
    “嗯……呃……慢点……”江情被顶得头皮发麻,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面躲,却被他强势地按回怀里,炙烫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旁,气息一下就沉了。
    “乖,把腿分开一点。”
    “我尽量快一点。”
    她的腿是往后挂在他的大腿上的,此刻根本作不上力抬不起来。
    男人往后面撤出了一些,见她扭了扭身子,无奈地放开她的乳房,手提着她的腿抬高,他腰腹沉着往上送了送,一鼓作气,滑进了紧致得有些过分的甬道,被撑开的媚肉瞬间像是一个个触角上的吸盘似的,紧紧地吸附在他的肉根上,他稍稍一个抽动,那媚肉便如汇聚了灵魂一般,激烈地蠕动起来。
    似要将他盘踞在性器上面的青筋都一根根吸吮一遍。
    “呼——”
    太爽了!和她每次做似乎都像是第一次做一样,箍得他头皮发麻。
    “唔——慢点,好撑……”
    过多的饱胀感和热烫感叫江情忍不住弓着背,太多了撑得她小腹发酸,程景言的腿撑起来,把她的腿挂到他的腿上,大掌握着她的细腰就狠狠抽插起来…
    被子里面被拱得热气腾腾,水液摩擦声更是响彻耳旁,不消一会儿的功夫,两人性器相接的地方就被磨得汁水潺潺,湿哒哒的一片…
    江情被顶得仰着脸受不住地呜咽着叫。
    程景言一口含住她的耳珠,潮热的气息吹散不开,全都喷在了她的脸上…
    她脑袋里像是有烟花炸开,几欲灭顶的快感将她淹没,眼角生生比出了生理泪水,挂了一脸,流在他枕在她颈下的手臂上。
    他手臂弯曲地摸她的脸,然后从她的领口里伸进她的衣服里,握住她的乳房,肉成各种形状,身下“啪嗒啪嗒”地没完没了地C,直把她操得身体不停地哆嗦,哭着求饶,底下一缩一缩的喷水…
    侧躺着还是有局限X。
    程景言在她第一次喷水时,就把她的身体翻了过来,跪在了床上,伸手把她的衣服推到了脖子那儿,两只奶子在空中弹跳了下,他摸住两只,性器就在后面直直地捣入了最深处,江情被插得脸埋在枕头里哭叫了起来。
    后入和女上男下的T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粗壮的性器几乎每一下都顶入了最深处,六快四慢,狠狠地插入,对着骚心碾磨了一番再撤出来,媚肉都被拉出半截,又被狠狠地捅进去,每一下又重又深,沉甸甸的囊袋恰恰拍打在她肉嘟嘟的阴蒂上,如此反复频率极快地攻击。
    江情只觉得整个灵魂都要被他插透,一上来就这么刺激,根本不给她适应的机会,快感多得要溢出来,根本无法掌控,顿时哭得撕心裂肺,“呜呜呜……轻点……老公……受不了了……”
    程景言在她的肩头落下湿吻,舌尖沿着她凸起的脊梁骨一路往下滑,撞击的同时对着她的细腰就是一个轻咬,咬得她那儿酥痒一片,被他舔吻过的地方都起了一层J皮疙瘩,头猛地往前仰起,细腰往下塌了,小屁股一下翘得更高了…
    这样的T位更便于性器的钻弄。
    每一下都插得那么深,那么透彻。
    程景言恶趣味地打了下她的小屁股,“老婆…你下面小小的,怎么能有那么多水……”
    江情被那一掌打得有些懵,臀瓣倏地一缩,腿就麻了,底下水液汹涌地滑了出来,滴滴答答全都泄在了床单上…
    “呜……”
    程景言被她突然这么来了一下,腰窝都被夹麻了,顿时精意上涌,他双掌握着她的屁股对着那粉嫩的小洞就是一顿狠C。
    “呜呜呜……”江情脸色潮红,叫得嗓子都哑了,身后的男人终于像是想起她今天还要考试,滚烫的精液全数灌在了她的甬道里…
    江情出门的时候已经靠近八点。
    程景言叫了车,一早上的剧烈运动,她快要饿昏了,上车后才发现司机帮忙带了附近很有名的早餐。
    一根油条,两个蟹h包。
    一旁的程景言心情极好,左眼眸子更是精湛,S着精光,俊朗的容颜染着明媚的笑意,“不是说家里小孩要去考试都这么吃,寓意要考100分。”
    江情愣了愣,听着他嘴里“小孩”的称呼,心里满满的都是被宠着的感觉。
    但是。
    人家吃的是一根油条两个J蛋好么…
    程景言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头突然凑到她耳旁说:“其实…棒棒早上你不是吃了,连蛋吃了两颗,现在早餐改变一下食谱不会影响分数,这家店的蟹h包汁水特别浓郁,快尝尝。”
    江情倏地一张脸爆红起来,脑袋里像是被扔了颗炸弹,乌眸瞪圆了地看他。
    啊!
    难怪!
    难怪早上他去了浴室一定要她帮他口,还说口一口,今天考试一分百。
    这男人……真的是——
    !!!
    --

一根棒棒,两个蛋…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