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味的黄昏(校园NPH)·03 ыsнuьen.čo

玻璃糖(BG短篇集) 作者:又洧

橘子味的黄昏(校园NPH)·03 ыsнuьen.čo

      事后,徐梦珧替慕枳将衣服一件一件穿上。
    虽然刚刚结束一场性事,但徐梦珧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多乱。
    慕枳对这样的情况有些不满,撅了嘴巴。
    徐梦珧低低笑着,凑上前去便是一个吻。
    推了推对方的胸膛,慕枳侧过头,小声说:“不能再来了,要出去了。”
    两人打开房间门,却发现楼下空无一人,不多时门外吵吵闹闹的,四个身高差不多的少年拌着嘴,手上拎着装满食材和零食的购物袋。
    徐家卫生间里有慕枳的洗漱用品,干脆一边刷牙一边凑热闹。
    桑平无语,“我们都去买了菜回来,你还没刷牙,小橘子你也太磨磨蹭蹭了。”
    满口白色泡沫,慕枳也懒得反驳桑平。
    只有徐祎轩盯着慕枳两颊的绯红,眼神怪异。
    四人回来的路上顺便给慕枳买了早餐,于是慕枳便安安心心地当一条咸鱼,看他们在厨房里忙活。
    桑平与夏汀溪不是做饭的料,干脆帮忙打下手。
    颜聆负责切菜,而收拾完带回家行李的徐梦珧则掌勺。
    徐祎轩是徐梦珧的弟弟,比他们小一岁,刚从初叁升高一,此刻正同慕枳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没有作业就是好呀,是不是小轩轩?”
    闲着无聊,慕枳逗弄起平日里有些迷糊的徐祎轩来。
    果然徐祎轩老实地摇摇头,说话慢条斯理的,“有作业也不难,很快就可以做完。”Ⓟǒ⒅xyz.viρ(po18xyz.vip)
    是了,徐祎轩从小到大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
    成绩好,人又乖,虽然是个男孩子,但就是没闯过祸。
    慕枳听了“哈哈”大笑,徐祎轩一脸迷惑,没想明白自己说了什么,竟然让枳枳姐这么开心。
    忽然想起什么,“枳枳姐,高一的课本可不可以借我看看?我想提前预习一下高一的知识,等开学了发了新书我就还给你。”顿了顿,又接着道:“哥哥的不知道放哪里去了。”
    慕枳一听,终于明白了自己与学霸的差距有多大。
    往厨房那里看了一眼,四个人正忙得热火朝天,慕枳懒懒应了一句:“好呀,反正现在也没事干,小轩轩我们去找一下吧。”
    徐祎轩点点头,跟在慕枳身后就去了慕枳的家。
    这一片的房子都是小独栋,房型结构也差不多,慕家与徐家正好是一排,只是中间隔了夏家与颜家。
    白日里家长们都外出工作,家里只剩下这一群小孩子。
    而慕枳的情况更为特殊一些,在她年纪还小时,母亲因病去世,而父亲害怕继母对慕枳不好便没有再娶,两父女相依为命。
    直到初叁那年,慕枳的父亲收到工作上的调令,但考虑到时刻特殊,只能一再延期。
    终于中考结束了,慕枳的父亲才同她提起这事。
    但慕枳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同父亲走,不愿意离开她的小伙伴们身边。
    软磨硬泡也没有办法,慕枳父亲只好拜托左邻右里照顾自己唯一的女儿,只身一人前往他市。
    工作不忙时一周回来一次,工作忙时可能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好在有周围邻居和青梅竹马的照顾,慕枳也一直生活得开开心心、健健康康。
    慕枳慢悠悠地往家走去,海边的夏天,时间接近中午,太阳晒在皮肤上,像一层热刺。
    徐祎轩沉默不语地跟在慕枳身后,偶尔快要超越慕枳时,又忽然慢下脚步。
    慕枳本就白嫩的肌肤在阳光下白得刺眼,徐祎轩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等走进家门时,慕枳额头上已经有一层细汗,她抬手用手背擦拭,“好热呀。”
    七月份的天,能不热么。
    慕枳的房间也在二楼,海风将窗帘吹得鼓起来,是早上颜聆把窗户打开的。
    慕枳“唔”了一声,站在房间里有些茫然。
    “小轩轩你等我想想啊。”
    上一学年的课本用完便随手塞了哪一个角落,更何况她的房间还是夏汀溪收拾地多一些。
    双膝跪在木质地板上,慕枳弯腰在翻落地的书柜。
    慕枳喜欢看书,也喜欢写故事。
    她最大的梦想是想当一个童话作家,给孩子们写每晚的睡前读物。
    因此她房间有一个非常大的书柜,而书柜里放着的几乎都是她爱看的书。
    “也不在这儿呀……”
    扭动着身子往各个角落里搜寻,就是没找到目标。
    往右边又挪动些许位置,慕枳微微翘着屁股,终于在最底层找到了自己高一上学期的课本。
    “啊,找到了!小轩轩你是要高一上学期的就好呢,还是全部都要?”
    就在她将要转过头去看身后之人时,忽然一具滚烫的身体贴向她的后背。
    纤细但有力的双臂从后往前搂住她,微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耳后。
    “我可以都要吗?枳枳姐,包括你。”
    --

橘子味的黄昏(校园NPH)·03 ыsнuьen.čo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