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在梦里出现·10·年年岁岁(微h·HE完结

玻璃糖(BG短篇集) 作者:又洧

你没在梦里出现·10·年年岁岁(微h·HE完结

      我高潮了但程嘉颍还没有。
    他似乎是想要一洗前耻,变着花样折磨我,但就是不射出来。
    我被他翻来覆去地操弄着,直到凌晨才放过我。
    那时的我已经又累又困,眼睛都睁不开了,浑身湿淋淋的。
    恍惚间好像被他抱着去卫生间洗了澡,总之当我第二天醒来时,我整个人都睡在干爽的床上。
    相比较于我的浑身酸疼,且布满他留下的痕迹,两眼下的暗沉更是能看出昨晚被折腾得够呛。
    反观程嘉颍,他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男女差异此时凸显,我瞧他哼着小曲儿给我做饭的模样有些愤恨。
    我和他就这样过了一个没羞没燥的暑假。
    临近开学前我回到了春台,程嘉颍对我很是不舍,甚至在离开前的一个晚上在床上狠狠地折腾我。
    我怎么哭着向他求饶都没有用。
    狠厉地将性器插进我的小穴里,后入的姿势让他入得又深又狠。
    带着暖意的唇一边亲吻我的脊背,一边恶狠狠地问我:“还敢不告而别吗?”
    我眼里噙着泪花,他的性器每一下都撞到最里面,让我腰酸,甚至有点支撑不住。
    但他的双手有力地禁锢住我的腰,让我不至于整个人都趴下,而是撅着屁股的姿势。
    “呜呜……不敢了……你轻点呀!”
    “回去以后会不会联系我?”
    “啊哈、啊啊……会的、一定会的……”
    在得了我的肯定答复以后,程嘉颍这才封住我的唇,顺便将我的呻吟声吞掉。
    ……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出版社工作,成为了一名图书编辑。
    而程嘉颍选择继续读研。
    只不过这一次我回到了川和工作,我们能相处的时间便更加多了。
    一年后,一个平凡的日子里,程嘉颍忽然向我求婚,我不敢有片刻的犹豫,生怕当晚他又坏事做尽,让我第二天下不来床。
    随后的一切都这么水到渠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带着我去把领结婚证给领了。
    我盯着手里的两个红本本,还有无名指上的钻戒,有些恍惚。
    程嘉颍见我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紧张,“后悔了?后悔也没门,你已经是我老婆了。”
    听了他的话,我直接无语,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想法那么地丰富。
    翻开结婚证,凝视着刚拍的结婚照,照片上的我头发已经快到肩膀。
    这阵子工作太忙,甚至忘记了剪头发。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开口问他:“程嘉颍,你是不是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
    这一次轮到他一脸无语的表情,“纪暖暖,你是小傻子吗?你什么样子我就喜欢什么样子,因为我爱你。”
    说着,他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
    我将结婚证缓缓贴向心口,闭上双眼。
    爸爸妈妈,你们放心,又有一个人,他爱的是我最自然的模样。
    因为今天去民政局领证的缘故,我特意向上司请了事假。
    上司听闻了我的理由,还对我说了句“恭喜”。
    下午无事可干,又同程嘉颍在家里腻腻歪歪。
    顺带将结婚证拍了张照片发给小姨看,小姨也很欣慰,一直在说:“你们要好好的。“
    忽然就想起两年前,我同小姨说自己有了男朋友,而且这个男朋友还是我的青梅竹马。
    结果小姨面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支支吾吾半天,才同我说道:“其实你离开川和的那一年暑假,我接到了好几次那个孩子的电话,短信也有给我发过。都是在问你的情况,也请求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他。但我想着既然是你主动断了联系,就婉拒了他。”
    那一刻我心底非常动容,纵使我放弃了他,他好像也一直未曾放弃过我。
    想着这些,我将他的脑袋扯过来,对着他的嘴巴就是吧唧一下。
    这一亲不要紧,他又来了劲,下身的滚烫抵着我,换来了我的一个白眼。
    直到饭点将至,他才忽然告诉我今晚有个饭局,是同学聚会。
    中午到家后,早早便把脸上的淡妆给卸了,此时我看了一眼镜子里素面朝天的自己,睇了他一眼。
    程嘉颍也自知理亏,将我从梳妆台前拉起,随意给我塞了套衣服,催促道:“我媳妇儿不化妆也好看,快点快点,省得他们等我们。”
    我和程嘉颍在高中并不是一个班级,但因为当时我同他还有苏然的关系都不错,因此和他班上一些人也相熟。
    而另一个层面上,按照程嘉颍的说法,那就是:“今天可以带家属。”
    没错,我就是他新上任的老婆大人。
    到了雅间里,瞟了一圈来人,我才终于知道程嘉颍不想让我打扮的原由——
    今天苏然也来了。
    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幼稚。
    但面上还是堆满了笑意同每一个人打招呼。
    大家见我是同程嘉颍一起来的,有点见怪不怪。
    不过程嘉颍明显对这个反应不满意,逢人便要领着我给大家介绍:“这是我老婆,纪暖暖,还记得吧?”
    待介绍完一圈,众人看我和他的目光这才有些不一样。
    和他关系好的几个人“啧啧”两声,拍了拍他的肩膀,似是有些难以置信。
    我和他在唯二的两个空位坐下,坐定后才发现另一侧的人竟然是宋曦妍。
    见我转过头,宋曦妍对我微笑:“嗨,纪暖暖。我叫宋曦妍。”
    我有些诧异,没想到她竟然会知道我的名字。
    没有刻意去问她,我回以微笑,算是打招呼。
    同学聚会这种场合,说起来都有些无聊,更何况我与他们并不相熟。
    但作为少数的“英年早婚”对象,我和程嘉颍还是被迫灌了许多液体进肚。
    大家起哄说无论如何也要喝几杯酒,但我的那份都被程嘉颍给挡了,让我换成饮料。
    几杯喝下去想要上卫生间,我小声同程嘉颍说了一句便出了雅间。
    结果洗手时,碰见了正在镜子前补口红的宋曦妍。
    我对她微微点头,抽了一张擦手纸擦干手上的水渍,而后正准备离开。
    忽然宋曦妍叫住我。
    “纪暖暖。”
    我回头望向她,眼里尽是不解。
    她盯着我瞧了片刻,这才开口:
    “我会知道你,完全是因为苏然。你和苏然走得很近,但是好像并没有在一起过。”
    说着,她将口红盖上盖子,收回包里。
    “后来我向苏然告白,但是他拒绝了我,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闻言,我愣住。
    “然后我问他,是不是纪暖暖,他竟然红了脸,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说着,她嗤笑一声:“当时我就觉得你俩真好玩,互相喜欢但就是不告白。我也不是真有多喜欢他,他不喜欢我我也就算了。”
    顿了顿,她的神情似是在回想,在不甚明亮的灯光下有些迷蒙,“其实高中那会儿我就是无聊,后来喜欢看苏然、你,还有程嘉颍叁个人的互动,那感觉特好玩,像在看戏。因为程嘉颍明显也是喜欢你的。”
    听到这里,我大为震撼,总觉得眼前的宋曦妍和当初的宋曦妍不是一个人。
    “所以拍毕业照那天,我趴在窗户上看见了你,感觉你像是在找人,我猜你要找苏然。果然看见你在门口,然后我假装自己要亲他。”
    说着,宋曦妍耸了耸肩,“我当时凑他那么近,只是想恶作剧,我和他说你在门口看着,果不其然他推开了我。然后你跑了,他在后面追,再然后他看见你抱着程嘉颍。”
    她“唔”了一声,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又接着说道:“其实这几年我回想起来,觉得挺对不起你和苏然的。听说后来你失踪了,苏然急得挨个问你们班的人和你有没有联系。对不起啊,当初如果不是我……”
    未等她说完,我便打断了她。
    “没关系,你不用再介怀了。而且——”我低头看了眼右手无名指的钻戒,“我现在已经是程太太了。”
    留下这一句,我同宋曦妍告别。
    回到雅间里时,饭局已经接近尾声,同大家作别后,我牵着有些微醺的程嘉颍回家。
    刚一进家门,他忽然一个翻身把我抵在门上,低头就开始猛烈地啃咬我的唇。
    “唔……程、嘉颍……”
    我伸手去推他,但他却纹丝不动。
    他的唇离开一些,这才放我喘口气。
    “乖,叫老公。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
    我装作生气,故意不喊他。
    结果他反而委屈上了:“老婆……你不会知道苏然也喜欢你以后,就变心吧?”
    我这才知道,我同宋曦妍的对话他大概听到了一些。
    叹息一声,我回抱住他,整个人埋在他怀里。
    “傻老公,我爱你。”
    人生有时候就是如此,你会遇见许多人,但凡事除却适逢其会,也可以相信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我与程嘉颍,就是最好的例子。
    ;
    ——————————
    番外可能写也可能不写,写也是写肉。写吗?
    --

你没在梦里出现·10·年年岁岁(微h·HE完结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