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在梦里出现·09·夹心软糖(hh)

玻璃糖(BG短篇集) 作者:又洧

你没在梦里出现·09·夹心软糖(hh)

      我想起下午去超市他明明没有买避孕套……
    于是我瞪他:“没有套不许进来!”
    他可是个医学生,不会连前列腺液也有可能让女性怀孕都不知道吧?
    如果他知道还不带套进来,那我就要考虑一下,不分手留着他让我明年当妈吗?
    听了我的话,他不仅没停下动作,甚至狡黠一笑,又俯下身子,伸手拉开了床头柜。
    然后我就看见满满一床头柜的避、孕、套。
    我:“……!”
    我被这副景象弄得瞠目结舌,说出的话也有些结巴:“下午、下午你、你明明……”
    话未说完,被他接了话茬:“没买是吧?傻暖暖,我抱着你怎么睡得着呢?当然是一大早就出去买了。”
    他慢条斯理地撕开一个避孕套,给昂扬的巨物戴上,接着掰着我的右腿抬起,架在他坚实的肩膀上,然后整个人朝我压下。
    滚烫的阴茎抵在我的小穴口慢慢研磨,刚刚高潮过的身子本就敏感,不出一会儿又吐了水。
    “傻暖暖……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的神色难得温柔,像小狗般湿漉漉的眸子坚定地望着我。
    我忽然就想起了许多年前,我总是会因为他这双眼睛就败下阵来。
    我的心底刹那间一片柔软,抱住他的脖子,我扬起头稳住他的嘴唇,甚至伸出舌头舔舐他的唇角。
    他被我勾得粗重喘息声,再也忍不住,粗长的阴茎直直插进我的身体里。
    猛然间被异物入侵,哪怕前戏做足了没有那么痛,但也有些不舒服。
    程嘉颍大概也不是那么好受,进去以后缓了一会儿,才艰难地耸动着。
    他闷哼一声,然后在我耳旁开口:“好紧……暖暖里面好紧,好温暖。像回家了一样……”
    虽然我听他说骚话会湿,但也会不好意思,只能沉默不语,以此来消除尴尬。
    渐渐地他再也忍不住,开始大力抽插起来,顺带一只手还要抚慰我的阴蒂。
    双重刺激下我忍不住扬起脖子呻吟。
    “嗯……啊哈……太快了……程嘉颍你慢点……”
    对于我的话,程嘉颍没有理,而是闷声猛干。
    “啊哈……太快了……呜呜……”
    突然程嘉颍抱着我的身子低吼一声,我俩都愣住了。
    “……射了?”
    我不太确定地问道。
    闻言,程嘉颍黑着一张脸不说话,抱着我冷静了一会儿,起身抽掉避孕套,打了个结扔进了垃圾桶里。
    没忍住,我还是小声咕哝了一句:“这也太快了……”
    声音虽小,但还是被程嘉颍给听见了,只见他脸色又深了几分。
    见他活像个黑脸阎王,我瞬间闭了嘴不敢吱声,顺带往后缩了缩。
    他长臂一伸,抓住我的右脚脚踝,朝他的方向一拉,我整个人又离他更近了一些。
    滚烫的吻先是落在我的额头,然后一点点向下,眼睛、鼻尖、嘴唇、脖颈、锁骨、乳沟、小腹……
    最后来到我的叁角地带,他先是在我的阴蒂上落下一吻,而后伸出舌尖顶弄一下。
    我被他刺激地尖叫一声:
    “不要……!”
    接着他的唇舌再次向下,来到我早已湿濡的穴口,先是嘬了一口,然后我听见他砸吧一下嘴,说了句:“好甜。”
    我羞愤得不行,只能伸手捂住冒着热气的脸颊。
    接着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吸着我的小穴,甚至伸出舌头捅进去,模仿着阴茎插入的动作,深深浅浅地抽插着。
    忽然他的舌头好像碰到了什么地方,我整个人就是一抖,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呜……不要、不要碰那里……!”
    但我的“不要”听在程嘉颍的耳朵里仿佛成了鼓舞,他越发凶狠地用舌头顶弄那个位置。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手不受控制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只觉得下身的淫液一股一股往外流,最后都被程嘉颍吃进了嘴里。
    就在我的娇喘越来越快速时,程嘉颍的舌头忽然从我的小穴里抽离。
    没了东西填满的小穴越发空虚难耐,我扭了扭身子,半抬起头,有些迷惑地看着他。
    只见他下体已经一柱擎天,那长度那粗度都非常可观,我盯着圆润的龟头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程嘉颍正低头给自己戴上今晚的第二个套子,戴完以后我自觉地张开双腿,让他可以轻易进来。
    结果他只在穴口研磨,就是不进去,我被他折磨地心痒痒,只好主动扭着屁股想去吃他的阴茎。
    然而我每一次主动,程嘉颍都向后缩,终于我不满地看向他,想不明白他到底想干嘛。
    只见他沉着一张脸,忽然开口:“想要吗?”
    我老实地点点头。
    “那你求我操你。”
    这句话实在有点难以启齿,见我不说话,程嘉颍又将阴茎插进去一个龟头,然后轻缓地在我体内耸动。
    “求我操你的小逼。快说,不说不进去。”
    我被他磨得呜呜直哭,没了办法,只好捂着脸说:“求你操我,求你操我的小逼……”
    程嘉颍终于满意了,轻笑一声,“乖宝。”
    然后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小穴里。
    我被他撞得娇吟一声,心想,这人真的恶劣!
    这一次程嘉颍可谓是换着花样操我,正面操得差不多了,拔出自己的阴茎,将我翻了个面,让我趴在床上,然后掰着我的屁股抬起来,双手掐住我的腰,从后面猛地贯穿了我。
    这样的后入姿势异常羞耻,并且进入地更深。
    下体非常诚实地流出更多的淫水,顺着他的大腿往下流。
    后入式爽得我头皮发麻,想大声喊出来,但又觉得害羞,只能埋在枕头里呜呜出声。
    但程嘉颍却不满意了,一巴掌拍在我的臀瓣上,用了些力,我被他拍得下意识夹紧了小穴。
    “嘶——夹什么!这一次才不会那么快射!喊出来!我想听你喊,乖宝。”
    “呜呜……太重了程嘉颍……啊哈……轻一点慢一点……要坏了……啊……”
    “不会坏的……哈……怎么会坏呢……还没操够呢!”
    实在是太酸胀了。
    “啊哈……程嘉颍、程嘉颍……”
    我昂首,下意识唤着他的名字。
    但他却不满意,又狠狠地打了我屁股一巴掌。
    “叫我什么?好好想想。”
    我忽然想起小时候我曾有一阵喊过他哥哥……
    “呜呜呜……哥哥……嘉颍哥哥……不、不要……要坏掉了……”
    “爽不爽?乖宝。说,哥哥操你操得很爽。”
    被他九浅一深地抽插着,我头脑早就不清醒了。
    “哥哥操得我好爽……哥哥好棒!”
    “说以后只让哥哥操小逼!”
    说着,他整根抽出,又整根狠狠插入。
    “啊哈、啊……以后、以后只让、哥哥操我的、小逼……”
    脑海中一片白光,这一次我被程嘉颍操得高潮了。
    --

你没在梦里出现·09·夹心软糖(hh)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