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她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保护伞)

非她不渴(1v1h) 作者:火懒

完结(她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保护伞)

      周岱给许可买了她最喜欢的蛋糕和奶茶,回去的路上许可就忍不住打开吃了。
    这三年每次见面周岱都会换不同的店给她买吃的,有假期就带她出去外面旅游,吃喝玩乐,日子过得很潇洒。
    许可有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傍大款,还特别幸运地傍到了一个超级有钱、长得帅、人又好的男人。
    吃到一半她突然想起那三个室友的聊天内容,问周岱:“舅舅,你现在每天都要坐诊给人看病吗?”
    “不需要。”她很少问起医院的事,周岱回答得认真,“评上主任以后事情就没那么多了,尤其答应去医科大学担任教授,带研究生和博士生,琐碎的事情更多,没办法每天都去医院坐诊,有空才会过去。”
    说完故意逗她,“怎么,又想偷偷去医院找我,给我惊喜了?”
    说到这个话题许可脸就有点臊,这三年时间她总会趁周岱不注意,偷偷跑过去找他,然后无一例外的,每一回都会被压在办公桌上C。
    跟偷情似的。
    都说男人三十岁以后体力就下降了,可周岱依旧很生猛。
    她每一回下床腿都是软的。
    许可过滤掉脑海里的黄色内容,辩解:“才没有呢,我就是想知道你每天的工作内容,关心你,这都不可以嘛?”
    “当然可以。”前面是红绿灯,周岱没有说话,灯停下来后,他偏头看向许可笑:“老婆大人查岗,我必定知而不言。”
    “谁是你老婆了。”许可声音小小的,脸色绯红,心里甜滋滋的。
    “你不是我老婆谁是我老婆?我的青春可都被你耽误完了,你得对我负责。”
    许可故意不看他,低头吸奶茶里的珍珠:“花言巧语。”
    他遇到她的时候都三十五岁了,哪来的青春。
    不过话说回来,她一直都知道舅舅很厉害,但是没想到他厉害到了这程度。有些特殊专家一周都要出诊一两天呢,结果舅舅都不需要出诊。
    这时已经是黄昏,天边有晚霞,很好看,周岱走的是江边大道,车少路宽,把车停在路边,让许可看景色。
    “可可,抬头看晚霞,好不好看。”
    许可抬头望去,红彤彤的一片,美不胜收。
    她赶紧拿出手机拍照记录,半站起来拍了几张照片和录几个视频,觉得角度不够好,解开安全带,身体往周岱那边伸,拍好以后刚要坐回去,周岱忽然搂住她的腰部,把她的脑袋往下扣,吻她的嘴唇。
    许可闭上眼睛回应他。
    长大五分钟的深吻以后,周岱终于松开她,目光深情地看着她,认认真真地问:“可可,跟我结婚好不好?做我老婆。”
    或许是因为今天的晚霞很漂亮,或许是因为今天的周岱很帅,许可在他期待的目光下,终于点头了:“好,我们结婚。”
    周岱从后座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结婚戒指,戴到她手上,低头亲她的手指:“我们明天就去领证,等你正式毕业了,就举办婚礼。”
    许可看了眼手指上闪闪发光的大钻戒,笑他:“哪有人在马路上求婚的,你这是蓄谋已久。”
    周岱大大方方承认:“想这一天已经想很久了。”
    他知道她不喜欢那些热热闹闹的环境,也不喜欢浪漫的氛围,最看重真心。
    他没办法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只能用余生去兑现自己的承诺。
    “好,我们明天去领证。”许可笑了笑,心情格外畅快。
    车子重新启动,周岱细细碎碎地跟她分享今天的工作日常和一些有趣的事,许可默默听着。
    过了会周岱的手机震动,他开车不方便接,平时也是直接让许可帮忙接。
    许可自然而然地拿起来看了眼,迟疑着没有按下接听键:“是肖行。”
    “打开扩音器。”周岱说。
    许可按下了接听键,肖行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舅舅,你之前不是说留了一笔大财产给我吗?你外甥现在出生了,你是不是该把那些财产拿给我继承了?留给他花。”
    周家和周岱确实准备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些不动产给肖行,他初高中的时候周岱就说过,等他结婚了再把钱拿给他。
    这几年肖行去大公司历练,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能力不错,赚了不少钱,但从来没有问过他这笔钱。
    去年李梦怀孕,这个月是待产期,这是孩子出生,报喜来了。
    周岱:“过段时间等孩子大一点了,带他过来吃饭,我亲自把那笔钱交到他手里。”
    “好勒。”肖行说,“我找人给你外孙算过,说他是个大富大贵爱花钱的命,舅舅以后你挣的钱可得多留一点送给他。等我儿子长大了,我让他赚钱孝敬你,给你养老。我待会把他照片发给你,刚出生不到一分钟的婴儿,长得可可爱了,你以前老打我,以后你外孙做错事了,你得帮忙教育,我怕我一个人管不住。你可是除了他父母和医院护士以外,第一个见到他的人。”
    自从上次发现周岱和许可的事情以后,舅甥俩聊天次数变少,只有过年过节会发句问候,肖行也很久没跟周岱开玩笑了。
    听得出来,他今天很高兴。
    心结估计也是放下了。
    周岱笑了笑:“孩子要是比你还皮,我第一个揍,揍完让你舅母揍。”
    肖行沉默了几秒钟,说:“你都还没跟许可结婚呢,让我外孙怎么叫舅奶奶?我儿子比你儿子先出生,你得加把劲,不然自己赢在起跑线上,孩子却输了。”
    周岱偏头看了看许可,听肖行这话,他就知道肖行想通了,其实这三年来也没说什么,就是自尊心强,不愿意改口而已。
    肖明远和徐美兰也早就知道了,从最开始的不接受到慢慢接受,默许了这件事。
    “我开车呢,你跟你舅母说几句,把孩子的照片也发给她看看。”说完忍不住得瑟炫耀,“你该改口叫舅母了,因为我俩已经结婚了。”
    许可:……什么时候的事?不是说好了明天才领证吗?
    不过听周岱这么说,她心里挺高兴的。
    肖行并不惊讶,知道许可在他旁边,直接就喊人了:“许可。”
    许可嗯了一声。
    肖行说:“你别想让我叫你舅母,就算你嫁给我舅舅了,我们的辈分也是得按原来的,你得叫我哥。”
    语气一点也不冲,相反还有调侃的意味。
    当了父亲的人,确确实实成长了很多。
    “放P。”许可假装骂他,“你舅舅比你大,你得叫我舅母。”
    在家的时候她就没叫过他哥,更别说现在突然改口了。
    肖行休想占这个便宜。
    肖行啧啧几声:“你还是没怎么变,我这辈子都没听过你喊我哥呢,你就这么当了我舅母,我多亏啊。”
    许可语气轻快:“恭喜你生了个大胖小子啊,这个亏你得吃一辈子了。”
    挂断电话,许可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到下一个路口的时候打开窗户,抬头看向天空,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
    天已经暗了,但晚霞依旧红得绚丽夺目,风景很美,她的心情就像景色一样美丽。
    她曾经遭遇过暴风雨,那时候的天空也是昏昏沉沉的,路上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伞,冰雹只砸向她一个人,把她砸得遍T鳞伤。
    雨停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是疼的,身体上的伤口消失了,心里的伤口却抹不掉。
    所有人都开开心心地收伞离开,享受着痈审的清新空气,而她满身泥泞,踉踉跄跄又倔强地往前走着,却不知道要走去哪儿,面前迷雾重重,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都有确定的道路,唯独她找不到方向,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在路边捡到了一把伞。
    很大很大的伞。
    这把伞遇到得太晚了,没办法帮她抵挡过去的风雨。
    可是,从今以后,无论下多少场大雨,无论是冰雹天还是炎热的夏季,她都不会受伤了。
    因为她也有伞来保护自己。
    她再也不害怕了。
    天空是昏暗的,但她往后的人生,就像今天的晚霞,绚丽多彩。
    而这一抹光亮,是周岱为她染上的。
    舅舅,谢谢你,出现在了我灰暗无光的生命里。
    曾经没有伞也没办法向别人一样努力奔跑的那个女孩,也终于拥有了一把她的保护伞。
    --

完结(她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保护伞)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