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新买的?(22400)

如风 作者:阿里里呀

157.新买的?(22400)

      157.
    已经快到中午了。
    整个人好像散了架。
    又经受一轮碾压的女人躺在床上,看着洗过澡的男人赤身站在衣帽间。他似乎心情不错,慢慢的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套上了,又套上了一条休闲裤,然后又拿起了他的表。
    衣冠楚楚,身姿俊朗,风度翩翩。
    女人眨了眨眼,只觉得全身如车轮压过,似乎又被抖散了架。
    “你再休息下。”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转过身,又对她说话,笑了笑。
    何总出去了,神采奕奕,神清气爽,看起来精神和心情都很好的样子。
    可是她的小腹还在酸痛,而且刚刚何总又内射了一次,现在腿间都是黏糊糊的精液。
    他还没有道歉。
    会不会太随意了些?
    第一次是忍不住,第二次,也是忍不住吗?躺在床上,林素总感觉何总这趟回来好像有些变了。花穴还有些火辣辣的,是刚刚被他操弄得狠了,床单湿漉漉的,是她刚刚又哭又喊喷的水。
    以前孙强几个月来一次,她也没觉得什么。如今随着年纪渐长,她摸了摸自己涨起来的r,好像被男人上多了,身体也更成熟了似的。
    又躺了一会儿,林素这才又起了床。床单一片凌乱。先把床单换掉,这个套房也没有她的衣物,林素去浴室扯来浴巾裹了,又赤着脚回到自己的房间,也洗完了澡,站在了衣柜前。
    何总又内射了。
    她又想了起来。
    紧急避孕药是不能常吃的,待会是不是得和何总谈一下了?
    打工人也需要身心保护。
    镜子里的女人长发红唇,肌底散发着淡淡的红。她站在衣柜前,里面内衣外衣几十条裙子,标签还没有拆的都有好多。指尖摸过了几条,林素犹豫了一下,没有拿新裙子穿,只是换上了那条白底黑边的驴裙。再次出去的时候,男人正坐在桌边,阳光舒展,他的身姿惬意,正翻着手里的文件。
    是她这几天整理出来的,放在他书桌密码箱里的文件。这些文件她收纳之前自然会先看过一眼,都是英文,大段大段。什么产权,什么申报,什么购买意向书,什么年约。虽然最近她的日常英语可能到了七八分了,可是看这种专业的英文文件,林素还是觉得自己很吃力。
    倒了一杯水送了过去,男人笑了笑。他头发清秀,喉结凸出,突然让她想起了刚刚两个小时的肌肤纠缠。退到一边,林素自己倒了一杯温水慢慢喝了,只觉得腿心似乎还有他的阴精戳开的洞。
    她挪了挪腿。
    何总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她突然又想。
    比arry说让她去找人。这几天她收到的简历,都是CC,N欲,哈佛,耶鲁。国内是一个都没有,可能是她的朋友圈并没有发挥应有的效果,毕竟Q大P大她也只认识几个人。
    Eason那天说的话,她回来也查阅了很多资料。都是她以前一点概念也无的信息。如果Eason说的是真的——自然是真的了。那只能说明还有一群人,可能不多大概只有几千个吧,他们掌握巨额财富,也不显于人前,从来不出现在普罗大众的目光里。推出来被民众追捧的,都是跨国公司CEO,高级投资人——有一点点股份的那种。
    这是她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东西,就好像正在认识一个新世界。
    “去用午餐吧。”
    文件已经看完了几份,男人放下笔扭头,对角落里的秘书说话。
    “好的何总。”她站了起来。
    Kolt的痛苦如今她也感同身受,似水流年988一位的自助餐现在已经对她亳无吸引力,这可能有点凡尔赛的意思,但是又是确确实实在发生。
    不过酒店里不止一家餐厅。老板下午还有coffeetalk,中午也不能走太远。
    签完没签完的文件都要归类,再抱回去锁在书房的密码箱里。女人抱着文件一叠叠的往密码箱里放置,驴家的白裙勾勒着她姣好的腰身。
    “这条裙子挺好看。”
    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是男人在说话,声音温和,“新买的?没见穿过。”
    (没存稿了,以后的加更可能要打白条了哦)
    --

157.新买的?(22400)

- 御书屋 https://www.00ls.com